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醉菊雅轩
    布置极简的禅房之内,周正学嗞溜溜地喝着茶水,而赵封禅面色阴沉,极为不满。

    “你怎么会找到我的?”赵封禅语气不善,阴沉说道。

    周正学微微一笑,忠厚的面庞露出关心的神色,道:“自从听闻赵兄大计失策,小弟心中寝食难安,故而用了些心思……”

    赵封禅知道他不会说出自己的手段,冷哼一声,问道:“何事?”

    “帮赵兄出气。”

    “帮我出气?”赵封禅冷笑一声,道:“得罪我的是林南轩,你有本事把他杀了吗?”

    “不能。”周正学嘿嘿一笑,道:“但说句实话,当时要不是凤仪阁方面背信弃义,令赵兄陷入孤军作战的局面,不管是凭借天机阁还是凤仪阁手下的天绝高手,哪怕只来那么一两个,都足以扭转瀛洲失利的局面……唉,说句不该说的话,赵兄实在是被这些所谓的盟友给欺骗了啊!”

    “闭嘴!你若是不想死,就不要再提这些事。”周正学揭了赵封禅心里的伤疤,令他怒不可遏。

    “这是何必。小弟也是希望赵大哥能够得偿所望,然后好好观照弟弟的嘛,不然怎么会把‘万蚀毒蜡针’这等宝贝也交给赵大哥……”

    赵封禅真相一掌将眼前这个祸害打死,但此时此刻,周正学的武学境界竟然已经突破了归虚,赵封禅内伤未愈,多少有些投鼠忌器,而且眼前这人卑鄙无耻之极,他敢明目张胆地来找自己,就足以说明他有安全离开这里的办法。

    赵封禅冷冷一哼,道:“不用跟我扯来扯去,还是说说你的目的吧。”

    周正学展颜一笑。“卓惠梵联盟的那些天绝高手,毕竟跟赵兄关系匪浅,赵兄独领瀛洲大业,必然对他们也大有研究,不知他们几个的把柄,被赵兄抓住了几个?”

    赵封禅一愣。“周正学,你真的找死,竟然把心思打到了他们身上。天绝高手,任何一个都能轻松捏死你……”接着神色一僵,奇问道:“你个小王八蛋不是在勾陈帝君手下做事吗?罗破敌与卓惠梵乃是同盟,你却要杀她的人?难道罗破敌要对付卓惠梵了吗?”

    周正学泛起苦笑,摊开双手,道:“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管那么多?”

    赵封禅眼珠一阵乱转,显然为所猜测的事动了心思。

    自己现如今命源赖洲与北狄青华帝君合作,目的就是同为中原武林之敌,合作共赢,瓜分中原,所以青华帝君的死敌罗破敌也就成了他的天然敌人。

    如果周正学的行为是真的,那就意味着魔门对重阳节当日取得胜利毫不迟疑,已经开始布局胜利后的利益,曾经的盟友也就变成了敌人。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又有一轮新的合纵连横的机遇。

    如果卓惠梵受到魔门打击,实力大减之下,也许自己的利用价值还有坐下来谈判的资格,尤其他手里还有源赖洲这一张王牌。

    见到赵封禅陷入沉思,周正学低下头,看似无聊地摆弄着茶盏。

    片晌之后,赵封禅叹息一声,道:“我那几个老友,的确有些不堪入目的坏习惯,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实在不忍心……”

    周正学肃然起敬,道:“您老这是拨乱反正。况且他们也算不得是什么朋友,关键时刻没有一人出手相救,全都是旁观心态,赵兄何必为这种人伤心?”

    两个出卖他人获取自己利益的小人,同样的卑鄙无耻,却装出一副为难和大义的模样,推诿一番之后,赵封禅终于哀叹一声,缓缓道:“每晚九时,章丘太炎都会去醉菊雅轩……”

    “关菊楼?”

    “没错。”赵封禅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道:“那是洛都城最顶级的男风馆……”

    周正学愕然,接着露出会心一笑。

    原来章丘太炎那老家伙,还有**的恶习。

    赵封禅端起茶碗,淡淡地品了一口,缓缓道:“日前我听说,那里进了一批上等的货色,年纪都是未满十六,唇红齿白的小相公,章丘太炎特意包了两个,这几日当是春意正浓之时……”

    “多谢赵兄相助。且听我的好消息吧。”周正学起身便欲离去。

    刚刚站起,赵封禅突然笑着问道:“周正学,你的‘人面兽心’的绰号如此难听,啧啧,你为何不改一个别的?”

    周正学居然表示不同意,只听他说道:“我不觉得,其实人面兽心有什么不好?世上有谁不是人面兽心呢?”

    “这话说得也是。”赵封禅居然没有争辩。

    周正学笑道:“这个世道,江湖人不是为刀俎,便是为鱼肉。不管是骆驼肉、马肉、猪肉、驴肉……总之,我宁可做刀俎,也不做鱼肉。人面兽心一点,又有什么不好?”

    “恕我无法越俎代庖了。”赵封禅微微一笑,“反正现在这把刀不是架在我的脖子上,现在是你自己切身的问题,希望周老弟好运。”

    **********

    当周正学到了醉菊雅轩的时候,对眼前的一切竟然是非常的惊讶。

    根本就没有俗世青楼的喧闹和物欲横流。

    雅,雅到了极致。

    只是进门处那一方金丝楠木的屏风,以及严静流大家的书法便已是令人十分感叹。

    绕过屏风,屋内门廊的两侧竟然透着天,只是以域外的玻璃挡住风雨,阳光却是柔顺地洒了下来,一侧修竹,一侧菊花。

    雅致的令人惊叹。

    老鸨子也并非褪了色的烟花女子,而是一位极为儒雅的书生。

    哼,卖屁股的书生。

    只是那股温文尔雅的气质,便说是儒林学院的才子,也没人会怀疑。

    而事实上,这位儒雅学子,还真的就是儒林学院的弟子,而且身份还不低,门口的那副严静流的字,也的确是亲笔所提,只是严大家是否知晓自己的字迹被用在男风馆的门口,就不得而知了。

    “这位兄台可是第一次来我醉菊雅轩?”这位雅号“梦菊”的书生问道。

    周正学自然知晓这里的暗示,直接从袖兜内掏出一块玉佩,梦菊见之,立即了然,着手下去安排一切。

    若无赵封禅早已有的准备,只怕他也难以见到真正的醉菊雅轩,而只是在外面被随意的应对。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