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秋夜将至
    山侍死了。

    就在皇甫泰仁被江霁月救走的时候,服毒自杀。

    叶清玄、聂星邪和孟源筠三人一身狼狈,仗着鬼神莫测的身手,悄没声息在洛都城的民居上走壁飞檐,迅速移动。

    回头远望,兴元王府的冲天火光已经惹得半城轰动。

    街头上人头汹涌,不时有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三人在西子湖畔停下来,互看一眼,均有大快人心的喜悦。

    西子湖畔,岸柳虽已萧瑟,但秋风正爽,河水潺潺,几叶扁舟泛于水上,蓑衣老翁轻啖一口老酒,衔着肥鱼跃上船头的鸬鹚,扇动翅膀,嘎嘎直叫地向着老翁邀功。

    天地一片祥和,哪有大战将至的紧张气氛。

    突然之间,三个人都默默地不说话,静静地看着眼前美景,任凭时间流逝。

    聂星邪突然难得地叹了口气,淡淡道:“如果有一天,人与人之间可以不用刀剑讲道理,我就找一个湖,学这老翁一般,泛湖之上,烧一尾鱼,喝一壶老酒。”

    “这就要退出江湖了?”孟源筠笑问。

    聂星邪笑而不语,只是留恋的神色中,依然放佛看到自己与老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逍遥日子,老妻的容貌忽然变成了蓝雅,聂星邪想着想着,脸色不由一红。

    “原来是思春了。”孟源筠掩口轻笑,转过头来,看着叶清玄,问道:“叶子,江湖事了,你准备退出江湖吗?”

    叶清玄淡淡道:“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怎么退出?”

    二人目光齐刷刷地看来。诧异叶清玄竟然能说出这般有哲理的话来。

    叶清玄尴尬一笑,道:“总之,但愿不动刀剑,平淡度日吧。”

    “任重而道远啊。”

    孟源筠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随手拔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任凭草梗的苦涩味道在味蕾间化开。

    “今夜总算可以迈出去一步了。”叶清玄轻拂圆月弯刀的锋刃,看着上面“小楼一夜听春雨”的诗句,淡淡道:“除掉源赖洲,将是我们走的最坚定的一步……然后是下一个……世间险恶总有根源,若杀一人能救万民,吾当杀之!”

    留恋地看了一眼湖畔美景,聂星邪眼中精光一闪,转身而去,恢复冷然的声音飘来道:“走吧。今夜明月当空,正是杀人的好时机。”

    **********

    山侍和火侍的人头被高高悬挂在了旗杆上。

    林侍因为分尸,故而人头不保。

    东海与瀛洲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地步,如此昭然挑衅,对己方士气是极大地提升,同时也是挑动敌人怒火的不二手段。

    天色渐晚。

    东海行馆的大厅内,所有人静静地坐着,不少人情绪紧张,不停地擦拭着早已铮亮的刀剑,等待最激烈的搏杀时刻。

    “紫衣侯”归海一真悠然自得地半躺在他那张舒服的蟠龙椅上,闲来无事地翻看着一本画意孤本。

    柳轻烟目光扫过闭目养神的“帅天凡”,心中对他早间的行动大为感激。

    明显落于下风的东海听潮阁,在他雷厉风行的进击之后,获得了惊人的气势。

    瀛洲之敌不外如此。

    华灯初上。

    林南轩和萧不乾两人不分先后达一座华宅的屋背上,遥望灯火通明的东海行馆那房舍连绵的院落,相视一笑,充满着真挚相得的深厚交情。

    表面看去,东海行馆浪静风平,瀛洲一方并没有因叶清玄火烧王府的举动而有任何躁动的迹象。

    晁狂徒、武啸山、邬章白、金环照、乐浪、华子兴,以及老公公、薛人神、习炼天和他们率领的几名高手都先后来到他们之旁,阵容庞大非常。

    有林南轩在,每个人都不觉得对方有如何的可怕。

    他们实在难以想象,自家主人竟然与凌云宫关系莫逆,顿时对自家的前途更有信心。再不以为人控制而苦。

    尤其是“虎痴”武啸山,更是神色激动,终于可以为自己正名,抬头挺胸做人了。

    身为两大圣地之一的凌云宫宫主,对武林人士的影响是难以想象的。

    林南轩凝目深注着目标,便像猎人看着猎物一般,双目闪闪生辉,但又带着一种闲适放逸的味儿.说不尽的风流潇洒。

    周围的大部分人,都从未见过林南轩,更不要说是他的出手。但心中的兴奋之情已经溢于言表,能与这样名动天下的无双剑手并肩作战,绝对是无可比拟的荣耀。

    老公公静默上前,看着林南轩缓缓道:“今天你这出手一战,只怕那些藏在暗处的魔头也坐不住了吧。”

    林南轩微微一笑,道:“到了掀开底牌的时机了。百年预谋,无论是魔门,外域,都已经忍耐到了极限。我们以雷霆之势出手,正可将他们引出来。拔除首恶,群魔必可授首。如若他们再隐忍不出,那就坐看我们收拾这些魑魅魍魉吧。”

    萧不乾眼神微眯,指了指远处的东海行馆,道:“今夜之战,必要让瀛洲百年不得翻身。”

    林南轩仰天一笑,道:“正该如此。也正好以此警告其他外域高手,无论何时,中原都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不过今夜一战,绝非想象中的容易。瀛洲预谋多年,此时必然是全力一击,不会有任何藏手,否则百年大计功亏一篑,任凭他们谁都是承担不起。”

    林南轩仰头长叹一声,淡淡道:“都布置好了吗?”

    身后华子兴上前一步,精神奕奕应道:“所有人手,均埋伏在计划中的据点,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敌人进了东海行馆,无论敌人想那个方向突围,我们均有能力将其截下。当然,那些特级高手除外。”

    萧不乾一摆手,冷笑道:“无妨,那些有名有姓的高手,都是我们的下酒菜。你只需负责其他人手便好。”

    “绝无问题。”

    这次行动,林南轩看似随意,其实谋定后动,早有对策。

    林南轩这天下间智计能与卓惠梵相敌,武功可挑战半步神话的高手,油然道:“华子兴和乐浪负责围敌拦敌之责,若逃出来的是敌方的厉害人物,不须逞强硬拚,只须阻他一阻,我们自会追出来取敌之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