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章 明月当空
    此时林南轩的对面,分别有赵封禅的左掌右剑,戴绝云手上一对飞镰、狄彬的九节鞭、常如新的断金剑,仇忍的链魔锤、练金铭的飞云镖、邓秀的鸳鸯刀,配合瀛洲高手的突袭,亦全力往对面云海攻去。

    各人心中都抱着同一念头,就是任你林南轩如何厉害,总只是一个人,怎可应付这么多高手的联手强攻,只要解决了对方,或是有两三人抵住攻势之后,其它人便可抽出身来,杀尽东海之敌。

    众人中只有赵封禅留起了三分功力,不敢放尽。

    这老货向来厮杀不出全力,只为保全自己。更何况当日曾见过路未霜与林南轩的数招交手,虽然未能赶至,但能让路未霜那个狂妄的半步神话高手闭口不谈的交战,必然有其异处,而当年他更曾亲眼见过碧岚神剑在林南轩的手上又是如此的鬼神莫测,又是何等的厉害可怕。

    即便如今数十年不曾见其出手,但这家伙只会更强,绝不会变弱。

    本应与叶清玄并肩作战的聂星邪和孟源筠,看着盖天铺地卷往敌人的云海剑罡.一时目定口呆,根本不知如何插手,听到叶清玄传音过来道:“其他方向!”

    二人如梦初醒,仗着独步武林的轻功,立即飞身出去,奔向东西北三个方向厮杀声最激烈的地方,支援压力颇大的己方人马。

    **********

    龙卷风的最深处,源赖洲与归海一真,身躯在罡气制造的旋风中不断冲击。

    任凭半空中无落脚之处,但二人却如神仙一般,只是借助罡风的浮力,便毫无下坠之势。

    紫衣侯面色更是苍白。源赖洲一双眼神兴奋之情,也越来越是狂热。

    二人目光凝注着对方,便是泰山崩于他两人身旁,他们的目光也绝不会为之移开片刻。

    忽然,紫衣侯率先攻击,平平一剑削出。

    这一剑剑势绝无丝毫诡奇之变化,但剑尖寒芒颤动,眨眼间已急震二十余次,将源赖洲前胸、双胁、下腹、喉头、上下三十四处大穴,俱都笼罩在这一剑攻势之下,但剑势却绝不击出,明是攻式,其实却乃世上最妙之守着。

    源赖洲手腕转动,掌中天业云刀,连变数十个方位,抵住对方的一剑之威,任凭他半步归虚的功力压过紫衣侯一头,却仍不敢在紫衣侯的攻击下运剑反击。

    砰然交锋,龙卷风罡气更是凶猛数分。

    紫衣侯、源赖洲交换一招后,身形又自恢复原来形态,脚下东海行馆内早已战成一团,就算变局再大,此刻也与二人无关,甚至源赖洲都不敢替自己一方焦急,认为任何的分心,都有可能造成自己的失败。

    紫衣侯,果然不愧天绝榜第四的排名。

    虽然不如他的半步神话境界,但短时间内依旧可以相抗衡。

    以他瀛洲第一武士的眼力,更专门研究过中原武林的各门派剑招,但依旧被归海一真的这一剑着迷。

    乍看只觉紫衣侯这一招乃是扬州柳家中的第一招“春风乍动”;再一看又觉此招与长空照剑门中一招“云霞初生”有此相似;仔细一看,却又觉此招竟是“一剑山庄”不传之剑中的一招“光龙显影”中蜕变而出;最后又觉此招实是与东海听潮阁的“会教东海一时平”一般无异。

    这四招俱是各大门派中攻势最最凌厉之招,紫衣侯一剑中能包含这四招之精髓,已足令人惊怖。

    “好剑法!”源赖洲由衷赞叹,“现在换本宗出招了,且看紫衣侯能否接得住。”

    紫衣侯洒然一笑,道:“来吧。”

    轰!

    话音刚落,源赖洲举刀过顶,成大上段势,凌空踏前一步,身躯随着刀光一闪,怒声道:“一之太刀!”

