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 相互忌惮
    章丘太炎死了。

    狂暴了三分钟,体内凝固的“万蚀毒蜡”剧毒完全释放,这个天绝级别的高手双目突出,浑身黑气直冒,倒地之后不足一盏茶的功夫,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三分钟。

    足够周正学这个王八蛋逃得够远,而叶清玄在章丘太炎三分钟的狂攻之下,勉强坚持了下来,索性没有受伤,也没有让其伤到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并在章丘太炎倒毙之后,立即逃离了此地。

    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成了“帅天凡”。

    现场已经被封锁,章丘太炎的身体僵硬如铁,脸上泛着黑气。

    可怜一位天绝高手,竟然被周正学这个小人暗算致死。

    “主上,章丘太炎下体肿烂,可以确定……”华子兴尴尬地压低声音,道:“如果不是有人用针刺他的下体,那一定就是办事的时候,被刺入的……呃,另外有消息,洛都最大的男风馆醉菊雅轩死了两个小相公,跟章丘太炎是一个死法,据馆主所述,这二人乃是被章丘太炎包了的……属下斗胆猜测,下毒者是把毒针插入小相公的谷道,而用迷药令其失去心智,待章丘太炎办事的时候,正好……”

    叶清玄挥了挥手,示意华子兴不必再描述。

    真是日了狗了。

    竟然在那里下毒针,又刺中了那个地方,别说是中毒了,就是想一想都觉得两腿间的东西针扎似得疼,这周正学真t不是个玩意儿,这等阴毒手段都能想得出来。

    “传令,全面缉拿‘人面兽心’周正学。”

    “是。”华子兴领旨,同时又面色艰难,低声道:“现场据说还有人看到叶清玄的踪迹……”

    “应该是为了重阳节而来。他们不会不到的,让下面的人机灵点,但凡有所发现,立即上报。越级上报,直接报给你,不必百户、千户的层层审批,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

    “属下明白。”

    “还有……”叶清玄吩咐道:“刀皇山庄的周边,给我派人设岗,无论什么人物敢进刀皇山庄,都要给我盘问清楚,山庄里面的人,就算想下山撒泡尿,也要层层审核通过,但凡对方有什么违抗,立即拿下,若敢伤人,便是造反!懂了吗?”

    “卑职明白。”

    叶清玄的做法说白了,就是没事找事,时刻压迫战东来等人的紧张神经,令其郁闷、愤怒,爆发……逼他们出错。

    这是一潭静悄悄的死水,每一方都在等待,叶清玄需要将这潭死水搅乱,也许周正学这件事,便是一个契机也说不定。

    青华帝君在洛都所有的安排,似乎都是围绕这把刀展开的,各方也看得一清二楚。

    宴会上的那一次夺刀,算是各方的一次试探,最终确认,背后有纳兰成吉和源赖洲这等高手保护,想要直接动手,只怕要付出极为高昂的代价。

    除非罗破敌舍得受伤的危险,对他们出手。

    罗破敌绝对不会出手。

    但别人就对那把刀无能为力了吗?

    “刀皇之争”如果没了战东来和那把破刀,可就太有意思了。

    那把刀,那把刀……

    咦?叶清玄眼前一亮,似乎某些安排可以顺着这个思路进行下去了。

    **********

    “你的脑袋里是石头吗?如果是石头,那我就劈开来看个究竟!”

    “但我看你脑袋里装得不是石头,而是大便,一坨坨的大便!”

    ……

    刀皇山庄之内,战东来的表情从惊奇,到震惊,再到暴怒,只不过也是一盏茶的功夫。

    章丘太炎的身死,的确令他狂喜不已,但之后周正学的做法,却是让他崩溃。

    不到一个时辰,天绝高手命丧春华楼的消息便已经传遍洛都城,并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武林。

    少了一名强敌的确不错,尤其那个周正学办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是,周正学后来的举动简直愚蠢,竟然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四处张扬,杀人者乃“刀皇山庄”周正学是也。

    这个时候往日无往不利的扬名立万之法,无疑是极为愚蠢的。

    尤其各方人马都是如履薄冰的时候。

    而周正学此时正跪在地上,一副无辜的表情。

    “你是不是故意的?”战东来狞声道:“我是说过,你杀了一个天绝之后,便可以对外人说你是我的手下,但我没让你满世界嚷嚷,章丘太炎是你杀的吧?”

    “属下知错。还请少主庇护属下……”

    战东来颓然坐回座椅。

    “你先下去吧。就像我说的,从今后,你的安危由我来关照!”

    周正学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看着他的身影,旁边的彭天霸压低了声音,道:“少主,这个人不能留,是个祸害。”

    战东来揉着太阳穴,道:“我当然知道。但他有本事杀了章丘太炎,就有本事杀了曹胜、邢无畏……还用得上。不过以防万一的手段还是要准备,把‘金棘波旬’的毒,给他种下!”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一侧的白幽、白灵二兄弟所说。

    二人略一点头,领命而去。

    彭天霸叹了口气,道:“只希望此人不会成为下一个宗轩。”

    当年战东来也是以此手段控制了宗轩,但万万没有想到,宗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自行解开了“金棘波旬”的剧毒,逃脱了他们的掌控。

    提及宗轩,战东来更加烦闷,那是第一个能逃离他掌握的人,令他极为忌惮。

    一旁的戴隐问道:“少主,下一步怎么办?如果卓惠梵派人兴师问罪,我们是极力否认,还是把周正学交出去?”

    “极力否认有用?”令逐客冷哼一声,道:“就算我们把人交出去,卓惠梵也不会善了,因为她巴不得起个事端,提前与我们针锋相对。”

    “忍耐。”战东来沉声道:“还剩三天时间,就算人家打上门来,也必须忍耐。只不过……”

    战东来眼内精光连闪,淡淡道:“单纯的忍耐不足以令敌人止步,只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这个时候,最好有足够的威胁,令卓惠梵慎重出手,让他们投鼠忌器才是上策……”

    “计将安出?”彭天霸等人都是上前一步。

    战东来冷冷一笑,道:“卓惠梵忌惮的人,不止是我们,别忘了,还有林南轩……”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