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章 爱恨江湖
    叶清玄昨夜刚从姜斐然那里得到一条信息,原本想要告诉宗轩,但第二天一早,得到的第二条消息,却让他沉默了。

    宗轩一直再找的,是他的儿子。

    他与董月娥的儿子。

    是叫宝儿吗?

    可惜被洛景离带走了。

    而原本搜寻到的洛景离,却在第二天一早,变成了一具尸体。

    孩子被劫走了。

    但叶清玄思量再三,还是决定见宗轩一面。

    可当他看到酒肆里喝得酩酊大醉的宗轩之时,他知道,自己来晚了。

    宗轩已经知道了一切。

    孩子的下落,也确定到了天机阁的手上。

    叶清玄在宗轩的对面缓缓坐下,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他不停地喝酒。

    喝完了一坛又一坛。

    宗轩也没有说一句话,从上午一直喝道深夜,直到酒肆打烊。

    宗轩一路晃晃荡荡地往回走,叶清玄默不作声地跟着,直到他一头扎进一所青楼,被几个花枝招展的娼妓领进房。

    叶清玄微叹一口气,缓缓离去。

    这该死的江湖,总究要将江湖人的最后一丝人性泯灭。

    而自己,终究还要戴着一副面具过活。

    一道惊雷响彻天际。

    秋雨再临。

    一层秋雨一层寒。

    转过一个弯角,叶清玄扯下了“帅天凡”的面具,这一刻,他只想以真实的自己,过了这一天。

    闪电扯开天空的阴霾,带给世间刹那的光明。

    叶清玄混身已被大雨湿透。

    这个时候,抬起头,他看到了没了左臂的燕绝翎。

    还有他身边不离不弃的弦月。

    油纸伞下,带着死人一样冷酷表情的燕绝翎,难得地一笑。“有心事?”

    叶清玄满脸雨水,沉默不语。

    “喝一杯。”燕绝翎转身便走,撑着伞的弦月连忙跟上。

    叶清玄自失一笑。缓步上前。

    **********

    夜已深。

    秋雨渐寒。

    燕绝翎和弦月,带着叶清玄一路到了蜀山剑盟位于洛都的联络点。

    酒不美,菜却很香。

    酒是这里剩下的,而菜,则是弦月亲手烹制的。

    叶清玄没有吃菜,酒却喝了一坛。

    燕绝翎给自己满了一杯。“妙针老太婆回蜀中了。十二元老会解散了,她老人家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回去了。让我来看看重阳节的大变。江湖多事之秋,这个老太太一向热衷江湖公义,这一次,她却累了。”

    叶清玄没有答话,只是仰头又灌了一大口水酒。

    “我听说孟源筠和聂星邪的事情了。”燕绝翎也不是个会劝人的,他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倒出来,希望那件事能分散叶清玄的注意力。“没人知道现在那两个小子去了哪里。就连百里无及前辈和司空见愁前辈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不过好消息是,唐柔姑娘和蓝雅姑娘也一同不见了……哼,总算有人跟着他们,过一段时日,应该就会和好如初。”

    忘记?

    哪里那么容易。

    如果自身的血仇可以这么容易忘记,江湖又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纷争。

    但叶清玄终是叹息一声,缓缓问道:“燕兄,你说……这江湖如此可恶,令亲人失去至亲,令朋友成为敌人,令爱人失去所爱……但到底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停地往里面跳呢?”

    燕绝翎饮了一杯酒,淡淡道:“说来可笑。进入江湖的人,都是为了追求名,追求利,认为有了名利,就可以有亲情,有朋友,有爱人……却从来没有想过,正是这种追求,最后却把亲情,友情,爱情,从自己的身边越推越远。”

    一旁的弦月纤手一颤,同样露出深思的表情。

    “那……我们一起退出江湖可好?”叶清玄问道。

    燕绝翎深深地望着叶清玄。“你想退出,是因为你怕失去。你怕失去,是因为你已经拥有……可别人呢?”

    “谁?你?”叶清玄笑了笑,“你已经有了弦月。”

    燕绝翎望向弦月,露出无比的温柔,淡然道:“我们彼此拥有,但却不得不再闯江湖,因为我不容许再有人将她夺去……”

    弦月背对着燕绝翎,手却是不自觉地一颤。

    燕绝翎终究是个聪明人,他还是知道了。

    只不过,从来没有说破。

    “无酒了。我去打一些来。”弦月努力压着波动的情绪,盈盈一礼,擎伞去往雨中。

    “这么晚了,去哪里打酒?”叶清玄呼唤弦月,声音却被烟雨掩盖,转头看着燕绝翎,笑道:“你啊,说是为人家着想,但却未免太大男子主义了。弦月是个聪明姑娘,有主见,凡事不如与她商量一下,何必事事你来替她决断。”

    燕绝翎眼神飘向窗外的烟雨,淡淡道:“男人,还是强势一点好。这是为了保护女人。”

    “你还是有些看不起女人……”叶清玄摆了摆手,他来的那个世界,女人占据的不仅是半边天了,整个天空都快被占据了。

    燕绝翎笑了笑。“无论世情如何变化,做女子的还是比当男子的可悲可哀一些。就拿容貌来说,上天自定美丑,人已生来如此,无可选择。可男人就算不是天生英俊,也可以本身才能扬名立万,就算是长得丑,丑也有丑的个性,有些样子古怪的男子,反而讨人喜欢。可是女子就不一样了。一旦样子难看,机会已失去了一半。而且也难以卖丑来讨人欢心。男女之别,其是如此!”

    叶清玄先是一愣,接着想了想。觉得确是如此。

    做女人的,天生就有机会,注定这辈子都倒霉。

    “你……察觉了?”叶清玄淡然地问道。

    这个疑问,早在万恶无极谷中,发现弦月姑娘的时候,就已经在叶清玄的心中了。只不过有些许猜想的,是江水寒,叶清玄是绝不忍心,把一个绝美的姑娘,想象成一个心思恶毒的坏人的。

    而事实证明,弦月,也许出身有问题,但绝对没有害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燕绝翎点了点头。

    “当我从叔父那里知晓,五虎断门刀的绝世玄阴功法,是一门自绝子嗣的邪功之后,我便知道,那一晚我得到的,绝对不是那门功法。而是另有来源。”

    “人家是为你好。”叶清玄干了一杯酒。

    “所以……我决不允许有人用那一次的事情,来要挟我的女人。”

    燕绝翎面露杀机。

    叶清玄点了点头。“我来帮你。”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