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2章 带刀赴宴
    看着叶清玄似乎还有些介怀,林南轩笑了笑,又道:“如果你真的为某些人着想,只需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看一件事对他们是好还是坏,而无需考虑其他人做这件事时的初衷。就好比说,一个富翁为了扬名,去施舍一个乞丐,你觉得这个富翁虚伪也好,恶心也罢,最起码,那个乞丐因此而活了性命。如果你是这个乞丐,是应该讨厌这个富翁,还是感激这个富翁呢?有时候,我们讲究公正,老喜欢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考虑问题,看似公平公正,其实这个事不关己的第三者,才是最没有资格评论这一切的人。”

    “小可懂了。”

    叶清玄终是长舒一口气,缓缓道:“我只是愤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既然无法阻止这一切,那就只能让始作俑者尝到应有的惩罚。”

    叶清玄目光炯炯,看向了紫金山的方向。

    **********

    “一剑山庄”在江湖上的地位是有目共睹的。

    但今天,同样紫金山的一处山峰,出现了一处“刀皇山庄”。

    “一剑山庄”因为有李慕禅的存在,是被武林认可的,但“刀皇山庄”里有什么?

    一个叫“战东来”的年轻人,脑袋一热,就敢自称“刀皇”?笑话!

    武林中人不会有一个人认可。

    所以,当接到这位“战东来”的请帖之时,赴宴之人不但来了,而且不少没有请贴的武林人士也都来了。

    他们要来看看,这个挑动江湖厮杀的小子,到底是何须人物,何须如此猖狂。

    帅天凡带着血屠赴宴而来。

    战东来设宴的地方是名为“养刀堂”,却是如同皇宫内院的宫殿一般,也是“刀皇山庄”内最宏伟的木构建筑。

    格局是一座三层楼式的高台建筑,高台上是两层楼阁式的殿堂,殿堂两旁及其下部土台的东西两侧,分布着十间大小不等的宫室,有卧室、休息室、沐浴室、盥洗室等,各室间以回廊、坡道相连。墙上有彩绘壁画,回廊地上铺着龙凤纹或几何纹心的陶瓷砖片,殿堂和长阶则铺方砖,气派宏伟,富丽堂皇。

    到的时候,这里已经人满为患。

    叶清玄自然以“帅天凡”的面目出现,一到此地,便摆出一副到了自家的模样,毫不客气地四处游荡。

    不过片刻,就已经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既有“锁龙社”的大当家石天恒,也有“五行门”的门主庄望海,还有江湖上有名的游侠“御火灵官”鲍万灵……

    除此之外,老熟人的“剑魔”北冥无敌带着隆疆也到了这里,此时正与面色阴沉、一脸不快的“兵主”章丘太炎秘密私谈着什么事情。

    数名外域民族的高手聚成一堆,其中越族的阮波求赫然在列。

    而一脸怒色的纳兰元硕也带着阴冷的紫锋,聚集在偏僻角落,与他人并无交际,“枭鹰”阿当罕和“雄狮”突赤随侍在侧。

    在外面的宾客数量足有近千人,密密麻麻的挤成一团,似乎人数超过了大殿的预留席位,所有人都是被挡在外面,并未入席。

    场面上不少人之间都是有着仇怨,虽然不时怒目相对,但显然都尽力克制,放佛都将怒气对准了此地的主人,那个妄言“刀皇”的战东来。

    今天晚上应该有热闹看了。

    叶清玄冷冷一笑,不与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进了“养刀堂”。

    就在叶清玄步入“养刀堂”的时候,一声长笑扑耳而至,只见一个满头白发但无论体形和手足均比人粗大的豪汉,身穿华贵武士服,背后一把门扇似得厚背刀,更是凭添几分威猛之气,龙行虎步、霸气冲天地往他们二人迎来。

    此人一眼望去似乎年近古稀,满头苍白,但生得相貌威猛,眼似铜铃,只是开阖之间精光直冒,绝非一般莽夫,予人深沉厉害的感觉。

    正是战东来手下刀客高手中的第一人,“五虎断门刀”彭家百年前的家主——彭天霸。

    叶清玄恍如未觉,四目环顾,而彭天霸却是不敢怠慢,朗笑声中说道:“原来真是二公子到了,舍下无礼,特来请二公子上高座。”

    有如洪钟的声音,在殿堂的空间震荡回响,瞬间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叶清玄这才缓缓收回目光,笑容满面地道:“原来是老彭啊,许久未见,功力又见精深。”一边说着,一边像是对待下人一般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彭天霸眼中凶光一闪而逝,但若有所觉地看了一眼旁边一身重甲、不见面目的血屠,暗自心惊,连忙收起杀意,谦让道:“二公子夸奖了!”

    叶清玄冷冷一笑,他知道帅天凡在三圣岛上,因为比战东来年纪稍小,故而一向都被人称为“二公子”,而称呼战东来为“大公子”,帅天凡一向最讨厌这个称呼,但今日对方故意如此,必然是为了激怒自己。

    但现在还不是他发飙的时候,四目扫了一眼,见到大殿上首设了三席,左右两侧各有上百席,更有仆役不停地增加坐椅,以应对突如其来的大批客人。

    “我的坐席在哪?”叶清玄笑着问道。

    “自然是在上首,大公子的旁边。”

    彭天霸一指,竟然是上首的右侧席位,显然这个战东来还是颇为识趣,没有当众折损帅天凡的颜面。

    叶清玄哈哈一笑,昂首步入坐席,缓缓坐下,而血屠自然站立身后,侍卫安全。

    想不到这个在洛都城内搅风搅雨的神策府总指挥使竟然坐入主人的席位,不少人都是私底下窃窃私语,不明白那个传说中与他为死敌的战东来,何以如此照顾帅天凡的颜面,更有人言及,怕是故意给帅天凡摆个高阶,将其高高捧起,待会再痛下手段,令其颜面无存。

    这时候,外围尚未入席的宾客中,突然听见有人高声呼喊道:“此地主人凭地狂妄,为何不让贵客入内,却让一个脸上无毛的小子坐上高席?”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拜访宾客的共鸣,不少心怀不满的人群齐声吵嚷起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