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 强取豪夺
    月落更西,风吹更急。

    柔柔柳丝舞西东。

    雾柳烟浓。

    夜半时分的紫金山竟然起雾了。

    杀气亦浓如烟雾!

    一声长啸突起,漫天烟雾狂飞!

    战东来瘦长的身子箭矢一样射入长空,双手曲直如意的怪异双刀,同时闪电般击下!

    轰!

    一声巨响,刀皇山庄后山的池塘顿时水花四溅,狂涌的池水拍上岸边,将几丛刚刚种好的花树全部击毁。

    哈哈哈……

    一阵狂笑中,勾陈帝君跃出水面,一袭暗金色的长袍团成一团,抖手便丢了过来。

    长袍刚一脱手,身形同时倒射开去!

    长袍一迎上刀光,中裂,两片,四片,八片……无数片碎步,漫天激飞!

    战东来这凌空一击竟然隐藏三式变化,十余记杀招!

    那怪异兵刃竟能施展得出如此迅急、复杂的招式,战东来的声名,果然不是轻易得来的!

    虽有长袍阻挡,但战东来的招式依旧未停,飞虹似紧迫着勾陈帝君的身形!

    勾陈帝君身形一变,再变,三变!

    的招式,也一连三变!

    每一变,每一剑,都隐含致命之力,必杀之威!

    嘶嘶声不绝,半空中剑气纵横。

    而且脱离地下的勾陈帝君,身形更加快速,趁着剑气阻挡战东来的刹那,眨眼间又是二十余丈开外。

    “休走!”战东来一声怒叱,再次快速追来。

    二人一追一逃,顷刻间竟然就已经奔出了“刀皇山庄”,直达野外。

    勾陈帝君几次闪身避开战东来的扑击,不由得眉头紧皱,自己已经将轻功施展到了极致,竟然还是不能将战东来甩掉,实在令他生气。

    一返身,双手连点,竟然掉头杀了过来。

    “来得好!”战东来再声轻叱,刀招又再变,一招“大漠孤烟直”飞刺勾陈帝君的咽喉!

    刀尖未到,刀气已迫人眉睫!

    勾陈帝君冷哼一声,十根手指连续狂点,半空中一时金蛇乱舞,却把那大漠中的孤烟冲击得七零八落。

    战东来冷笑,运剑,迎击!

    人剑合一,竟似要化作一道飞虹!

    勾陈帝君也是使出绝招,漫天金蛇合璧,化为一条无角金龙,身躯如旋风般急旋,直奔对手的那道飞虹。

    烟雾中就只见两条人影如飞燕惊虹,穿梭在紫金山下的这片柳影之中。

    秋柳残叶,催落如雨,还未着地,接着又被罡气激起,再被罡气击碎!

    碎的像创伤之心,碎的像幸酸之泪。

    一片片,一丝丝。

    已是秋暮,柳色残黄,刀光映射下,残黄如金,悲秋之意更浓。

    砰!

    一声剧烈的撞击。

    勾陈帝君身形倒飞,越过的柳树数量足有一百,同时倒折的柳树也同样是这个数字。

    而战东来的身形更是凄惨,竟然被勾陈帝君的这一招,击成了滚地葫芦,张嘴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神态顿时有些萎靡。

    勾陈帝君几乎就想返身而回,将战东来当场击毙。

    偏偏这个时候,后方的追兵再次露出原形,叫嚷着杀了上来。

    无奈之下,勾陈帝君只好再退,这一退没了拦阻,片刻可就出了刀皇山庄的范围。

    薄雾弥漫,皓月当空。

    就在勾陈帝君行将飞过一片老林的时候,一道锐利刀芒,冷冰冰地划过,勾陈帝君惊呼一声,落在一处树梢之上,惊起了漫天宿鸟。

    勾陈帝君冷汗唰地冒出,这时候,对面不远处,一个身影缓缓从树丛中升起,明月之下,薄雾之中,就这么背对着他。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那人身上冒起,道:“勾陈帝君也是圣门风云人物,怎么也做起偷鸡摸狗的事情来了?”

    “纳兰成吉?”勾陈帝君恨得牙根痒痒。“看来今晚,不是某家一人辗转难眠,你这老狼也不甘寂寞,着急为青华那婊子出头。”

    纳兰成吉缓缓转身,凌厉的目光中射出凌冽杀气。“放下宝刀,立即给老夫滚,多待片刻,信不信老夫亲手剐了你?”

