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 换脸人生
    神桐映雪不禁想到,如果这次赵封禅能取胜也还罢了,中原有无数的利益可以让他从容摄取。

    可惜,瀛洲这一次功亏一篑,赵封禅几乎失去了他在中原所有的一切,那么,他的下一步又该如何呢?

    神桐映雪心头一紧,想到这样的赵封禅,大有可能会回归瀛洲,夺取幕府大将军之位,意图东山再起。

    想到这里,神桐映雪不禁心中焦虑,快速向着预谋中的逃匿地点冲去。

    待目光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码头,以及河岸停靠的一艘小船之时,神桐映雪未来得及高兴,忽地打了个寒战,骇然停步。

    朦胧的月色下,一个身材消瘦,手持一柄软剑的人影,傲立前方,目光冷冷地向她望了过来。

    赫然就是在东海行馆拦住自己的那个年轻人。

    想不到最后还是被对方赶上,神桐映雪忍不住颤声道:“你到底是谁?”

    聂星邪上前几步,淡然道:“我叫聂星邪。你们逃不掉的。”语气竟是出人预料的平淡。

    神桐映雪面色阴沉,生硬道:“小辈,你独自一人追来此地,怕是活不过天明了。”

    话音一落,月色映射下的河岸,两个身影倏然而立,与神桐映雪成前后之势,将聂星邪团团围住。

    “母亲。”皇甫泰仁缓缓施礼。

    “姑姑。”说话的另一人,却是赵擎廷。

    看到皇甫泰仁逃脱升天,神桐映雪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接着面色一紧,喝问赵擎廷,道:“你父亲呢?”

    赵擎廷讪笑两声。“父亲……还未到。”

    神桐映雪凤目一立,怒道:“都这个时候,竟然还姗姗来迟……”

    “只怕不是姗姗来迟,而是另谋生路了吧?”随着漫不经心的声调传来,孟源筠扛着“天机棒”缓步而来,一边笑着,一边缓缓道:“以赵封禅的老谋深算,怎么可能告诉你们他真正逃走的方法。你们不过是被他利用的诱饵,目的只是引走我们。嘿嘿,恐怕他现在早已逃之夭夭,亏你们还以为他忠实可靠。”

    “八格,四郎秀吉殿下绝不会抛弃我们的。”

    衣袂破空声中,石舟拔刀斋从天而落,面对众人只是向着神桐映雪深深一躬身,接着怒目瞪着孟源筠。

    只是石舟拔刀斋虽然态度坚决,但其他人都是心里咯噔一下,沉默不语。

    以他们对赵封禅的了解,孟源筠的猜测确是大有可能。

    毕竟,赵封禅可是众人中武功最为高强的一个,若说他会落在众人之后,迟迟不出现……那结果只能是如此。

    孟源筠得意洋洋地扫过眼前众人,朗声道:“既然石舟这老小子都到了,那咱们的人马算是齐了吧?”

    “那还用说?”

    叶清玄缓步在月下河畔的大草甸子上,从更外围拦住众人去路。

    此时,在突出的三角洲上,河畔是皇甫泰仁和赵擎廷,神桐映雪与二人中间隔着聂星邪,神桐映雪后方是孟源筠,而稍稍靠右的一侧,则是石舟拔刀斋,最外围便是叶清玄。

    神桐映雪和石舟拔刀斋要想突破到河边的船上,第一面对的,便是聂星邪。

    不考虑外围孟源筠和叶清玄的支援,此时的聂星邪处于敌方四人的包夹之中,局面可谓十分危险。

    可此时的聂星邪,只是平平淡淡地看着对面的神桐映雪,看不出丝毫的紧张,但他清澈见底的眼神,却看得对方万分的难受。

    皇甫泰仁此时冷笑一声,缓缓道:“破釜沉舟,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母亲大人,石舟君,咱们一起联手,杀了他们。”

    孟源筠一挥手中“天机棒”,沉声道:“说得好。今天这场合,咱们之间也正好新仇旧账一起好好算算。”说完把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扯,露出自己的真容来,只见此刻他面色狰狞,眼中一片骇人的血红,“二十几年前,我孟家的五百条人命,今日就该向你们神桐家好好的讨还了。”

    众人均是一愣,那皇甫泰仁仰头哈哈一笑,道:“原来你就是孟家那不见的孽种,斩草未除根,果然祸害无穷。”

    神桐映雪目光在孟源筠脸上停留片刻,哀声一叹,道:“是孟家的人么?果然有此一报。当年的孟家小姐应该是你姑姑吧,为了幕府的未来,我接近孟家小姐两年之久,日夜学习她的腔调和习惯,两年后,有亲手杀了她,换上了她的容貌……你以为我不痛苦么?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是个温柔的姑娘,一心只为我着想……所以,我换上了她的容貌,便想爱戴她的家人……”

    神桐映雪仰头望着天空明月,楚楚可怜地回忆道:“可惜,谁让你们听说我身怀六甲便要进京?为了幕府的大计,我只好让四哥秀吉杀了他们!”

    叶清玄目光炯炯,冷声道:“诸多借口,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孟家的人已经让你满手鲜血,之后又杀了真正的姬惠瑾?”

    神桐映雪冷哼一声,道:“我杀孟家小姐是迫不得已,但杀姬惠瑾,却完全是她自寻死路。仗着凤仪阁的身份飞扬跋扈,几次欲至我于死地,要不是我为了大计,委曲求全,故意矮着身份捧她的臭脚,我又怎么能够活到生下孩子的时候?”说着森然一笑,“但当我大功告成,生下了仁儿之后,我便亲手制住了她……我亲手活扒了她的脸皮,她痛苦,她哀嚎,她哀求我饶了她……足足七天,她足足哀嚎了七天。咯咯咯……你们没想过,那张漂亮的脸蛋被扒下来之后,里面的模样有多么的丑陋。”

    周遭众人听得都是头皮发麻,但神桐映雪却是露出回忆的表情,陶醉道:“最后的时候,我把一面特别特别清楚的镜子放到她的面前,让她看看自以为傲的容貌变成了什么样……哈哈哈,她竟然当场吓死,当场吓死!哈哈哈……活该!”

    神桐映雪此时的模样十足像是个神经病,就连赵擎廷和皇甫泰仁的脸上,也露出万分的厌恶和畏惧。唯独聂星邪的眼中,流露的却是同情和可怜。

    神桐映雪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从那时起,我便忘了自己原来的面孔是什么样的了……”目光此时转向聂星邪,对这个给他异样感受的青年,惨然一笑,“你呢,少年,你跟我又有什么深仇大恨?”

    聂星邪不曾说话,只是缓缓地摘下自己的人皮面具。

    神桐映雪目光瞬间呆滞,接着露出癫狂的表情,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