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 对峙待战
    林南轩简单吩咐,待华子兴和乐浪两人答应后,又道:“只要东海行馆内一动手,我负责作开路先锋。晁狂徒与武啸山居左;不乾兄与金环照、邬章白居右;师兄率领薛兄和习兄殿后,其他高手居中,看情况应援各方缠战,无论任何情况,均不可离阵独自作战。”

    众人欣然应诺。

    明月当空。

    果然秋意爽人。

    远处静霭的夜空下,轰然一声巨响,东海行馆的大门方向,顿时一片火光冲天。

    喊杀声隔着数条街道都清晰可闻,无数黑影从四面八方齐齐涌向了东海行馆,那阵势只怕两千人都止不住。

    想不到瀛洲一方竟然可以凝聚如此多的人手强攻东海行馆,所有人都是惊诧出声。

    看来今夜必将是一场恶战!

    林南轩仰天一笑,迈开步子,悠然自得地往东海行馆的方向走去。

    众人忙随在他身后。

    恶战来临!

    **********

    杀!

    正门方向的轰鸣声响起之际,喊杀声几乎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无数人影向着东海行馆杀来。

    瀛洲一方不但在洛都城内布置有大量的武士和忍者,更有不少被收买的中原武林人物,甘当走狗,最是凶神恶煞地首先杀来。

    “迎战!”

    紫衣侯面带一丝冷笑,洒然一挥手,四周弟子应声而出,分别杀向四周扑至行馆的瀛洲人马。

    紫衣侯昂然阔步,直面正门杀来之敌。

    放佛事先安排好了的一般,双方最核心的人员,全都布置在了最正面的地方,尤其对峙在了东海行馆前方的小广场之上。

    紫衣侯两手背后,闲适地走到广场前方的高高台阶之下,柳轻烟和方朝雪随侍左右,乔翁手持木杖,站立身前。叶清玄略迟半步,傍在乔翁左侧,其他人则依紫衣侯早先指示,在广场临近主宅的一侧结成阵势。

    隔着小小广场,对面的瀛洲人马也是站满了人,分作三重。

    最前方的是源赖洲、赵封禅两大绝对高手,而宗轩更是白衣红缨刀,率领一众刑廷尉高手,施施然地站在一侧,与瀛洲人马稍稍隔开一段距离。

    源赖洲身后,石舟拔刀斋最为显眼,当初护卫东院君身侧的白衣忍者相伴左右,风侍身形赫然在列,除此之外,许多在中原不知名,但在瀛洲绝对家喻户晓的各路高手,不下三十人。

    而赵封禅身后,风云盟十三太保仅存的六人,“双飞镰”戴绝云、“断金剑”常如新,“九节鞭”狄彬、“鸳鸯刀”邓秀、“链魔锤”仇忍,“飞云镖”练金铭这批归虚境的大高手,系数在场。

    排在他们之后的是近百名被招揽的黑白两道好手,不少人都是头巾遮面,不露行藏。

    最后方则是一色黑色劲服的瀛洲忍军和灰白两色劲装的风云盟弟子,由两侧延伸开来,直排至宽大的广场两侧,人数达五、六百人之众,密密麻麻的,像个铁钳般紧紧威逼着步到场心的敌人。

    稍后一点的地方,更有数百瀛洲忍军夺取了屋顶、墙头和门侧小楼等制高点,同时现身,人人手持弓弩等远攻武器,如临大敌。

    目测正前方的敌方人马,人数就超过了一千,勿论还是其他三方已经杀进东海行馆的人马。

    在人数上,东海一方人马实在大大吃亏。

    只是叶清玄目光瞥过宗轩波澜不惊的面孔,暗自一笑。他早已看见,宗轩等人马故意与瀛洲拉开一段距离,而周遭的墙头制高点也好,更有不少刑廷尉的秘密高手露出行藏,看似把箭弩对着内里,其实都是早作的安排,关键时刻反戈一击。

    源赖洲朗声一笑,目光炯炯地瞪着归海一真,用他那怪异腔调说道:“呦噫,呦噫,归海一真,你我双方交战数十年,今天晚上你是躲不了的。”

    看到对方人人兵器出鞘,严阵以待的样子,紫衣侯哑然失笑,懒洋洋地道:“源大宗气势汹汹,看来今晚是势在必得了。若是归海不奉陪一番,只怕大宗也是寝食难安了吧。”

    “说得好。”源赖洲双手从怀里探出,握住了腰间的天业云刀,沉声道:“今晚,我必取你首级。为我大瀛洲兴盛之贺。”

    咚咚咚……

    一阵瀛洲鼓响,人群中一名身穿白色上衣及红色绯袴、手持神乐铃的巫女盈盈上前,曼妙的瀛洲音乐声中,叮铃铃的铃声在源赖洲周身响了一遍。

    此女生得娇小俏美,乌黑的秀发长垂肩後,身材玲珑浮山,雪肤冰肌,面目凝素而庄严,自带神圣之感,放射出无比的魅力。

    不过片刻,音乐一收,巫女盈盈一礼,檀口轻开道:“日照大神已经赐福源大宗,祝源大宗旗开得胜。”此巫女说话时,露出皓白如编贝的牙齿,极之迷人。

    “多谢樱雨神宫赐福。雪子,请靠后!”源赖洲少有地露出温柔之色,显然这位樱雨神宫的巫女,与源赖洲的关系匪浅。

    叶清玄神色一动,目光在巫女身上流连片刻,犹记得真田龙彦那小子似乎当初提过这个名字,但又不太肯定眼前的巫女,是否是那小子的旧情人。

    作为幕府源赖洲之下的第一高手,石舟拔刀斋冷冷道:“紫衣侯,你设计杀死了东院君,与我幕府大大为敌,今天你休想再有机会看到明天太阳。”

    一提及东院君的身死,顿时引得全场瀛洲武士的集体怒喝。

    纷纷按住刀柄,全都是一副生死相搏的态势。

    只是面对紫衣侯这位给他们留下太多可怕回忆的生死大敌,他们虽是人多势众,但却无人不手心暗冒冷汗。

    叶清玄不由得冷笑一声,淡淡道:“石舟兄,东院君的死可怪罪不到我们头上。而且你也早就知道,有人眷恋瀛洲幕府大将军之位,设计杀死了东院君,好取而代之,诸位所谓的尽忠,不过是成了他人手里摆布的刀剑,别说这次难以回去,便是回到瀛洲,只怕幕府的大将军也要换成他人了。上一次与石舟兄没能分个胜负,紫衣侯这里你是没有资格交手了,不如待会你我再分个高低,如何?”

    这番话阴损之极,纵是石舟拔刀斋早有定计,亦很难下台,双目登时杀气大盛。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