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5章 走漏风声
    周正学哈哈一笑,做出少年人才有的尴尬笑容,歉然道:“却是让先生误会了。说来惭愧,小可生性风流,一生所遇美女不可胜数,但今日路上遇到如此佳人,颇有心思结交一番,但因有长辈在侧,故而一路相随也不敢开口,只好目送佳人远去,心中独自伤怀,却是让先生抓了个正着,太丢人了。惭愧,惭愧!”

    周正学极为聪明。

    他知道如果极力否认偷窥之事,反倒会被对方怀疑,甚至下杀手,但他索性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让对方以为他只是一个好色之徒,就算有肮脏的心思对那女孩,为了隐匿行藏,沈江平也顶多惩戒一番,而不至于痛下杀手。

    白道侠士,之所以是白道侠士,便是对人命的珍惜。如果滥杀无辜,就不配称为白道大侠了。

    周正学知道这种侠客的毛病,只要他撇清关系,必然可保一命。

    果不其然。

    闻听对方是个不知廉耻的孟浪之徒,沈江平脸色不虞,但怒火上升的同时,却是杀气的退去。

    “哼!”沈江平不满地怒哼一声,“如此年纪竟然不知羞耻,白日跟踪女眷,平白玷污了师门的名声。”

    周正学闻听大怒,猛地跳脚骂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辱我师门?”

    一边说着,一边狂运龙虎道门的正宗玄门心法,喝道:“小子行为再不检点,也不容许有人辱骂师门!”

    噢?

    原来是龙虎道门的弟子。

    哼,玄化真人被逼离宗门之后,门内弟子果然失去约束,行为不检,令人扼腕叹息。

    发觉对方是白道大派弟子之后,沈江平再次放松了警惕。

    啪,啪!

    两记耳光清晰地扇在周正学的脸颊之上。

    挥手一扫,周正学顿时如滚地葫芦一般,被扫到了墙角。

    沈江平沉声道:“无知小辈,这两记耳光便是对你的教训,念你还有些回护师门的脸面,下次记得行为检点一点,不要给师门抹黑。”

    “你……”周正学色厉内荏,满眼恐惧道:“有种的留下姓名,我定要讨还公道。”

    “哈哈哈……少跟我说着些狗屁的场面话。”沈江平大笑三声,喝道:“便是你家那欺世盗名的妙济亲来,只怕也讨不了公道。快滚,再让我看到你,就不是两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说完一跺脚,功力猛地从地面传来,周正学只觉得屁股上“蓬”地中了一记,惨叫声中被踢飞了起来,落地踉跄几步,立即落荒而逃。

    看着对方逃窜的身影,沈江平摇头道:“可惜一个名门大派,竟然就此堕落了。”

    沈江平放走了周正学。

    而周正学则第一时间将沈江平的事件报告给了战东来。

    战东来顿时大喜。

    正愁这几日感受到魔门和凤仪阁的压力大增,想不到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沈江平乃魔门大敌,当年差点炸死他,想不到先有申屠镇岳存活,又有沈江平现身……嘿嘿,魔门肯定会认为沈江平为了重阳节而来,若是知悉其存在,定然出手……而沈江平与叶清玄当年便关系匪浅,这些年必然受南朝藏匿,他若一死,南朝布置的人马必然大怒,魔门感受压力,定然放松对我等的压迫……重阳之前,压力顿无,而双方死仇一结,重阳之日,必然暴烈火并……完美,完美。”

    剩下的事情,自然是把沈江平的消息透露给魔门。

    周正学领命而去。

    但他自然不能直接传话给勾陈,否则自己双重间谍的身份必然暴露。

    稍一动脑筋,周正学便想到了一人。

    醉菊雅轩之内。

    周正学看似无意的一番闲聊,果然被侍候的小相公直接传给了“梦菊居士”。

    周正学所料不差,这里既然能够成为章丘太炎的秘密消费场所,自然与凤仪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顺着窗户看着那卖屁股的儒林书院弟子一溜烟的飞去,周正学嘴角一扯,也是快速地离开了醉菊雅轩。

    凤仪阁的动作极为迅速。

    虽然没能找到那个透露消息之人,但只要按照地址稍加侦查,立即便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

    华灯初上。

    凤仪阁的人马便已经秘密包围了那一处宅院。

    周正学嗞溜着小酒,远远地坐在酒楼之上,坐看一场好戏。

    在他心里,还是惦记着那个令他无法忘怀的小美人。

    **********

    轰!

    巨大的罡气轰鸣声震颤了洛都城的夜空。

    沈江平众人所处的宅院在甫一交手中,便化为一地废墟。

    几个身影腾空而起,缓缓落在废墟之上。

    以“天尊”黎道天为首,“矛宗”曹胜,“剑玄”凌照空,“蛇杖”邢无畏,分列左右,摘心道人,撞钟和尚等次一等高手,则围在四周,俱都是一脸冷笑地看着沈江平。

    他们实在得意,大名鼎鼎的“清江侠隐”竟然可以被他们围困,若是能够将他们一家拿下,其意义绝对不会低于之前的钟离尚贤。

    在他们对面,沈江平,花婉情,静怡师太,沈楚儿,俱都在场,只是沈灵儿不见踪影。

    沈江平披头散发,嘴角溢血,看了一眼身后重伤吐血的静怡师太,悲愤地看着对面的一干高手,怒道:“沈江平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劳驾几位同时驾临!”

    妻子花婉情脸色苍白,闻言怒道:“相公休与他们废话,赶紧护着楚儿、灵儿,我们一起杀出去。”

    被徒儿沈楚儿搀扶的静怡师太,脸色无悲无喜,从容道:“沈兄,不要做无谓牺牲,赶紧带孩子们走,我来拦住他们。”

    刚刚的突然袭击,静怡师太便是为了救助沈楚儿,而受了“天尊”黎道天的半掌,若非她武功不低,只怕这一掌印实,便是当场毙命的下场。

    沈江平怒道:“我沈江平岂是贪生怕死、遗弃同道之辈,不必多言,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哈哈哈……

    黎道天等人齐声狂笑。

    曹胜更是阴声道:“放心吧,沈兄,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

    邢无畏一顿蛇杖,轰然声响中,沉声道:“沈江平,乖乖举手投降,说不定还可**女一命。”

    “就是你的老情人也能逃得一死啊!”曹胜的一句话,再次惹得众人狂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