    “你以为就凭你一句话,我就会放下宝刀了吗?手底下见真章吧!”勾陈帝君一声低吼,呛啷一声,“无上天刀”出鞘,刀芒瞬间亮过天上明月,锐利的刀气横空,竟是把天地间的那一层薄雾生生斩开!

    勾陈帝君知道自己不是纳兰成吉的对手,所以借助刀势,一出手便是最要命的一招!

    纳兰成吉缓缓摇头,淡淡道:“明知不敌,又何必自寻死路?”

    话音未落,明月当空之下,苍狼的身上突然爆发出类似苍狼啸月一般的异声。

    狼啸之声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遥不可及,霎时间已响彻整个空间,震人耳鼓,勾陈帝君的一刀,只是斩断薄雾,但苍狼的这一啸,顿时薄雾吹散,露出当空明月。

    月光落地,大地一片白茫茫。

    如寒冰般的月光,照耀白灿灿的大地,一时天地间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异声。

    纳兰成吉终于出手了。

    出手的刹那,整个人就已在惨白的月光下消失不见,周围十丈内的气流,急速旋转,一股股有如利刃的气锋,在这范围内急速激撞。

    勾陈帝君凌空飞至的身形,顿时置身于风暴的中心,他不动犹可,一动所有的压力都会集中在他的身上,把他卷进急流的气旋内。

    他已全无退路。

    可纳兰成吉究竟在何方?

    失去了敌人的踪迹,又叫他这一刀劈往何地?

    一丝冷汗终于从勾陈帝君的额角滴落。

    月光更加阴寒,气旋越转越急。

    忽然一股无坚不摧的强大真气,从右侧盖天覆地,以惊人的高速急撞过来。

    勾陈帝君那敢迟疑,双手持着无上天刀,蓄势已久的一击,立即全力击出。

    两大绝顶高手,终于短兵相接。

    纳兰成吉在勾陈帝君的右方扑至,只见勾陈帝君手中无上天刀,有如乳燕翔空,在窄小的空间内,画出一道美妙自然的弧线,巧妙地转个角度,变成迎面向自己刺来。

    无上天刀一边刺来,一边变化无方,圆变曲、曲变方、方变尖,相辅相乘,使人无从定下应付之法。

    勾陈帝君的这一招,果然不愧是他救命的绝技,但纳兰成吉又如何会畏惧?

    狂风倏然一扯,原本右侧击来的一招,瞬间盘旋到了左侧,在空中不断改变角度,纳兰成吉竭尽了浑身解数,终於一掌斩在无上天刀的刀背之上。

    轰!

    无边无际的庞然巨力,如山洪暴发般,从无上天刀身上传过去,将勾陈帝君直接轰飞!

    刀芒直上夜空,耀出胜比明月的光芒。

    勾陈帝君一声悲鸣,喷着热血的身躯直接向外飞遁,头也不回地一路逃走。

    纳兰成吉直上夜空,朝着“无上天刀”追去。

    寒月之下,一条蓝色冰龙呼啸升空,明月寒龙刹那间撞倒了一处!

    嗡!

    冰寒彻骨的寒气荡漾开来,方圆十里之内,这片树林顿时化为冰天雪地。

    “寒龙”路未霜一脸寒霜,“苍狼”纳兰成吉一脸冰冻,二人相隔三十余丈,怒目而视。

    路未霜手中,拿着“无上天刀”的刀鞘,而纳兰成吉手里,则是“无上天刀”的刀身。

    刚才二人看似平分秋色的一招,却依然是路未霜稍逊一筹。

    没有刀鞘,无上天刀依然是神刀,而没有了宝刀,要那刀鞘有何意义?

    “拿来?”路未霜凝声低喝。

    纳兰成吉气势更见阴沉,缓缓道:“路未霜,你来是为了凤仪阁,还是卓惠梵?”

    路未霜仰天狂笑,道:“老狼王,你以为我是你吗?会为了一个女人甘当马前卒?无上天刀断我寒霜神剑,我若不将其斩断,路未霜的名号还有资格在这江湖上混下去吗?”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