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 三十席位
    合格的大汉哈哈大笑地入了席位,没能合格的两个,也没多少心灰意冷,只是笑嘻嘻地摇头离去,对着哄笑一片的武林同道,也是毫不在意地说上两句自嘲的话。

    先出手的都是聪明人,因为这一刀下去,没什么可丢人的。

    毕竟能当着天下武林有数的高手面前,喝上一声自己的名字,也是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如果自己表现不差,即便是没有合格,但若是被哪位权贵的武林豪杰看中,收着当了打手,也是很不错的结果。

    不过片刻,想通了这个环节的豪杰们,便都呼呼啦啦的上前试刀……

    “齐州,‘不留情’张三……”

    “蜀州,‘水耗子’李四……”

    “燕州,‘一刀烩’王二麻子……”

    ……

    原本严肃的场面顿时成了闹哄哄的集市,彭天霸等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结果,但此时也不好阻止,只能脸色铁青地看着这出闹剧,反倒是叶清玄笑哈哈地看着热闹,不时为哪个出彩的叫好,出丑的倒嘘,搞笑的哈哈大乐……

    “老夫也来试试。”

    经历了一批凑热闹的之后,三十个席位也稀稀拉拉地坐了一半,这个时候一个身材微胖,面带和煦笑容的五旬老者上前,挽着袖子,腰间一把普普通通的钢刀。

    哦?

    “五行门”庄望海出手了。

    这个老头和那个“御火灵官”鲍万灵,都在叶清玄救莫野离的时候见过一面,虽然也是为了审讯莫野离,但倒也为自己说了几句公正的话,后来更是因此与曲归鸿闹僵,退出了审讯。

    想不到几年不见,这老头又胖了几分,气度也更沉稳。

    这老头接着挽袖子的功夫便已调息完毕,接着一声沉喝,猛地踏前一步,腰间钢刀唰地一声出鞘,接着身子便是一转,人已冲天飞起,凌空三丈,呜呜破空声响中,庄望海五刀挥出,化为五股锐风,分别从五个角度齐齐斩落在大青石的同一点上。

    锵!

    五刀一响。

    人落刀回鞘,那块大青石在众人定定的目光中,呼啦一下碎了一地。

    每块大青石的切口上,都是平滑如镜,显出庄望海的这招刀法的极度不俗之处。

    哗!

    又是成片的叫好声和鼓掌声。

    即便是北冥无敌这等天绝榜高手,也不由得各自点头,承认了这个叫“五行门”的小门派之主,确有其过人本领。

    “庄门主的这招,的确不俗,还请上座。”彭天霸难得地称赞一句,拱手请其入座。

    接下来又是一批批武林人士上前试刀,的确有不少不出世的高手引起众人注意,但也有挺多露个脸的混场子人物,让人笑骂不止。

    通过测试的高手中,有一个年轻人飞刀用的不错,一刀之下将三尺多厚的大青石洞穿,虽然没有达到一尺长、三寸深的要求,但经过众人商议,都觉得这个小子有入席的资格;

    还有个圆乎乎的胖大汉,用的是链锯一般、缠绕身上的滚地刀,狂呼大喝声中,肉团一般地翻滚,身上的滚地刀如同链锯一般在大青石上不断切割,火花直冒,石粉狂飙,最后不但成功达到了标准,便是“养刀堂”的大厅地板,也被他锯出无数道深痕……

    如此之多的奇人异事,便是叶清玄也露出见世面般的惊呼声。

    到了最后,这三十位用到高手,总算全部选了出来,现场的“养刀堂”大厅,也是变得一片狼藉。

    彭天霸一举手,正准备宣布选拔结束,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气喘吁吁的叫嚷声:“等一等,还有我,还有我,我还没出手呢!”

    人群一闪,一个猥琐的胖子硬生生挤出人群,似乎用力过猛,或是被谁阴了一下,脚下一绊,惊呼声中,那胖子向前倾倒,叽里咕噜地滚了进来。

    哄——

    哈哈哈……

    本就热闹非凡的“养刀堂”顿时陷入一片狂笑当中。

    好个滑稽的出场,好个滑稽的人。

    便是彭天霸僵尸一样的脸庞,也不由得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等人物也想出头?

    出丑还差不多!

    只是见他这般无能的出场,彭天霸便觉得他过不了关。但规矩是自家主子立的,他没有权力说谁不能出手。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没有笑,不,应该说他也笑了,只不过别人都是嘲笑,唯独他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容。

    这个人就是叶清玄。

    因为这个滑稽出场的胖子他认识,而且还是少有的印象深刻。

    因为这个胖子叫“周正学”,他还有个少有人知、但印象更为深刻的外号,叫“人面兽心”。

    这是个小人物,是个小人。

    但这个小人却是极度危险。

    他杀了自己的师父,淫了师母,学的是堂堂正正的玄门内功,但行为却是十十足足的小人。

    叶清玄这辈子当中,很少对这种小人在意的,但唯独这个小人,时时刻刻都想杀了他,偏偏他命大,最后关头竟然被魔门的勾陈帝君给救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看样子还活得不错,武功也有了大长进。

    只不过这个长进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显露出来,在人面前,依旧是一副被人耻笑看不起的小人物。

    别人笑,周正学也笑。

    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放佛不知道别人是在嘲笑他一般,这样的傻子面前,即便是嘲笑者也觉得意兴阑珊,于是笑声逐渐收敛,以至于无。

    因为笑话一个不知道自己被笑话的人物,实在没什么意思。

    彭天霸冷冷一笑,沉声道:“你来晚了。下次想要当选,记得早点参加。”

    四周又是一阵轻笑声。

    周正学笑着鞠了个躬,小心地道:“这位老爷实在抱歉,刚刚小可有些尿急,确实没赶上,不知道可否再给个机会?”

    “你不见我三十席位已经坐满……”

    周正学皱眉道:“既然是选择入席者,当然是选择最优秀的三十个人了,如果只是合格,恐怕这外面的高手里,还能再选出个几十个。”

    此话有理。

    没有被选中的人群中,自然有不服气的,呼呼喝喝的抗议声,不免大了几分。

    彭天霸正皱眉间,只听后方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道:“来客说的不错,就让他挑战一下吧。”

    叶清玄嘴角一笑,战东来到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