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 黄雀在下
    战东来出手,并没有用“无上天刀”。

    因为用了,那便是胜之不武。

    人在半空的时候,战东来的左右手中,便如戏法般出现了两把锋刃不足一尺的怪异兵器,左手直如孤烟,右手曲如落日。

    正是战东来自创绝技——。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一句便是一招。

    两句诗,便是两招。

    一直、一圆,一动、一静,一刚、一柔,一正、一侧。

    战东来的武功,糅合了摩云和尚的刀,帅继绝的剑,冥游子的内功。

    又通过自己的领悟,将这相生相克、相辅相成之中,囊括了古往今来的拳经剑道刀法,乃至大千世界的玄机禅理,终于完成了这威力无匹的两招。

    因此,虽只两招,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变化,信手挥洒而又威力无匹。

    招式一出,无论是非曲直,刀下立判。

    本来帅天凡是不值得他用上这一招的。

    因为他看不起帅天凡,觉得他不过是一个自是聪明却目光短浅之辈,他从来不懂得谋定而后动,他只想顺应这个江湖,但战东来却想控制这个江湖,改变这个江湖。

    顺应江湖的,注定是个浪子;而想要控制江湖的,才是枭雄。

    大丈夫,生当九鼎食,死亦九鼎烹!

    战东来自问是个枭雄,所以他看不起浪子。

    但今日,他突然看不懂眼前的这个浪子。

    所以,他一出手,便要制“帅天凡”于死地。

    但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屋顶的一声巨响,一道人影电光火石般地冲了下来,谪仙下凡般的气势和飘渺的剑法,当即令他心头一颤。

    “叶——清——玄——!?”

    咬牙切齿般的怒吼声,不仅仅发自怒不可遏的战东来。

    “养刀堂”内,最起码站起十个身影,看向空中降落的人物,俱都是失声惊呼!

    北冥无敌,章丘太炎,纳兰元硕,万俟子锋,石天恒,庄望海……

    就连眼前的“帅天凡”也是露出一张目瞪口呆的面孔。

    是向前杀了帅天凡,还是回身保护“无上天刀”?

    这个问题只是闪电般在战东来的脑海里闪过,于是他立即做出一个后来让他后悔不跌的决断——

    一声长鸣!

    战东来身躯一扭,直上半空,迎击那突然出现的“叶清玄”。

    即便他知道慢了半拍。

    这半拍,将由守护在神刀左右的几名手下弥补!

    “烈刀”彭天霸,“惊魄刀”戴隐,以及“悲魔刀”令逐客,还有八名同样刀法威震江湖的用刀好手,齐齐扑向了半空中的“叶清玄”。

    “帅天凡”只是一个愣神,便立即合上了嘴巴。

    他当然知道来的不是“叶清玄”,他自己才是。

    正如他不是“帅天凡”一样,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剑法同样飘渺如仙的“叶清玄”,正是此前化妆而去的萧不乾。

    这时候,就连叶清玄自己,也不由得暗自大声叫好。

    “帅天凡”与“叶清玄”的同时出现,就算帅天凡他老爹亲自来了,只怕也不会瞧出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虽然“叶清玄”在此地的旧敌多的数不过来,但在抢夺“无上天刀”一事上,就连北冥无敌和章丘太炎都是没有插手。

    与九月九重阳之战相比,叶清玄的生死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甚至他们心底还隐隐期待,叶清玄的突袭能够成功夺走“无上天刀”。

    这把刀就算再神奇,出现的时机也是实在太不应该了。

    杀!

    狂怒的喊杀声爆起,“烈刀”彭天霸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狂暴刀罡,直上半空,迎击化妆成“叶清玄”的萧不乾。

    “惊魄刀”戴隐,“悲魔刀”令逐客,同样紧追其后,三大刀客的同时出手,只为能够拦住“叶清玄”一时片刻。

    待战东来回归,他们完全有信心将这个叶清玄留下来。

    但就在双方接触的刹那,他们才发现自己想的错了。

    他们的确有实力将“叶清玄”留下来,但应该同时出手,同时围攻,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叶清玄”,以至于仅仅一个交手,剑光如同漫天落花一般,美丽得不似人间的剑法展开,在全场武者的围观之下,气势霸绝的“烈刀”彭天霸首先中招……

    尽管刀罡盈空,但依旧有几朵落花轻飘飘地落在他身上,瞬间爆开的鲜血,犹如更加鲜艳的花朵,彭天霸惊呼声中,只能拼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对方剑锋一转,便如断了线的风筝,零落的跌落下来,将左侧的两名己方高手,直接撞飞出去。

