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 大局已定
    “九节鞭”狄彬毕竟身手不凡,立即向后飞退,同时全力运劲,透过被执的九节鞭,劲气若长江大浪般往对手攻去,若能借此拖住林南轩,其它人便可趁机出手。

    邓秀与狄彬数十年夫妻,自然心意相通,见丈夫涉险拖延,立即不顾一切地提双刀来援。当她急掠而至的时候,狄彬手中的九节鞭已经被其扯个直,“噼噼啪啪”的气劲缠绕九节鞭之上。

    狄彬与林南轩纯以罡气较量,本就存了受些内伤的打算,但没料到自己全力以赴之下,竟然与对手拼了个平分秋色,难道这个林南轩已经拼尽了真元,以致功力大减了吗?

    心下大喜之下,狄彬连忙运劲猛扯,希望能夺回自己的独门兵器。

    谁知一拉之下,空荡无物,九节鞭骤然离开敌手。

    狄彬顿时想起刚刚常如新遭遇的一幕,哪里不知道自己已然中计,正欲来个懒驴打滚,甩开手中的九节鞭时,猛地一股冰寒气息透手而入,瞬间攻入经脉之内。

    狄彬猛喷出一口鲜血,全身经脉寸寸断裂,宛如秋风中飘零的落叶,跌出去十丈之远,“蓬”的一声,身躯正落在赵封禅的脚下。

    噗,噗!

    嘴内喷出的血液染红了狄彬的满脸,目光中充满了对生命的眷恋和不甘,直直地盯着眼前的赵封禅,右手拉扯住对方的裤脚,放佛有什么话要说,却是始终说不出来。

    赵封禅一脸厌恶,倏然踢开对方拉扯的手,但却蹲下身子,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道:“放心,你的一双儿女,我已托人带回瀛洲。他们十几年后,又会是我幕府最好的死士。他们会为你报仇的。”

    狄彬双目圆瞪,愤怒摇头,放佛极力否认这一切,但喉咙里只是咯咯两声,圆睁着双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八师弟,你不能死啊!”赵封禅声泪俱下的一声厉吼,顿时引得邓秀尖叫起来,状若疯虎般往林南轩攻去。

    对于丈夫的惨死,邓秀已经抛开了对林南轩的一切恐惧,不顾自身安危地与对方拼命,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招式,毫不顾忌自己的性命。

    一时间林南轩给“鸳鸯刀”邓秀缠了个结实,只好改采守势,暂避敌人锋锐。

    假若敌人一上场时全像邓秀现在这般打法,就算是他林南轩,也早就想方设法地保命逃走了。

    此刻戴绝云和石舟拔刀斋本应该趁势助攻,可是两人胆气早衰,又见己方来援的人半个都没有出现,显然给对方截在行馆之外。

    场内的忍军和风云盟弟子则在敌人的穷追猛打下,虽仍能苦撑,但人数剩下一半不到,显然大势已去。

    二人顿时萌生退意。

    要逃走,这就是唯一的时刻了,若让林南轩宰掉邓秀,那时想逃都逃不掉了。

    这时,墙外震天的喊杀声中突然传来一阵欢呼,一个声音大吼道:“逆贼周廷栋授首,首级在此,从逆还不早降?”

    傲立墙头的薛人神将手中周廷栋首级一丢,顿时引来一片惊呼之声。

    瀛洲武士和忍者本就是死士,暂时并无退意,但被收买的一众武林人物,立即知道大势已去,先是有一两人转身逃走,接着立即雪崩一般,引起这批二百多人集体出逃。

    这顿时成为压倒场内众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石舟拔刀斋与戴绝云对了个眼色,呼啸一声,分向两侧的墙头全速掠逃。

    赵封禅心中一叹,身躯在人群中闪了一闪,消失不见。

    其它人见领头的作鸟兽散,谁还肯不顾小命,一声发喊,分往四方逃去。

    “休跑了赵封禅!”叶清玄一声高喝,流星般紧跟追去。

    这个阴狠毒辣之人如果不除掉,恐怕日后必然后患无穷。

    其它人则是杀得兴起,亦是穷追不舍,刹那间场内只剩下对战着的林南轩和邓秀,还有就是满地的死和伤重不起的人。

    人影乍合倏分。

    林南轩剑回鞘内,凝神运气调息。

    他虽大获全胜,但真元亦损耗甚钜,没有十天半月,休想完全回复过来。此战实是他平生以来,最艰苦的一战。

    “砰!”的一声,邓秀仰跌地上,前额现出一道血痕,步上丈夫后尘。

    半空中源赖洲不甘的一声怒吼,身形展到极致,向着一个方向逃遁。

    早已调息片刻的紫衣侯,立即揉身而上,与萧不乾和晁狂徒一起,锲而不舍地追击而去。

    林南轩深吸一口气,紧随而去。

    **********

    瀛洲武士和忍军,选择了顽抗到底,而归附的中原武林人士,则选择了逃匿。

    四散而逃的人群实在太过纷乱,几个起伏之间,赵封禅就已经消失不见。

    被聂星邪拦住的姬惠瑾,不,真名神桐映雪的幕府公主,二人也不见了踪迹。更诡异的是,就连孟源筠那个货色也不知去向何处。

    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一闪,似乎是石舟拔刀斋那个老货,叶清玄暗一咬牙,立即跟上,希望能从他那里顺藤摸瓜,找到失踪的赵封禅。

    姬惠瑾在黑暗里掠越田野,终在洛都城外东方八十里的一处洛水河畔停了下来。

    她脸色苍白如纸,站了足有半个时辰,功力神态才回复过来。

    松了一口气,总算捡回一命。

    这一次的损失之大,恐怕瀛洲百年都难以恢复元气。尤其当年挑选的数批最有天赋的儿童,此时起事,将他们尽数发掘,可谓浪费了瀛洲所有气运。这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挽回的。

    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无力之感。为了这一次的大计,自己的付出之多,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而赵封禅自作聪明的举动,还有东院君的身死,都让她心有余悸。

    为了父亲的大计,姬惠瑾和赵封禅齐齐放弃了自己神桐映雪和神桐秀吉的身份,这个秘密连身为兄长的东院君都没能尽知,但想不到最后却成了令东院君身死的原因之一。

    赵封禅……

    那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为了自己的地位和野望,可以杀死任何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即使那个人是他的至亲。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