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 危险盟友
    “人,不是你杀的?”

    叶清玄一脸疑惑地看着宗轩。

    游达明的府邸灯火通明,神策府和刑廷尉的官差进进出出,勘察现场,而作为两大情报机构的最高负责人,宗轩和叶清玄则独自在游达明主宅一侧的小楼上,泡了一壶茶水,看着下面的人手忙前忙后。

    “人真的不是你杀的?”叶清玄再一次追问。

    他没想到,白天还与宗轩势不两立的两个对手,到了晚上就真的全都送命,就算宗轩再否认,也难以摆脱嫌疑。

    “我有必要否认吗?”宗轩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到的时候,游达明已经咽气了。身上创伤二十三处,都是人体最难以忍耐的位置。他被人用刑了。”

    “那游夫人呢?”叶清玄端起茶杯,慢慢吹着上面的茶叶。

    深深看了这位莫测高深的帅天凡,宗轩淡淡道:“游夫人并无生命危险。虽然身上也有几处重伤,但却并非审讯对象。”

    “没了?”叶清玄淡然又问。

    “还有吗?”宗轩笑着反问。

    叶清玄哂然一笑,道:“你干嘛不说,那女人身上的伤势,比游达明身上的伤要晚了半个时辰,明显是在游达明之后。那个审讯游达明的人有病?在虐待了游达明之后,再弄伤那女人?有必要吗?”

    宗轩笑道:“也许是游达明有骨气,怎么受刑都不肯说,对方才对他心爱的妻子下手,逼他就范。”

    “道理说得通。但你觉得游达明是那种爱妻子更胜过自己的男人吗?”叶清玄笑道,“对付某个人,首先就要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相信游达明是个铮铮铁骨又柔情似水的汉子,他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这种人,不会因为妻子受刑就交代一切的。对方这么做,反倒有些欲盖弥彰了。”

    宗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是刑廷尉的总捕头,知道的秘密太多,想杀他的人也很多。也许是魔门,也许是仇家,甚至,也许是政敌也说不定。”

    “他的政敌只有你。”叶清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他的身份,尤其是与皇帝的关系,如果敌人是……”

    宗轩眼睛放**光,看着叶清玄,笑道:“那就要看他们下一步,是不是要对付你了。”

    叶清玄身子往后仰了仰。“我会给他们制造机会的。”

    “那想杀你的人可就多了。”

    叶清玄与宗轩相视而笑。

    “你怎么弄到手的?”叶清玄目中精光闪闪,话题却突然莫名其妙地一转。

    宗轩是个聪明人。叶清玄也是。

    所以他并没有装糊涂,只是淡淡地道:“你消息很快嘛。发现黄明朗的尸体了?”

    “宗兄现在洛都城内如此风光,总有些人看你不顺眼嘛……”

    宗轩弹了弹指甲,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形象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便是手指甲,也永远那么干净,像是涂了一层薄薄的油。

    “除了我的同门,没几个想要我死。因为我出手,从来都是铲草除根。”宗轩冷冷地一笑,接着道:“想来你也快察觉了,毕竟源赖洲直言是五滴,你手里的怎样看都差了两滴。”

    叶清玄笑盈盈地看着宗轩。

    宗轩自失一笑,道:“天机阁的弟子,存在了千百年,阁中弟子以获得各种稀奇古怪的身份而自豪,其中当然也有远渡东洋,去往瀛洲的……好巧不巧,其中一位便成了瀛洲的机关大师,某一年,奉幕府大将军的命令,制作了几个可以盛放‘樱雨神水’的印玺……而小可,早年对机关构造之学,还是下了一番苦功……”

    叶清玄摇头苦笑。

    想不到世上还真有如此阴差阳错的事情。

    “这么说来,彭道生其实也是你杀的?”叶清玄声音转冷,缓缓问道。

    “何以见得?”

    “因为没有必要。彭道生已经把他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赵封禅杀与不杀,根本对我们的判断构不成任何影响。”叶清玄淡淡说道:“虽然赵封禅有极大嫌疑,现场也发现了瀛洲的死士。但死士嘛,装成瀛洲的忍者也好,身为黑道死士也罢,反正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宗轩呵呵一笑,道:“那你为何判断是我下的手?”

    “一,因为现场只有我和你,我没下手,你嫌疑最大……”

    “二,杀了彭道生,你最有好处……”

    宗轩反问。“什么好处?”

    “面圣。”叶清玄肃容道:“借着杀了彭道生的爆裂手段,制造影响,激化我们与赵封禅之间的矛盾,更因此获得面圣的机会……因为你猜到了,这么大的事情面前,就算我不提及你,皇帝也会把身在现场的你传唤入宫,亲自询问的,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他的皇帝宝座,所以,无论如何,这次的重大事件,是你直达天听的最好机会,而你也的确将其把握住了,你的剿灭瀛洲的计划,的确是雷霆手段,收效甚着。”

    宗轩摸了摸茶壶,茶水已有些微微发凉。

    “那……帅兄打算把我法办吗?”

    “我只是好奇。”叶清玄叹了口气,道:“宗兄这么努力的往上爬,到底是为了什么?”

    “总之绝对不是对帅兄不利。”宗轩伸出手指弹了弹茶壶,噌噌摩擦的轻响中,指尖的刀芒与茶壶摩擦生热,壶嘴中顿时冒起丝丝热气。

    缓缓为叶清玄倒了一杯之后,宗轩缓缓道:“正如我从来不打听帅兄的目的一样……希望帅兄也不要窥视我的秘密……这样,我们俩还能是盟友。”

    盟友吗?

    如果宗轩当了自己的盟友,那他绝对是对自己最危险的一个。

    叶清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最近想要与我结盟的人,还真是多起来了呢……”叶清玄长长呼气,满口茶香。

    “那个人是谁?”宗轩问道。“帅兄一直没有打听那个高手的身份,想来已经有所答案了吧?”

    叶清玄微微一笑,想起那个自己初入江湖便打了数场交道的魔门高手,淡淡道:“的确有这么熟人。只不过有些问题我还没想清楚……他的身份。他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搀和到这场游戏之中的呢?”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