    而接下来的“惊魄刀”戴隐和“悲魔刀”令逐客更是如此。

    尽管二人联手布下了密集的刀气大网,漫天落花在刀网中破碎成无数细碎的花瓣,但花瓣依旧是花,于是在二人身上爆起无数猩红血雨,看上去比之彭天霸还要凄惨,同样惊呼声中,被剑气带转翻飞,再冲撞开三名拦阻的护卫。

    最后“叶清玄”的面前,只剩下最后的三名用刀高手,但这三人却是最倒霉的三人。

    之前的五人,虽然被撞得骨断筋折,但还留有性命,而这三人却没有这般的好运,剑光落花般纷落,三人运尽全部功力抵挡,但只是呼吸之间,三人咽喉齐齐爆开一朵繁花,怒瞪的双眼瞬间失去神采,尸体不受控制的向外抛跌。

    阻隔尽去,“叶清玄”面前再无阻碍。

    战东来的一干手下,没能将他留下来,但却成功阻挡了他“一时片刻”。

    于是战东来到了。

    没有人能形容此时他心中的愤怒,更没有人能形容此时他手里的刀法——

    宛如一轮落日,右手的圆轮放射出血腥的光芒,直接“叶清玄”抵挡在外,落日的余辉虽是夕阳,但依旧没有一丝缝隙,照耀大地,照耀对手的眼前。

    繁密的落花在余辉下被挡了下来,轻轻弹开,完美至无懈可击的一招防御刀法,将“叶清玄”的剑招拦了下来。

    这招便是“长河落日圆”。

    接下来便是另一招,自然便是“大漠孤烟直”了。

    虚无缥缈的短刀,不知瞬间出了多少刀,宛如大漠中一缕孤寂的狼烟,直冲天际。

    虚幻的刀锋,漆黑的狼烟,带来的是无尽的杀机,保证孤烟沾上一点,便是要了人命的危险。

    “叶清玄”惊疑一声,繁花如雪,与战东来的“孤烟”撞在了一起。

    嗡!

    密集的交击之声在刹那爆发,却如蜂群齐鸣,二人身躯各自不受控制的翻飞,竟是平分秋色的一招。

    但所有人都是明白,那“叶清玄”刚刚逼退三大高手,比起战东来的全力一击,实是他更高一筹。

    “叶清玄”又厉害了!

    这个判断在群雄心中腾起,令所有人不快。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位乃是真正的剑仙,当年名闻天下,却未曾上榜的“游剑仙”萧不乾。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装扮成“帅天凡”的真正叶清玄,也只是一个愣神,这一切就已经发生。

    这时候,那把“无上天刀”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护卫,就如同躺在床上、不着寸缕的美人,面对一群目露贪婪之色的群雄,没有一丝的抵抗之力。

    于是,刹那之间,所有人的动了。

    之前的顾忌早已抛之云外。

    九月九重阳节的争夺,也是一样的血雨腥风,早些时日又有什么不同?

    “滚开!”

    叶清玄不需要这把刀,但也绝对不能允许这把刀落在凤仪阁的手中,所以他出刀了,瞬间一道惊虹肆虐“养刀堂”。

    而北冥无敌和章丘太炎的两把宝剑,也同时出鞘。

    两大天绝的出手,自然不比叶清玄的稍弱。

    砰!

    强劲的气流之中,叶清玄身躯飚后,正带稳定身形,紫锋手中宝刀,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将他卷入其中。

    紫锋,不,万俟子锋的眼中,没有“无上天刀”,却只有杀了他哥哥的“帅天凡”。

    狂笑声中,纳兰元硕渔翁得利,第一个扑到了“无上天刀”的跟前,伸出的大手还未握住刀把,“无上天刀”坐在的坐席之下,便塌陷出一个大洞。

    咻咻咻——

    犹如灵蛇、锐利无匹的暗黄色剑罡从地下射出,一瞬间纳兰元硕的身躯被洞穿得如同马蜂窝一般,在他惊怖难阖的目光之中,一只大手先他一步,抓住了刀柄,瞬间消失在地底之下。

    一瞬间的变化,令所有人手足发凉。

    “啊!勾陈帝君,还我宝刀!”

    战东来终于失去了温柔的外表,宛如一只疯狂的毒龙,砰然撞破西面的一堵厚墙,朝着外间狂追而去。

    勾陈帝君在地下穿行的速度,一点不比在地面上来的慢,但也正因为如此快速的逃离,在场半数以上的高手都能判断出他逃走的方向。

    人影闪动,几乎所有高手都紧追战东来身后,朝着勾陈帝君逃遁的方向追去。

    叶清玄面对疯狂偷袭的紫锋,只是返身一刀,就将他劈飞斩伤,看着转身逃遁的紫锋,叶清玄大骂一声晦气,放弃追杀这个家伙,转身同样朝着勾陈帝君的方向追去。

    神刀不能落入凤仪阁之手,不能落入魔门之手,不能在战东来的手里……

    tmd,头疼!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