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无家无国
    三日后,山庄落成。

    刀皇山庄的快速建立,轰动了整座洛都城,轰动了整个武林。

    这一日,叶清玄收到了战东来亲自书写的拜帖,由那个白化病的幽灵,亲自送至。

    而同一天,叶清玄也收到了萧不乾送来的消息,根据帅天凡的交代,以及亲自询问帅继绝的结果,终于得到了一件最隐秘、最重要的消息。

    战东来,竟然是青华帝君与摩云和尚的儿子!?

    叶清玄觉得自己的脑仁有些疼痛。

    在他面前的案牍上,一张纸上,画着青华帝君为中心的关系图。

    她与纳兰成吉有个儿子,即是现任的北狄狼主;同时,她与摩云和尚也有一个儿子,便是搅风搅雨的战东来。

    如果说赵封禅搅动天下局势,靠的是自己的阴谋诡计,那么青华帝君这个女人搅动天下,靠的是自己的裙带关系。

    青华帝君,到底是怎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竟然让这么多男人臣服在其石榴裙下。

    先有藏花先生的执迷不悟,再有纳兰成吉这等草原英雄的甘为鹰犬,还有三圣岛释圣摩云和尚当她的老情人……

    她的一个儿子是北狄狼主,麾下三十万铁骑可以牧马中原;

    另一个儿子则是中原武林圣地的传承人,拥有搅动武林内乱的绝对实力。

    这个女人真是太厉害了。

    战东来无论智计武功,都不是帅天凡可以抗衡的,似乎一直以来,战东来都把帅天凡当成一个冲动的傻瓜,而他真正的目的,绝对不是与他争夺三圣岛的继承权。

    有了青华帝君这个亲娘,有了北狄三十万铁骑作为帮衬,说他有心问鼎中原皇权,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

    从战东来挑衅纳兰成吉这一点上看,青华帝君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之间,并非铁板一块,颇有点互相争宠的味道。

    否则战东来绝对不会吃饱了撑的,去斩断纳兰成吉的雪玉刀。

    知道了战东来的真实身份,看来他挑起“刀皇争霸”的事端,大有可能就是作为青华帝君的内应,冲着罗破敌和整个中原武林而来。

    他的举动,已经吸引全天下的武林高手前往洛都,甚至不少边关守将,都为了一睹魔神争雄和天下第一刀的归属而远来洛都,毫无疑问,地方上的绝对高手顿时为之一空。

    而没有了中原武林高手的羁绊,原本就已驻扎在中原北方太原府、延安府和真定府的十几万北狄大军,战时便可长驱直入,轻而易举就可占据燕冀之地,甚至有可能大河以北,尽数胡地。

    如果这就是青华帝君的占据先机,那可就太可怕了。

    因为此时的叶清玄,已经无力回天。

    不过,尽人事,听天命!

    叶清玄把自己的担忧和分析,唰唰唰写了三封书信,直接唤来乐浪,命其交给凌云宫的姜斐然。

    以凌云宫的网络,这三封信必可以最快速度送达接信人的手上。

    这三封信分别是写给“鹰王”展雄飞、四哥皇甫泰明和八弟江水寒的,以他们的真知灼见,必然能够做出反击,从京兆府出发,可将北狄大军阻挡在河中府一线。

    交代完这些事情,叶清玄穿上官服,直接入宫。

    **********

    叶清玄入宫不过片晌之后,朝廷的信鹰便已飞出,同时哨骑四出洛都城,直奔与北狄接壤的各地官府和屯兵大营。

    皇甫泰信的决断不可谓不干脆,但时间上还是要晚上一些。

    皇甫泰信又开始焦虑地来回踱步。

    叶清玄、宗轩和薛文功束手立在桌前。

    一张巨大的地形图布置在案牍之上,每个人看着地图都是愁眉不展。

    既然是军事方面的事情,薛文功作为皇甫泰信手下唯一征战过沙场的将军,自然破天荒地受邀参与这最机密的会议之中。

    皇甫泰信慌乱地自言自语道:“原来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青华帝君的儿子……没想到,没想到……”

    叶清玄连忙请罪,道:“是臣下的疏忽,一直以为战东来的作为都是为了与臣下争夺三圣岛继承权,没想到背后还有这等秘辛。”

    “不关你事。”皇甫泰信摆了摆手,道:“要不是二弟提醒,只怕朕丢了大河以北的江山都不自知……事到如今,又该如何是好?”

    接着一拍书桌,皇甫泰信狞声道:“二弟,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立即下旨,将战东来处死?”

    叶清玄拱手道:“启禀陛下,战东来必须要付出代价,不过不易陛下直接下旨,免得他们外逃,江湖事江湖了,我们既然有了对付源赖洲的经验,再来对付战东来和纳兰成吉,也不无可能。”

    “说得对,说得对。”皇甫泰信终于平静了一下,缓缓坐在位置上,问道:“之前瀛洲方面带给朕的压力,也是不容小觑,既然能对付得了瀛洲,自然也能对付北狄。”

    一旁的宗轩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想陛下应该立刻下旨,命薛文功将军前往延安府一线,统领前敌总指挥,而陛下应召集洛都周边军队,以演戏的名义,随时派往最前线支援。”

    “这……”皇甫泰信微微犹豫,忍不住道:“宗爱卿所言极是,不够万一前方不利,北狄铁骑十几日功夫,就到了朕的眼前,洛都又有何人护卫?这洛都周边的兵力,还是保护朕的性命要紧……”

    宗轩不由得一愣,接着恍然领命。

    江山社稷面前,皇甫泰信还是更看中自己的性命。

    薛文功想了想,插言道:“陛下所言极是,与天下相比,还是陛下的性命更为重要。北狄游牧习性,占据我中原城镇,也多半不习惯,时日一久,我们总有夺回故地的把握,唯独陛下的性命,不能有失。”

    这个混蛋马屁精。

    叶清玄恨的牙根痒痒,“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样的话,这样的道理,别说他们不懂,恐怕在他们眼里更是连个屁都算不上。

    但薛文功的马屁却正拍到了皇甫泰信的心坎里,忍不住赞道:“还是薛将军目光深刻。就是如此,江山到了什么时候都在那里,大不了丢了再夺回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