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 打上门去
    叶清玄踏出行馆大门,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精神大振。

    此时天色微明,东方天际红光初泛,看样子会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月儿黯淡的光影,仍隐现高空之上,使他记起了昨夜的惊险刺激。

    只可惜未能抓住七皇子皇甫泰仁,否则今日的大战定然会更加别看生面。

    遥望远处皇城的重重殿宇,高阁楼台,叶清玄便大有春梦一场的感觉。想着自己由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几番机遇之后,竟成了名动天下的人物,今天又能在皇城横冲直撞,确是让自己到了此刻仍难以相信。

    行馆两旁的站立的东海弟子,目不斜视,拱手向他致敬,满眼的钦佩与敬畏。

    叶清玄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步下台阶时,柳轻烟在几名东海女弟子的簇拥下,正巧由外而内,迎了上来,见他似要出门,盈盈一礼,问道:“帅大人早安,如此之早便要出门吗?”

    几名女弟子在其身后指着帅天凡推攘娇笑,看着帅天凡眉目传情,柳轻烟冷哼一声,顿时吓得一群莺莺燕燕纷做鸟兽散。

    叶清玄洒然一笑,伸了个懒腰,淡淡道:“不过办点私事。去去就回。”

    说完一拱手,飘然而去。

    柳轻烟看着叶清玄的背影,不禁摇头而去。

    叶清玄的确是有些事要做,也是私事。

    昨天自己耍猴一样的表演,竟然依旧让七皇子那混蛋逃走,想起北方绿林总会被杀的三位当家,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得力干将,叶清玄无论如何都是咽不下这口气。

    更何况,被动挨打总是让叶清玄心里憋屈,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才是让他畅快的唯一手段。

    叶清玄一路晃晃荡荡地走上皇城东北非富即贵的府邸区路上,树荫掩映中,不时可见左方远处的湖泊,反映着闪闪朝阳之光。

    到了地头的街口,一眼看见两个穿着神策府飞鱼服的年轻人,正坐在一个简易棚子里,各自低头吃着一大碗刀削面。

    店老板忙忙叨叨,正快速地包着馄饨。

    孟源筠的身侧放着一杆长枪,聂星邪则手掣长刀,二人不但换了脸孔,更是连趁手的兵器都换了。

    “来了?”孟源筠抬头打了声招呼。

    叶清玄哈哈一笑,直接坐了下来,招呼道:“店老板,来一大碗馄饨。”

    聂星邪即便带着人皮面具,依旧是一副死人脸,冷声道:“一大早邀我俩来此,若是没有好处,有你好看。”

    “放心,包你爽快。”

    聂星邪满意地点头,就着一瓣大蒜,狠造自己硕大的一碗刀削面。

    待一大碗馄饨做好,三人各自闷头吃喝,不言一语。

    “走。”

    叶清玄一抹嘴,拍下一锭十两银锭,带着二人昂然而去。

    “祝三位官爷心想事成。”店老板笑容满面,高声恭祝。

    哈哈哈……

    街头传来叶清玄肆意的大笑声。

    路尽院现。

    看着眼前巨大的院落大门,高墙往两旁无尽延展。

    孟源筠抬头看了眼门上面的牌子,“兴元王府”。

    “七皇子的府邸?”孟源筠舔了舔舌头。

    “怕吗?”叶清玄戏谑问道。

    冷哼一声,聂星邪眼中射出兴奋光芒,猛地飞身而起,冲前一脚踢出,大门那堪他的劲力,门闩折断,门扇也是破碎四射,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

    聂星邪跨门而入,叶清玄随之跟进,同时大喝道:“皇甫泰仁何在,老子奉旨缉拿采花大盗。”

    “真td能乱盖!”孟源筠吐了吐舌头,笑呵呵地跟了进来。

    三人闪电掠进去,只见房舍连绵,他们处身在主宅前的小广场上。

    主宅大门“哗”的一声被推了开来,七名男女拥了出广场,形成一个平月形,把两人围着。

    同时纷乱脚步声传来,四周屋舍之上现出无数身影,俱都是王府护卫精英,其中不乏瀛洲武士和忍者。

    当中一人,正是七皇子皇甫泰仁,在他身旁两侧,三个女子的都是样貌美艳,百媚千娇。

    叶清玄一眼看去,正好看到其中一女,身材气度正是当初化妆成‘茹心’,设计暗杀自己的女忍者。

    只是她此时一身瀛洲和服穿着,藏住了性感的身材。

    而剩余的三名男子,全都是一副瀛洲武士打扮,看其容貌身形,叶清玄竟然依稀想起似乎是源赖洲身旁的“风林火山”四侍。

    “你是风侍?”看着那名差点让自己中招的瀛洲女子,叶清玄淡淡问道。

    “帅大人好眼力。”女子盈盈一礼。

    想不到皇甫泰仁已经不露行藏,公然带着源赖洲的人马。

    此时眼前众人均无惊惶之色,显然对自己一方的人马颇为自信。尤其是皇甫泰仁,昨日与叶清玄一交手,便已经吃了大亏,自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帅大人,清晨到此便打破我王府大门,就算你是神策府的同知,宗人府前皇兄也护不了你的周全。”

    叶清玄仰头哈哈一笑,大喝道:“皇甫泰仁,你的案子发了,本官奉命缉拿洛都城采花大盗,今已查明,你就是案犯。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跟本官走一趟,还是废了你的武功,押送你去神策府的大牢呢?”

    明知道叶清玄是借着官威来血口喷人,晚间又有瀛洲大行动,皇甫泰仁难带被驴踢了也不可能跟他去神策府掰扯。

    皇甫泰仁气得大骂:“就凭你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也敢闯我兴元王府?”

    孟源筠很懂得狐假虎威的气势,闻言大喝道:“神策府行事,见官大三级,就算你是王爷也没用。”

    “八格!”

    皇甫泰仁身侧相貌如狼、身材高大的山侍怒骂一声,因形相特别,非常惹人注目,凶光闪闪的眼睛仔细打量了叶清玄一会,怪笑一声道:“你就是那帅天凡了,看你乳臭未干,竟敢来我山侍面前扬威耀武,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

    在他身旁,年约四十,脸色苍白有如死人的林侍,犹如蛇蝎的眼神冷冷扫过三人,声音平板道:“正好今晚之前热热身,先拿下这小子的人头,向源大宗邀功。”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