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 秋雨绵绵
    宗轩跟着宋别离,向后山禁地缓缓走去。

    天空正闪过一道闪电。

    隆隆雷声随之响彻天际。

    啊——

    一声怪叫,随着雷声划空传来。

    那也不知道什么叫声,凄厉恐怖,一叫之下,风云也彷佛要为之变色。

    宗轩心底一惊,呆愣愣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正是自己将去的地方。

    “好奇?”一旁的宋别离嘴角带着笑意。

    宗轩淡然问道:“是什么人?”

    “到了,不就知道了。”

    “那是哪里?”宗轩又问了一句。

    “血池。”这一次,宋别离没有隐瞒。

    “血池?”宗轩对这个称谓大为奇怪。

    “是血池。魔门血宗的圣地。”宋别离笑了笑,道:“不过是假的。仿造而来,功效差了不少,需要不停地注入高手的鲜血,才能保持。血煞这个名称的来历,以及最基本的任务,就是杀人,取血,维持血池。”

    宗轩好奇心大起。

    轰隆!

    半空落下了一声惊雷,接着又一个,天地都为之震动。

    凄厉的惨叫声旋即响起来,震撼了后山,宗轩目光一闪,向着那个方向掠去。

    天空银蛇闪逝,雷声又响,与怪叫声混合在一起,震人心弦。

    宗轩身形不停,在宋别离的带领下,穿过了一条崎岖的小路,来到了一道天堑的边缘,转向右行。

    再过十来丈,一道简陋的吊桥横架在天堑之上,摇曳在夜风之中。

    二人身形飞燕般掠起,在吊桥上一个起落,掠到天堑另一面。

    那边树木丛生,乱石丛中有一条小路,宋别离沿着小路前行,对于周围的环境,显然非常熟悉。

    再前行,道路更崎岖,树木丛中,一丝丝雾气无声地在飘浮。

    没有虫声,鸟声也没有,那种静寂已接近死亡。

    再前行,连树木也没有,只见怪石嶙峋,雾气却更浓了。

    浓雾,带着腥气。

    血的味道。

    嶙峋怪石中出现了一个山洞,宋别离脚步不停,直往山洞内走进去,随即探怀取出了一个火折子晃亮。

    火光照亮了山洞,在山洞的四壁,赫然铺着一层薄薄的冰霜,血红色的冰霜,壁顶更就有一条小小的冰柱垂下来,在火光照耀下,闪动着血腥的异光。

    深入地下不知道多久,宗轩的眼前出现了一潭血水,一缕缕红色的烟在潭面上滚动,就像是整潭的血水都已被煮沸了一样。

    可宗轩感受到的却是阴寒,寒意侵人,犹如尖针一样。

    四壁都浸在潭水中,接近水面的地方长满了一种奇异的血苔,每面洞壁之上都嵌着一盏长明灯。

    那灯光虽然并不明亮,但已经可以照亮整个血池。

    在血池当中,有一方两丈方圆的岩石,突出水面,约莫有一尺高低。

    一个不着寸缕、皮肤溃烂,不少地方露出鲜红筋肉的怪物,正因为身上的剧痛,忍耐不住地呻吟着……

    他的四肢全都被铁链锁上,双脚更只见白骨,目光落在眼前的血池上,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贪婪。

    就像吸血鬼见到了最可口的鲜血一般。

    随着他身躯的抖动,身上血肉皮肤不时脱落,就像排异反应,但随着血池之水的蒸腾,猩红的血气旋即深入他的血肉之中,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然后裂开,皮肤生长,腐烂,脱落,再生长……

    来自身体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那怪物只能痛苦的哀嚎。

    似乎已经没了神智。

    宗轩惊呆了。

    因为对面那个血肉模糊的怪物,脸上的容貌还依稀可辩,却是在河东府一面之后,突然消失不见的“魔僧”无怨。

    无念禅师的师弟。

    想不到,这个人竟然被锁在这里。

    雷音辟邪。

    对于雷声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雷声一半,就会忍不住嘶声叫起来。

    一声惊雷,又在洞外响起来。

    无怨应声浑身一震,大叫了起来,手舞足蹈,状若疯狂。

    凄厉的嘶叫声,在洞内回荡,惊心动魄。

    惊雷一声又一声,老怪物嘶叫不绝,拽着铁链,不停在石上打滚,显得痛苦至极。

    “怎会如此?”宗轩皱眉问道。

    “天魃魔尸。”

    宋别离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让宗轩激灵灵地一颤。

    神武大陆五大异宝的名头,魔门的根源所在,可不是说笑的。

    “那东西……在这?”宗轩觉得有些荒谬。

    “不在。我也不知道在哪……”宋别离笑了笑,“这些……是失败的试验品。可惜八月十五的月圆之夜,他还是魔血攻心,发作了。都怪他太贪婪。以为可以无止境地吸食武林高手的血力了?没有天魃魔尸提炼的神血,根本就压抑不住兽性。”

    宗轩突然想起不久前发现的戴绝云的尸体……

    “之前洛都的几个干尸,是他干的?”

    “不是。”宋别离干脆的否认,“我也希望你能查清楚,不过不是现在。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东西……嘿嘿,押送去一个地方。交给那里的人便好。”

    “为什么是我?”宗轩好奇问道。

    宋别离阴阴一笑。“你忘了日子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当然也重要,不过只好委屈你了。”

    宗轩没有应答,只是又看向了“魔僧”无怨。

    “血,血,血……”

    “魔僧”无怨双目狰狞地瞪着宗轩,放佛看到了自己最需要的东西,不停地向前抓挠着。

    **********

    叶清玄再次成为“帅天凡”。

    这次他要见一个人。他绝对不想见,但却不得不见上一面的人。

    卓惠梵。

    这一次的接见,是在凤仪阁,而且竟然是在她的练功房中。

    叶清玄静静地等待。

    四目观瞧,发现卓惠梵竟然还有如此的一面。

    这不为人知的一面,显然并不是注意享受。

    干净。

    是唯一能形容这个房间的词汇。

    这个石屋保持着绝对洁净,任何地方都找不出一粒灰尘。是以四面的大理石看来就像白玉般晶莹生光。

    石室中只有一床一几,一个并不太大的衣柜,和一些铺在地上的坐垫,除了这些生活上最低限度的必需之物外,这屋子里简直没有一样东西是多余的,可见卓惠梵非但洁癖很深,而且生活简单,自律极严,这和江湖中人想像中的卓惠梵完全不同。

    这个发现并没有给叶清玄带来惊喜,他在猜测,猜测这次卓惠梵叫自己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绝不是逼着自己娶了琴素清,结成同盟那么简单。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