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章 合纵连横
    卓惠梵来时,一袭月白色的长袍,说不尽的温柔恬静。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女人的野心和她曾经动用过的手段,说她是世上最令人向往的女神,绝对会有不少人双手赞成。

    慵懒地仰躺在自己的石床之上。

    卓惠梵淡淡道:“坐。”

    叶清玄听话的坐在了石椅之上。

    “饮茶。”

    石桌上有茶壶茶杯,叶清玄也不客气,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叹道:“好茶。”

    卓惠梵笑了笑。“茶的好坏我不懂。”

    叶清玄也不禁笑了。

    事实上,这世上有很多事卓惠梵都不懂。

    不懂得吃,不懂得穿,不懂得享受,不懂得感情……

    似乎所有人类的**都已经被牢牢堵死,只剩下野心这一条路。为了达到自己的野心,卓惠梵倒真是什么都霍得出去,也什么都干得出来。

    “卓阁主请我来,总不会是请我喝茶吧?”叶清玄放下茶杯,淡淡问道。

    卓惠梵娇笑一声,道:“帅公子忘记了你我之间的承诺?”

    “娶琴素清?”叶清玄问。

    “同盟。”卓惠梵春葱般的玉指在两人间比划了一下,“我们是同盟。你娶素清,不过是个形式。但现在我们之间没有这个多余的时间,不如直入主题可好?”

    叶清玄点了点头。“好极了。既然是同盟,总要有共同对付的敌人,不知道卓阁主想要对付的人是叶清玄,还是战东来。”

    “帅公子果然聪明。”卓惠梵哂笑一声,接着面容一肃,淡淡道:“不过还不够……”

    “哦?”叶清玄疑惑不已。

    卓惠梵从床上坐起,沉声道:“无论叶清玄也好,战东来也罢,不过都是小把戏,小角色。我只要你做一件事——”

    “卓阁主请讲。”叶清玄同样面色严肃问道。

    “九月九重阳节之日,罗破敌必然取胜,我希望你能够把叶清玄引到这个地方……”

    卓惠梵一甩手,叶清玄轻轻一接,却是个纸团。

    打开一看,叶清玄眉头紧锁道:“这个地方不难……但卓阁主只是为了对付叶清玄?”

    “当然不止。”卓惠梵淡淡一笑,“那是罗破敌的退路。”

    叶清玄顿时大惊。“罗破敌会从这里撤退?可靠吗?那阁主的意思是……引他们自相残杀?”

    卓惠梵自得一笑,道:“千真万确。至于来源,你不必知晓。这一次能否让你我尽去心病,就看你的本事了。”

    **********

    想不到卓惠梵竟然找到了罗破敌的退路。

    而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要对付的是罗破敌,卓惠梵自然也无法动用一切跟凤仪阁有关系的高手,更不能动用天机阁的人。

    所以,卓惠梵只能利用“帅天凡”。

    而到了最后,她也肯定不会留“帅天凡”在人间。

    叶清玄当然会去,因为那就是他想要的。

    只要确定消息准确,叶清玄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剑神与魔帝之间的决斗,就算真的有奇迹存在,李慕禅也没有杀死罗破敌的能力。而中原正道武林要想一举摆脱魔门的威胁,罗破敌是必须要除掉的。

    卓惠梵想的深远,已经把目标放在了罗破敌身上。

    借助外人的力量,将罗破敌逼入死角。

    让他们自相残杀,卓惠梵最后渔翁得利。

    “帅天凡”的任务是引叶清玄过去。而叶清玄自然不会孤身前往,最好是江南朝廷所有的核心成员悉数到位才好。

    从理论上来说,帅天凡会不遗余力地将叶清玄引到罗破敌所在,甚至是把战东来等人也引过去。

    卓惠梵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她是默许。

    默许自己利用这个消息,将战东来除掉。

    叶清玄脑海里转了一个圈,便知道这是个技术活。

    在等待林南轩的空隙,叶清玄在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草图,上面有罗破敌,及其手下;青华帝君,纳兰成吉,及其手下;叶清玄,及其同伴;卓惠梵,及其手下……

    不管这盘棋里还有哪些棋子,但大部分的势力便是如此,叶清玄需要将己方的势力安排在最安全的位置,既能干掉罗破敌,又能抵挡卓惠梵的攻击。

    这盘棋局是卓惠梵布下的,不管自己怎么玩,她都是最后一手。而罗破敌也绝非等闲之辈,不会坐以待毙,他自己的手下,也一定有周密的护卫计划。

    叶清玄冥思苦想,就连林南轩到了自己身后,都没能察觉。

    林南轩看了看叶清玄画的草纸,点了点一个位置,道:“我们假设罗破敌最终会在这里,简单的三步,一,罗破敌要先与青华帝君的人拼个死活;二,我们要有绝对把握将罗破敌拿下;三,抵挡卓惠梵的后手,安全离开。”

    “是啊,把大象关进冰箱嘛……”

    叶清玄嘟囔了一句。

    “什么大象,什么冰箱?”林南轩诧异问道。

    叶清玄倏然清醒,连忙打了个哈哈,他当然不会说那个冷笑话,免得一步步解释什么是冰箱,冰箱怎么装得下之类的问题。

    “问题很简单,关键是细节。”叶清玄耸了耸肩。

    “那是当然。”林南轩坐在了叶清玄对面,死盯着草纸,陷入深思。

    看起来,不需要自己一个人头疼了。

    “我们需要制定一个严密的计划。”林南轩坚定地说道。

    **********

    周正学这几日很忙。

    他见了勾陈帝君。

    毕竟是在勾陈帝君手下做事,当年也是用尽一切手段,就差给勾陈帝君卖屁股,才求饶留了一条小命。

    勾陈帝君受了重伤,大口吐血,但依然有杀他的能力。所以周正学没有蠢得动手。

    “不管你做什么……咳咳,重阳之前,重阳之前必须取得战东来的信任……咳,圣门要知道当天他们的一举一动,绝对……不,不能让青华帝君的人破坏圣帝的大事!”

    勾陈帝君的交代萦绕耳畔,周正学自己却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喧闹的世间,洛都城的内部,竟然还有这宛如世外桃园一般的寂静禅院。

    周正学在小桥旁边摘了一朵菊花,正要摘第二朵的时候,身后一个沙哑慈悲的声音响起道:“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轻。看在此花能带来此句禅机的份上,施主还是饶它去吧。”

    周正学回身,看着来人笑了笑。“正学见过普光大师。”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