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 分外阴毒
    未及一刻钟,那梦菊先生果然领来了一个长相标致的小相公,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倒是温文有礼的很。

    那周正学虽然是花丛中老手,但却从未体味过男风,一时间竟然春心大动。

    剩下的二人世界自是不可描述。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马上便是晚间九时,周正学点了那男童的睡穴,立即顺着窗外,跃到了隔壁。

    自己挑选的房间,正是章丘太炎包房的斜对面,周正学顺着窗棱往内窥视,只见那两个被包养的小相公正在屋内喝茶对话。

    趁着一人起身如厕,周正学快速窜入里面,先点了那上厕所的小子穴道,又点了另一个。

    分别制住二人,周正学捏着二人的下巴,好像捏的是个标致的大姑娘般,邪邪一笑,道:“这老章丘果然会挑人,长相都是极标致……”

    两枚丹丸,直接投入二人口中。

    不过片晌,二人目光便已迷离。

    原来周正学给二人下了最厉害的春药,眼见二人失去神智,周正学将二人往床上一丢,从怀中有小心谨慎地掏出一个瓷瓶,阴冷地一笑。

    **********

    章丘太炎来了。

    不过是在周正学布置完成后的一刻钟。

    浑身罩在黑色的大袍之内,从只有他才知道的暗门出现,耳畔便已经是两个**颠鸾倒凤的喘息之声。

    “嘻嘻,你们两个雏鸟,竟然趁着本座不在,自己在这里享受。”

    最近压力极大,章丘太炎心底不免压了一股邪火,而不知怎地,今天暖阁内的气氛极佳,不但那两个小相公浑身粉嫩地在床上扭动,便是空气也带着令人舒服的甜味。

    章丘太炎只是深呼吸了一口,便陶醉地闭上了眼睛,他发现自己的欲火如同火山迸发一样,即刻燃起。

    看着床上两个男童,章丘太炎一股邪火上涌,兽吼一声,便扑了上去,身上的衣服在他运功之下崩碎,扯过一个男童的大腿,板正了腰身,猛地一挺,直入谷道。

    啊!

    一声惨叫,章丘太炎一巴掌将那男童震死,身躯向后急退,但双腿之间的要害,已经是鲜血直流,眼见一股黑气顺着血脉直上,刹那间,只需狠心决断,一刀挥下——

    也许还有阻止毒气侵入的可能。

    但章丘太炎**熏心,自己平生最大的乐趣便是此事,让他挥刀自宫,无异于要了他的老命,只是一犹豫间,毒气已经窜入体内,连忙运动压制,没想到那毒却是混合血脉,进入血管,任凭他运功掐住血管,阻止血液流动,但毒气却仍是缓慢地流向全身。

    “奸贼,奸贼……出来!”

    章丘太炎怒吼连连。

    以他天绝高手的功力,任何投毒和暗算,自信都无法逃过他的法眼,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知悉自己的秘密,有如此阴毒地将毒针插入童子的谷道。

    卑劣,卑劣!

    章丘太炎双目通红,羞愤欲死,但如此气血翻腾,顿时毒气更加狂暴地流窜,忙不迭坐下运功,阻止毒气流窜。

    “哈哈哈,没用的,中了我的‘万蚀毒蜡针’,便是大罗金仙,也难逃一死!”

    周正学自得意满地出现在章丘太炎的面前,背负双手,何等得意。

    “你,是你?”

    章丘太炎猛地一动,瞬间到了周正学面前,横下一掌,罩头砸落。

    “解药!”

    猛然一声断喝,章丘太炎的右掌紧贴着周正学的额头停下。

    “把解药给我!”章丘太炎已经发觉自己头昏脑涨,步伐不稳,他一把抓住了周正学的衣襟,只要他不给解药,保证立马便可杀了他。

    “解药好说。”周正学竟然毫不客气,直接取出一枚指甲大的黑色药丸,递给了章丘太炎。

    老章丘竟然毫不迟疑,直接吞了下去。

    他自己知道所中剧毒的厉害。

    万毒蚀蜡针,以武林十大奇毒的万蚀毒蜡制成,是一种奇毒的虫子通过吃食一种毒草分泌出来的石蜡物质,剧毒无比。

    将这种蜡汁制成牛毛粗细的细针,无形无色,中了毒针之人体内的温度可以立即将毒针融化,毒液顺着血液流便全身,必死无疑。

    自己既然必死,对方完全可以不现身,等待他的死亡。但对方出现了,那说明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果不其然,解药刚入口融化,全身血脉中的毒蜡便如同凝固了一般,缓缓沉寂在血管壁上,虽然令人血管压抑,但却暂时保住了性命。

    章丘太炎脸色阴沉如水,凝视眼前的周正学,狞声道:“你是周正学?老夫记得你,可老夫与你何仇,竟然下次毒手?”

    周正学笑嘻嘻地上前,拍了拍章丘太炎的老脸,嘲讽道:“我与老章丘你的确没有什么瓜葛,不过听闻你与陕甘霹雳堂的堂主彭雷祖关系不浅,而我与彭雷祖又是……嘿嘿,颇有些仇怨,故而请章丘兄出手,帮我一次!”

    “你……”

    章丘太炎闻言大怒,对方竟然只是因为一个旁人,就对自己动手,实在坏得离谱。

    “我与彭雷祖并非熟识,只是他托我锻造一刀,故而有些联络。”

    周正学耸了耸肩,道:“没关系。正巧彭雷祖最近一直在洛都寻我,便请章丘前辈帮我一次,将他除掉!”

    **********

    整夜未睡的叶清玄,实在想得头痛,便又到了春华楼,独自斟酌。

    各方势力盘踞混战,谁人都想当黄雀,都想坐享其成。

    如何将他人逼到必须出手的地步,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只要差错一步,自己一方便会成了那出头鸟。

    若令其他人马率先动手,就必须让对方自以为是占尽了先机,出击必胜。只有这样的自信,才能让青华帝君、卓惠梵,甚至是罗破敌这样的枭雄毫无顾忌地出手。

    难,难,难!

    正愁苦之际,突然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抬眼看,正瞧见章丘太炎一脸笑容地进了一个包房,而起身相迎的,则是一个面目豪爽、气概非凡的大汉。

    未过片刻,又是一个长相憨厚的胖子出现在视野之内。

    那个胖子一出现,叶清玄顿时一愣。

    那不是周正学吗?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