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 多事之秋
    月高悬如钩。

    已是深夜。

    一弯残月,吃力地从云层中透射出黯淡昏黄的幽光,天地间一片浑浊,萧萧秋风,吹飘片片黄叶。

    寂静老楼,高燃着一只残烛,映得一张苍老的面容忽隐忽现。

    万俟独明面色严肃,静静地坐着,放佛木雕泥塑一般,默不作声。

    一阵秋风,吹进来浓郁的桂花香味,也摇动了残烛的灯火,室内光线一暗,再复明之时,屋内已经多了一个面有刀疤的青年。

    “父亲。”

    如刀一般冰冷锋利的声音,在万俟独明身后想起。

    眼皮终于眨了眨,从深陷的回忆中拔了出来,万俟独明并未回身,只是淡淡问道:“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果不出父亲所料,游达明那个混蛋勾结皇帝小儿,由帅天凡亲自出手,杀了大哥,令父亲伤神,并趁机利用游达明夺取了御侍监。”语气冷淡平直,放佛所说的那个“大哥”,不过是个名字罢了。

    万俟独明深吸一口气,狞声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原本只是想借助这皇帝小儿的愚蠢,为帝君扫清入主中原的障碍,想不到啊,那皇帝小儿竟然主动招惹老夫……”

    万俟独明“呼”的站起,转身看着这眉目与与大儿子万俟子义相似的小儿子,欣慰地上前拍了拍肩膀,缓缓道:“紫锋啊,紫锋,你终于回家了。这十几年你辛苦了,为了取得‘阴后’姬若艳的信任,为父也不得不忍痛割爱,让你进入魔门,混入月宗。而你果然不负所望,成为月宗百年来最杰出的弟子。但是你也要时刻记得,你是我玄阴门的继承人,是我万俟独明的儿子,万俟子锋。”

    紫锋郑重低头。“儿子,不敢忘怀。”

    万俟独明满意地拍了拍万俟子锋的肩膀,抬头仰望窗外弦月,沉声道:“终于要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为了帝君可以入主中原,取魔帝而代之,也为了师门和你母亲、姑姑的血仇,为父忍了半辈子,终于要吐气扬眉了。”

    提及母亲的时候,紫锋冰冷的眼神终于一动,露出一丝恨意。

    **********

    九月。

    秋高气爽,草长叶黄。

    这个时候,是野兔肉肥味美的季节,也是狐狸觅食的季节;是雄鹰振翅高飞的季节,更是猎人狩猎的季节;所有生灵都将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里,拼尽全力,勇往向前,只为冬日之前多准备些口粮。

    原野如此。

    江湖呢?

    九月的江湖更是风起云涌,在这场生死博斗中,究竟谁才是狐狸,谁又是真正的鹰呢?

    九月九。

    紫金山。

    三圣岛的一个小子,却捧着一把天下绝无仅有的九品神刀,妄言神刀择主,在江湖上兴起波澜,天下用刀好手,无不趋之若鹜。

    九月九。

    紫金山。

    将是百年来江湖上最为凌厉的一场碰撞,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殊死搏斗。

    一方是罗破敌,一方是李慕禅。

    一个魔帝,一个剑神。

    无论哪一方取胜,江湖都是一场腥风血雨。

    相比于剑神与魔帝一战,那“刀皇之争”更像是一场开胃前的小菜,但影响也不容小觑。

    九月初一。

    这重阳之日的两大武林盛事,倒是为洛都城带来了不少人气和财气,洛都城内的街头巷尾,已经出现了大批的武林人士,相比十二元老会时的盛况,更是热闹了数倍。

    洛都城内的客栈已经人满为患,不少民舍都开始打起了出租的招牌,乘着人丁兴旺,年关前多赚几个花销。

    除此之外,铁匠铺的生意是越来越好,所有的武林人士,不管会不会的,都喜欢跨上一把刀,以示自己有夺取“无上天刀”的资格。

    只是这江湖豪客们,脾气似乎都不太好,动不动就拔刀相向。街面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我不好惹”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大火药桶,稍微有那么一点火星,只怕就是血拼的下场。

    难得在中午的时候还能在春华楼订下位置。

    叶清玄点了几个菜,要了一壶老酒,正在这自斟自饮,逍遥自在。

    人影一飘。

    萧不乾稳稳当当地坐在了对面,抢过酒壶,一饮而尽,接着洒然一笑,道:“小子,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叶清玄看着窗外两票人马在街头对峙,头也不回地道:“听说魏大哥和裘非烟来了洛都,你这个时候离开,有点欲盖弥彰吧?”

    “放屁,谁说我是为了躲他们?”萧不乾羞恼成怒,脸色也是涨得通红,“还不是为了你小子?”

    “为了我?”叶清玄诧异看去。

    萧不乾脸色不自然地笑了笑,道:“你想啊,重阳节这么大的一件事,你叶清玄能不现身吗?叶清玄现身,帅天凡怎么办?如果两个人不能同时出现的话,岂不是惹人怀疑?”

    “说的是。”叶清玄没法否认。“所以你要……”

    “所以我得赶紧离开,装成你的样子,在江湖上做几件大事,你也不能闲着,证明我们俩不是同一人……免得关键时刻掉链子,尤其是战东来……”

    提及战东来,叶清玄心中也不由得一紧。

    但转念一想,在罗破敌面前,这个小子算个屁……

    于是也就了然。

    “如此……有劳。”

    “就这么说定了。”萧不乾逃难似得走掉。

    叶清玄不由得一叹。

    感情上的问题,自己还真没什么能够帮萧不乾的。因为自己也是被乱七八糟的感情弄得乱七八糟。

    唉。

    一声长叹之际,叶清玄的对面又坐进来一个人。

    仅余半壶的好酒,一滴不剩地倒入了对方的嘴巴。

    叶清玄撇了撇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也这么不讲究了?”

    宗轩哈出一口酒气,爽快至极地道:“终于荣升刑廷尉的总捕头,难道不该庆贺一下吗?还要多谢帅兄的照拂……”

    “千万别提我。”叶清玄避之如蛇蝎,道:“游达明和黄明朗两条人命在你身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连累不到你。”宗轩显然心情大好,又唤小二上了两壶好酒。

    “又是多事之秋了。”看着楼下两方人马开始言语激烈,叶清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