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气数将近
    惜花亭内的气氛一时有些黯淡。

    叶清玄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但此刻自己已经傻乎乎地站在这里,想要再走就未免太过刻意,反倒让人不舒服。

    严尹馨沉默片刻,终是将书信收了起来,“尹馨一定将萧师叔的话带到……”

    萧不乾点了点头。“还请转告令师,这辈子是不乾辜负了非烟的厚爱,当年的婚约也不过是为了师门所立,双方何必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呢?难得魏大哥一片痴心,不乾真心祝愿他们白头偕老。”

    严尹馨眉头微皱,淡淡道:“这些话恕尹馨无法带到了。如果萧师叔觉得这句话很重要,不妨亲自与家师说起,要是觉得不重要,也不必让尹馨带话。”

    说完盈盈一礼,竟是看也不看叶清玄一眼,飘然而去。

    留下萧不乾神色微微有些愕然。

    叶清玄看着严尹馨的背影,不由得笑了笑,道:“你不用吃惊,换了哪个女人都会生气。裘大家等了你将近二十年,你连人家面都不见,一句话就打发了,还自作聪明的祝人家幸福,你怎么知道裘大家除了你之外就非得嫁给魏无咎呢?还祝人家白头偕老,你算老几?”

    萧不乾面色一沉,肃容道:“我是真心配不上非烟的,只有魏大哥英雄绝伦,又真心喜欢非烟……”

    “我发现你真的很渣呃。”叶清玄皱眉道:“你不想娶裘大家就算了,干嘛还挂着一副‘为你着想’的面孔,在这乱点鸳鸯谱。你记住,既然给了退婚书,裘大家的一切就与你无关,尤其是感情上的事,你可千万别指手画脚的了。要不怎么说最可怕的就是替人着想的前男友了呢?”

    萧不乾一愣,“什么意思?”

    “没意思,放手了就别管闲事。”叶清玄双手插在腋下,靠在一旁的亭柱上,下巴一扬,道:“闷骚果然不适合谈恋爱,老等着对方出招,什么话都憋在心里……我去帮你把退婚书要回来,有什么话你直接找裘大家去说。”

    “你给我站住!”萧不乾气急败坏,“我好不容易有胆气把这件事摆平,你非要给我掀起来吗?”

    叶清玄讶然,“你真的不喜欢裘大家?”

    萧不乾叹了口气,道:“不是不喜欢,但……也不是那种喜欢。当年我的师傅和薛宫望前辈乃是莫逆之交,两个人喝多了酒,恰好我和非烟随侍在侧,两个老头就这么笑嘻嘻地指着婚配……换你,你乐意啊?”

    “薛宫望那老头我知道,怎么你师傅也这么没溜儿啊?”

    萧不乾一脑门黑线,无奈叹了口气,道:“少废话,找我何事?”

    “哦,对了正事!”

    叶清玄一拍脑门,笑呵呵地道:“收拾收拾,跟我回去吧。”

    “干吗?”

    “陪我杀个人。”

    “凭你和老晁还解决不了?谁啊?罗破敌?”

    叶清玄嘿嘿一笑,道:“我还没那么想不开。嘿嘿,源赖洲大限到了。你不想跟我去看个热闹?”

    **********

    夜晚灯初上。

    瀛洲行馆。

    叶清玄带着晁狂徒和萧不乾第一次由正门进入了瀛洲行馆。

    这一次,不但晁狂徒依旧全身铁甲覆盖,就连萧不乾也戴上了一副银色面具,掩盖了他惊为天人般的帅气样貌,而且向不离身的宝剑也换成了一把折扇。

    这一次,东院君召开的宴会召集了最亲近的人物。据说凤仪也有代表到场,东院君的请帖中,更是再三邀请叶清玄以陛下特使的身份,务必到场。

    叶清玄稍加思索,便确认对方已经准备完毕,要对源赖洲动手了。

    故而特意带了晁狂徒和萧不乾两个天绝高手,以免现场发生什么不测。

    林木掩映之下,瀛洲行馆雅致精巧的房舍鳞次栉比,所有的建筑都隐藏在如诗如画的园林之中,有若仙人隐居的福地。

    叶清玄纵是心情不佳,亦看得油然神往。

    穿过一片小小水塘,假山瀑布,飞溅而下,犹如山水画卷。

    房舍间奇花异草,花浪轻翻,州沿处长廊环绕,质□古雅,蜿蜒曲折,与通幽的小径接连,使人想到能漫步其上,必是流连难舍、逸兴飞扬。

    穿过了一条修竹曲径和经过了两个避雨小亭后,众人来到一座巨大的林中楼舍前。门前空地上,几家早到贵宾的仆人们,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低声谈笑。

    叶清玄一眼便看到了其中的北冥玉琢,宛如一个最卑微的下人,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淡然看着过往人群。

    一名美貌的瀛洲美婢由楼内盈盈出现,向叶清玄施礼道:“帅大人安好,主人还未到来,请叶清玄和诸位随婢女入宴会厅小候片刻。”

    叶清玄丝亳不以为忤,欣然领着两个天绝马仔步入宴会的大厅之中。

    步上登楼的石阶,门内有个供客人摆放衣物和兵器的精致玄关,两名美婢早恭候于此,殷勤服侍。

    之前见过数面的石舟拔刀斋正在此地迎客,见到叶清玄后连忙上前,低声道:“帅君勿怪,此次宴会以宣扬瀛洲中原的和平为主导,故而我家主人肯定客人不能带兵器入场。”

    叶清玄点头表示知道,暗忖这东院君真是想的好主意,借此缴了众人兵器,以掌控局面。而最主要的目标,只怕就是源赖洲的“天业云刀”了。

    诸事停当后,在石舟拔刀斋的引领下,三人进入大厅。

    步入门里,叶清玄环目一看。

    这座大厅装饰得高雅优美,最具特色处是不设座椅,而是瀛洲式样的地席,厅内放满奇秀的盘栽,就像把外面的园林搬了部分进来。

    此时厅内数组地席上已经有几组坐了人,每组由两人至六人不等,十多人都是低声交谈,只是在叶清玄入场的时候稍稍关注了一下,接着便不再理睬,更有几组人的话题明显变成了此时的叶清玄一行人。

    叶清玄一眼便认出了其中几个。

    分别是“剑玄”凌照空,“矛宗”曹胜,“剑魔”北冥无敌,“蛇杖”邢无畏和“兵主”章丘太炎。

    最最应该出现赵封禅,此时却是不见踪迹。

    要不是知道东院君的目标是源赖洲,叶清玄差点都要以为自己的身份被识破,这些人是在此捉拿自己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