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摊开底牌
    源赖洲的一番话,顿时让场面有些尴尬。

    东院君气得额头青筋直蹦,但依旧保持了最佳的风度,哈哈一笑,道:“唉,庆祝岂能无酒?源大宗只饮此一杯如何?”

    源赖洲依旧不为所动。

    这时东院君朝着一旁的赵封禅使了个眼色,赵封禅立即领悟,端起手中酒樽走到跟前,笑道:“源大宗定是不喜此酒,不过不要紧,赵某这里准备了弥足珍贵的西域红果酒,口感不错,绝无酒臭之气,赵某做个东道,咱们三人一起满饮一杯如何?”

    赵封禅直接点明换自家的酒,同时又三人同饮一壶之酒,显然便是为了消除源赖洲的顾虑。

    源赖洲略一沉吟,面对众人直视的眼神,微微一笑,道:“也好,就尝尝赵盟主所言的美酒,不过赖洲只饮一杯。”

    “就一杯!”东院君肯定地道。

    赵封禅哈哈一笑,朗声道:“来人,上酒。”

    在源赖洲冷酷的面容展开微笑的那一刻,整个大厅放佛又活了过来。

    在众人瞩目之下,一个微胖的小厮低头顺目的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个托盘,一堆冰晶之中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酒壶,周边三个月光杯散发滢滢辉光。

    透过酒壶的晶壁,里面殷红如血的美酒清晰可见,冰晶遇空气升腾起淡淡的雾气,一股凉意沁人心脾,众人观之犹如仙境美酒一般。

    赵封禅笑道:“被冰镇过的美酒最是美味,此时温度正好,请!”

    三人各自取了月光杯在手,那端着托盘的小厮连忙拿起酒壶,为三人各自倒满。

    就在三人欲满饮杯中之酒时,源赖洲突然面露疑惑之色,道:“咦?似乎东院君的杯子有些不大干净,要不要……”

    东院君“哦”了一声,笑道:“还是源大宗眼力高明,待我再换一杯。”

    “不必,不必,何必浪费如此美酒?咱们交换一下便可。”源赖洲笑盈盈地道。

    东院君与赵封禅对视一眼,笑道:“源大宗真是忠厚,如此也好。”

    东院君欣然与源赖洲交换了酒杯,三人同时饮了一口,赵封禅叹息一声,道:“赵某估计错误,温度还是不够冷冽……”

    说完用筷子夹了两块冰晶放入杯中,再喝一口,叹道:“哎呀,如此才对嘛。”

    “果真如此?”源赖洲疑惑问道。

    “赶快尝尝!”赵封禅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同样夹了两块冰晶,放入源赖洲杯中。

    源赖洲饮了一口,顿时赞道:“果然风味绝佳,冷冽可口。东院君,要不要尝试一下?”

    东院君看了一眼冰块,淡淡一笑,摇头道:“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味道,虽然有些苦涩滋味,但却让我更加喜欢。”

    “如此……咱们满饮此杯?”赵封禅道。

    “好,满饮此杯。”

    源赖洲毫不委蛇,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只留下少许冰晶。

    东院君顿时大笑,高呼痛快,接着与赵封禅同样一饮而尽,三人对视齐齐大笑。

    成了?

    叶清玄手心见汗,密切关注场内的变化。

    三人干了一杯之后,场面再次恢复原有的热闹,姬惠瑾更是第一个说话,娇呼道:“三位真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此等美酒怎能独享,还不与我们分享一下。”

    “正该如此。”

    东院君哈哈一笑,道:“只是怕赵盟主舍不得美酒……”

    “可惜此等美酒只有一坛,无法痛饮。来人,且把我珍藏的美酒整坛拿上来。”

    声音落时,倒酒的那个小厮连忙回转,不一会便端上来一坛子美酒,赵封禅亲自动手,挨个为在座嘉宾一一满上。

    只是叶清玄哪有心思饮酒,盯着源赖洲看了一会,洒然端起酒杯,径直走了过去。

    心中百感交集,思潮起伏。

    自源赖洲到了中原,先有安忠信和薛宫望两位老人家的中伏惨死,再有对方伤及老刀把子,横行洛都的罪行,这个瀛洲第一武士始终春风得意,而面对源赖洲,他一直处于绝对下风,纵有千般怨恨愤慨,只有硬压在内心深处,自悲自苦。

    一直以来,他最期待的事就是把利刃捅进源赖洲的肚子里。

    自己使手段令源赖洲与东院君针锋相对,只稍泄了积在心头的少许恶气,仍未有较大快慰的感觉。

    假若没有东院君,没有那个身份不明的四叶桐丸的主人,源赖洲还会逍遥多久,尚在未知数。

    但今趟不同了,因为死的会是源赖洲。

    动手的是东院君,自己只算是个帮凶,但只要源赖洲一死,不管东院君身份如何,他都决定这次中原之行,都让他安然返回瀛洲,哪怕日后为敌,但今夜仍算是一场盟友。

    此时,赵封禅正在为其他人倒酒,此地只有东院君和源赖洲二人,叶清玄带着春风般的笑容,道:“两位大人谈什么谈得这么兴高采烈呢?”

    这场宴会,轻松随便,不少人便是站着喝酒,所以三人虽站着说话,兼之又是后席,所以并不瞩目。

    站在席前的东院君和源赖洲都是讶然往他望来。

    事实上两人都是神情肃穆,没有丝毫兴高采烈的味儿,见他到来,东院君立时展颜一笑,道:“帅大人正好来做个见证。还有件事我要特别感谢一下源大宗。”

    叶清玄目光扫过二人,嘴角逸出一丝笑意道:“哦?东院君还有何事要感谢源大宗?”

    源赖洲脸色平静,东院君却是冷笑一声,淡淡道:“我要感谢源大宗这些年来对我的看之不起,也要感谢源大宗在我背后对家父说的那些话……如果没有这些诋毁和看不起,我又怎能全力以赴,有了今日的成绩?”

    摊牌了吗?

    源赖洲果然平静的脸色出了变化,只不过不是愤怒,而是一丝嘲讽。“不必感谢。信秀君这些年看似变化,但其实顽固的很,始终抱着你那窝囊的道理,哪里有我大瀛洲武士的霸气和魄力?我早就跟大将军说过,你这样的无能之辈,当上了幕府大将军,只会让瀛洲就此毁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