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章 无赖霸道
    “帅天凡”的突然出手不但让石天恒大吃一惊,便是战东来也眉头一皱。

    在“刀皇之争”行将开启的时候,任何敢于挑战和质疑他战东来决定的,都将是他的死敌。因为这背后牵扯到魔门内斗,北狄入侵的大计。

    战东来知道帅天凡会来捣乱,但他也知道,这帅天凡不过是个宠坏了的孩子,便是捣乱,也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爽,决然看不出事情背后的原因。

    果不其然。

    “帅天凡”终于坐不住出手了。

    “这件事……你也要插手?”战东来有些好笑地问道。

    “不错。”叶清玄傲然地将圆月弯刀扛在肩上,邪邪一笑,道:“毕竟是府邸落成的大喜日子,连连见血,只怕不吉利。”

    “你竟然信这些?”战东来更感有趣,“还会为我着想。”

    叶清玄撇了撇嘴,道:“信。自从我闯荡江湖以来,才发现有些东西还是相信比较好。相信了,就懂得敬畏,做事不会毫无顾忌。你认不认同?”

    战东来嗤声冷笑。“看来叶清玄对你的刺激……挺大的。”

    毫无顾忌的当众打脸,按照战东来以往的经验,必然引来帅天凡的极度愤怒,甚至出手挑战。

    战东来等着对方怒气冲天的一幕。

    但没有愤怒,对面的“帅天凡”只是微笑。

    这让战东来有些意外。

    最近,战东来对这个“没头脑”很感兴趣,原因就是他闯出来的名声。所以他才会以礼相待,把他稳住在此地。

    然后便是等着他来挑衅,自己再激怒他。

    战东来有信心将一个失去理智的帅天凡击败,将他多日来在洛都闯出来的名声,全部抹杀,甚至是取而代之。

    这才是这场宴会中必然到手的一大块利益。

    他不会杀了他。

    尽管帅天凡时刻都想杀了自己。

    因为帅天凡单纯的可爱,只是为了争宠,就从小跟他对着干。

    而激怒和打败这么一个二货,是战东来从小到大,不多的娱乐之一。

    上哪去找这么个单纯可爱的对手呢?

    但先是帅天凡稳如泰山的按兵不动,又有现在气定神闲的直面嘲讽。

    战东来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从小长大到的帅天凡了。

    帅天凡微微一笑,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接着拍了拍犹自喘息的石天恒,笑道:“下场比武,点到为止。大当家输了,还要纠缠不清吗?”

    石天恒面色苍白,沉声道:“技不如人,又怎会厚颜无耻。在下告辞了。”

    说完转身欲走。

    “站住!”战东来没说话,说话的是令逐客。

    令逐客强自压下身躯的震撼,狞声道:“堂而皇之地挑战我刀皇山庄,现在输了,拍拍屁股就要走吗?江湖规矩,不留下点什么东西,只怕走不出这个大门吧。”

    此话一出,石天恒脸色更加苍白。

    叶清玄脸色一沉,冷笑道:“呀呵,狗奴才气势不小啊。那咱们两个较量较量,是不是你也得留下点什么东西?”

    “你是趁机偷袭!”令逐客后退一步,想不到这个从来自己看不上眼的“帅天凡”,现在的武功这么高。

    叶清玄站定,把圆月弯刀重新绑在要带上,淡淡道:“那再给你一次机会,如何?”

    这时候,突然一旁的北冥无敌插言道:“江湖规矩,一码归一码。老石当众挑战,又输给了人家,确实不能就这么走出去。如果江湖都这么办,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到主人家胡闹一场,再任性地走出去了吗?帅老弟江湖经验不深不怪你,但老石是江湖老人了,这规矩也用别人提醒?”

    北冥无敌的突然插言,顿时在江湖人中引起一片议论声。

    石天恒猛地转头,怒瞪着北冥无敌,瞎了的左眼扫过对方脸上的微笑,沉声道:“北冥先生真会挑时机啊!”

    叶清玄稍一思索,方才恍然。

    北冥无敌和石天恒昔日也有严重的过节。

    这个石天恒,当年劫掠过八大世家的船舶,结果又一次得罪了北冥无敌,被人从扬州一路追杀到蜀州,虽然逃得性命,但却丢了一只眼睛。

    只是想不到,这个北冥无敌竟然趁着这个时机制石天恒于死路。

    石天恒到底是条汉子,闻言二话不说,拔出宝刀,沉声道:“既然如此,那石某就留下一只手,算是交代了吧?”

    说完举刀就要砍断左手。

    不料刀锋落下的刹那,竟然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刀锋。

    “帅天凡”冷冷的面目就在眼前,一把扯下宝刀,冷声道:“我救下来的人,命就是我的。别人说几句话,你就要断手断脚,你怎么不问问我?难道我帅某人出手就这么不值钱,滚一边去。”

    蓬!

    一扫手,石天恒站立不稳,蹬蹬蹬后退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叶清玄空出来的坐席上。

    “这梁子我接了!”

    叶清玄大拇指往石天恒身上一指,一副浪荡不羁的流氓面目,冷声道:“怎么着吧?不服的下场子跟我讨个公道?”

    叶清玄发狠的目光扫过场内众人,一一盯在几人身上。

    “北冥兄,你来?”北冥无敌冷笑不语。

    “老彭,你来?”彭天霸气得胡须倒竖,紧握刀柄的大手青筋直冒。

    最后叶清玄目光又落在令逐客身上,冷声道:“还有你,刚才不是要留东西吗?跟我要啊!”

    令逐客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回头看了战东来一眼。

    战东来正用剪刀修着指甲,放佛不抬头也看到了令逐客的举动,不禁失笑道:“师弟什么时候对我的手下这么在意了?以前不是都直接来找我吗?”

    “我怕你不应战嘛……”叶清玄笑了起来,目光扫过战东来手下一干用刀好手,嗤声冷笑,道:“以我最近大涨的功夫,只怕老彭、戴隐、令逐客,你手下这三大刀客一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

    彭天霸顿时大怒。紧握的巨刀怒瞪着叶清玄。

    战东来吹了吹指甲,淡然道:“你还是这么狂妄。”

    叶清玄知道,战东来的语气越平淡,便越是他越愤怒的时候。

    叶清玄冷笑一声,道:“还是你出手吧。我输了,命给你,你输了,嘿,那把刀给我!公平吧?”

    战东来冷笑。“你的命,比不上这把刀。”

    话未落,人离席。

    战东来直扑帅天凡。

    可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养刀堂”的殿顶上,破开一个大洞,一道如谪仙下凡的身影急扑下来,直奔留在坐席上的“无上天刀”。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