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胜负已分
    海风呼啸的声音贯彻“养刀堂”。

    这七刀完全没有变化,但浊浪排空,一浪高过一浪,远远比之前斩断大青石的一刀狠辣得多了。

    刀势急劲,气势盈空。

    这正是石天恒自创并仗以成名江湖的之中的七斩。

    令逐客人在半空,身形飞舞,斩三刀,接三刀,再斩一刀,凌空一翻,身形却在令逐客的头顶!

    石天恒咆哮一声,人刀一转,斜斩而下!

    叶清玄不由得赞叹一声,这位石大当家的功夫,比之当年更上一层楼。

    从某些方面来说,虽然叶清玄杀了他的大哥石天宝,但双方惺惺相惜,确算是肝胆相照的朋友。

    从叶清玄的角度来讲,自然希望石天恒能够取胜。

    “轰”的一下巨响,巨浪从头兜落,充盈的水汽被刀风吹拂,瞬间扩散到整个大厅之中,堂内高手顿时都是运功抵抗,而门外观战的众人,却是被这股水汽直接轰退了数步,靠前的人物更是被水汽湿透了衣衫,顷刻成了落汤鸡。

    身处浊浪中心,令逐客身躯微微下沉,但宝刀尚未出鞘,依靠强悍的罡气与对手相抗。

    石天恒的身形一刀后急落,瞬间又是三刀斩出。

    令逐客身躯飘动,三刀都落空,第三刀距离令逐客的头颅只三寸。

    令逐客着地偏身,斜闪半丈,身形力动,脚下青石地面,硬生生被刀罡削薄了一层,石屑化尘,被水汽冲刷得一干二净。

    石天恒非独刀力威猛,刀上的速度亦非同小可。

    他的第十一刀连随斩出,追击令逐客!

    这一刀的威力更惊人!

    令逐客身形一顿,手中“悲魔宝刀”终于离鞘,大刀一展,一招三式,迎向斩来的那一刀。

    “叮叮叮”三响,凌厉的刀势刹那停顿。

    令逐客以三刀破了石天恒那一斩!

    “好!”

    石天恒一声大喝,第十二斩出击即刻出手,仍只是一刀,这一刀的威力比前十一刀最少上升的三倍有余!

    “养刀堂”内顿时如同陷入了海底的漩涡,狂暴的气劲打着旋地往石天恒中心陷落而去。

    养刀堂内外一片惊呼之声,不少人都是坐立不稳,拼命运功抵抗,甚至有些人更是抽出兵器,呛啷一声插在地上,以兵器作为支撑,才能勉强抵抗向中心飞去的引力。

    人的身形勉强站稳,但大堂内的物件却是抵抗不住。

    不论是酒席上的酒菜,还是座椅,尽数呼啸着飞起,令石天恒的这一刀更添威势,也更加脏乱不堪!

    偏偏石天恒身畔处空无一物,只怕苦了漩涡中的令逐客。

    叱!

    厌恶的神色在令逐客眼中一闪而逝,这时候他终于使出绝招,令逐客身形游走,霎时间一刀三招,一招三式,连环九刀!

    叮叮叮……

    九响。

    令逐客的“悲魔宝刀”带起九道毫光,在身前身后划出一个绝密的空间,就像一个密封的盒子,顿时与外间相隔,接下了石天恒的第十二道刀浪!

    漩涡中的杂七杂八,悉数砸到盒子的外围,没有一点进入内部。

    盒子内安静如斯,盒子外乱象纷呈。

    动与静的对比,令人心悸的分明。

    石天恒满头汗落淋漓,令逐客的额上亦已有汗珠滚落。

    “好刀法!”

    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一股难以言喻的苍凉突然在石天恒的脸庞浮现出来,他的语声亦变得苍凉之极,道:“再接我一刀!”

    风未停,浪未落。

    令逐客刀式形成的空间依旧抵抗着巨浪的侵袭,这时候石天恒使出他最狠的一招。

    声落刀展,三尺长刀斩向令逐客!

    最隐秘、同时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招!

    刀势非常缓慢,刀锋却急激的震动!

    宛如洋面上巨大漩涡中的一缕倔强而又坚韧的暗流,细细的暗流。

    之前九刀划出的保护层根本无法阻挡,就像用锋利的刀划破一张窗户纸,嚓的轻响,刀锋已经到了令逐客眼前。

    令逐客目光一寒,神态倏的凝重起来,手中悲魔宝刀亦徐徐刺了出去!

    双方宝刀就在接触前的刹那,石天恒霹雳般一声暴喝,缓慢的刀势陡变,一把刀彷佛变成了十三把,一道细流变成了十三道,疾斩令逐客十三处要害。

    令逐客相应急变,一刀同样变成了十三刀!

    一阵怪异的金属声响骤发,两人之间闪起了十三蓬火星!

    火星闪逝,十三刀变回一刀,刀势竟未绝,斜斩向令逐客的咽喉!

    悲魔宝刀气势也未尽,“铮”一声敲开斩向咽喉的刀锋,再一引,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入,刺向石天恒握着刀柄的那一支右手手腕!

    这一刀快至毫颠,刀锋未到,森寒之气已渗入肌肤。

    石天恒怒喝,反腕,刀及时回截!

    “叮”一声,刀势弹开,但旋即又斩回,仍攻向手腕!

    石天恒一再反腕,刀七变!

    令逐客的悲魔宝刀同样紧接七变,七变之后竟还有一变!

    刀尖处的变化,“悲魔宝刀”真正的变化——

    只是轻微一抖,刀锋处的钻石,反射通明的灯火,千万光芒凝成一道光线,直直地射入石天恒的眼底。

    啊!

    石天恒惊怒一声,眼中如同火烧般的刺眼,更是让他一阵头晕目眩。

    只是这一个刹那,令逐客嘴角狠辣之色浮现,刀锋一转,已经到了石天恒的咽喉!

    石天恒刀势七变之后,此时已不能再变,当他感受到冰冷的刀锋之时,想要回招,却已经晚了半拍。

    哇!

    就在场内外众人不忍血溅当场的时刻,一道寒光乍起!

    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

    没有人能看得出这一刀的变化,也已没有人能看得见这柄刀。

    刀光一起,刀就不见了。

    江湖中已有多年未曾出现过刀法名家,江湖人已有多年未曾看见如此辉煌的刀光。

    令逐客的眼神瞬间迷茫……

    被刀光的森然晃瞎了眼睛。

    叮!

    一声轻响。

    令逐客再次回神的时候,身子已经被人一刀劈退了数丈距离。持刀的右手不停的震颤,同样震颤的,还有自己的“悲魔宝刀”。

    宝刀的悲鸣声,如此悲凉,让令逐客心底一片冰凉。

    眼前,在他与石天恒之间,“帅天凡”孑然而立,刚才的一刀之后,刀已经入鞘,唯带着冷冷的嘲讽之意,看着自己。

    令逐客刹那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恐惧。

    不是喜悦,真的是恐惧。后怕的恐惧。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