    贯彻天下的一道刀气,劈开龙卷风,刹那间威力无匹地现在紫衣侯头顶,一刀斩落。

    天空中风雷滚滚,这一刀放佛开天辟地,斩裂时空。

    紫衣侯须眉皆动,大喝一声,脚下罡气波纹荡漾,刹那间如同平步大洋之上,浪涛滚滚,威势足与天地一教短长,手中长剑一声龙吟,宛如神龙破开海面,龙口衔珠,放出日月同辉的光芒。

    在源赖洲眼中,这一剑又是大大不同。

    不但包含了灌江口杨家二郎所创的中一招“河清海宴”;儒林书院传下之中的“齐拜圣贤”;东海听潮阁的“龙围风守”;太白剑宗的“月破飞花”,以及大禅寺中的“八方风雨”,这五招中之精髓。

    这五招无一不是天下武功中守势最最严密之势,紫衣侯这一招,竟又将这五招中之精粹兼容并蓄,使出这一招“蛟龙破海衔日月”的惊天一式,源赖洲除了与对方硬拼一记,试问还有谁能在这一招下连续进攻?

    更何况这一招虽是守势,却又将攻势含蕴其中,虽稳健不失凌厉,虽细密却不失柔弱。

    这一招,妙用无穷,已够普通人学上一生。

    啵——

    宛如在天空中爆开了一颗云爆弹。

    凌厉无边的罡气团骤然在二人交手的地方迸散开,罡气当过天地,掀飞了方圆二十里以内所有屋顶的瓦片,更有不少不结实的建筑为之倾倒。

    半个洛都城,为之震动。

    **********

    “叮叮叮!”一连串清响,碧岚剑难分先后地或点或劈,或刺或扫,毫无道满地击中了向他攻来的十多种不同武器。

    被碧岚剑击中者,不论强若赵封禅、石舟拔刀斋、白衣忍者,或是较弱者如狄彬、邓秀、戴绝云等人,无不躯体猛震,所有后手都展不开来,便被迫得往后跌追。

    众人中只有一名神秘装扮的人物被碧岚剑巧妙一拖,不退反进,移前两步。

    剑气构成的云雾瞬间凝聚,化成一点剑芒,直直地点向对手胸前。

    林南轩面目深沉,冷喝道:“藏头露尾之辈,还不给我现身!”

    那神秘人拼尽全力施展救命绝技,堪堪抵住对手看似一点繁星般的剑招,哪里还有闲暇回答。

    赵封禅等人一见,顿时心知不妙,狂拥而上,希图能挽回神秘人的危难。尤其石舟拔刀斋和另一白衣忍者,攻击最是不要命的凌厉。

    可惜木已成舟,又有何人能在林南轩手下逃出生天,就在就在石舟拔刀斋和白衣忍者两人堪堪赶到时,那神秘人一声娇呼,脸颊上一片面巾分成两半,缓缓落地,露出一张如花容颜。

    林南轩哈哈一乐,道:“我说身形如此相熟,原来是瑾妃娘娘驾到。如此我便送你去地下,向皇甫敬明赔罪去吧!”

    林南轩一剑挑起,姬惠瑾带着一蓬血雨,打横飞向身后救援的两人。

    “公主殿下!”

    石舟拔刀斋悲呼一声,上前抢夺尸体。

    蓬!

    但令人惊诧的,明明尸身抛飞的姬惠瑾,尸体突然冒起一缕白烟,化为一具胸口破开的稻草人。

    “替身!?”石舟拔刀斋惊喜莫名。

    林南轩眼睛一眯,低喝道:“瀛洲忍术?公主?”

    林南轩目光横扫,倏然盯住稍后方一名普通打扮的蒙面忍者,怒声道:“你到底是何人?”

    哈哈哈……

    姬惠瑾腾身后退,第一个脱开林南轩的缠斗,娇声道:“瀛洲幕府大将军之女,神桐映雪参见林阁主。”

    林南轩冷哼一声,道:“瀛洲贼子乱我中原,该杀!”

    剑光暴张,再次把其他想要退出剑气云海的敌人卷了进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