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1】杀人灭口
    “怎么可能?”彭道生恼羞成怒,急道:“孟小姐为人清雅如仙,待人温婉,身家清白,她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孟小姐也许的确如此,但如果是她人假扮孟小姐呢?”叶清玄厉声断喝,当即让彭道生呆愣住。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那时候……可是,怎么会……”彭道生完全陷入混乱之中,怔然不知自己已经手足无措。

    果不其然。

    只怕这彭道生与孟贵妃之间不但认识,而且还极为相熟,甚至还有一些感情纠葛。

    叶清玄不顾一旁同样有些诧异的宗轩,直言道:“最近我们怀疑七皇子的身份来历是否有问题,故而查了查孟贵妃的资料,岂知有人先我们一步,将藏宗楼资料付之一炬,查无可查,但这也更证明了我们的猜测。闻之彭先生乃当年护送孟贵妃入洛都的高手之一,故而相询。彭先生,此事疑点重重,涉及到惊天阴谋,万不可大意啊。”

    彭道生露出痛苦之色,深陷回忆中,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她当年已经答应嫁给我的,怪不得突然转变,不但退了婚约,还不肯见我一面……原来,原来……”

    叶清玄和宗轩对视一眼,原来问题真的出在孟贵妃身上。

    彭道生一阵神神叨叨,忽而哀痛,忽而沉醉,忽而愤怒,忽而失神……

    最后,仰头一声长叹,直接奔回座位,将那剩下的半坛子杏花春一饮而尽,接着仰天长笑,兴奋道:“知道吗?你们知道吗?如此说来,孟小姐并非对我无情,也绝非移情别恋,她只不过,她只不过……”

    彭道生将那被人害死的几个字咬了数遍,硬是没有吐出来,最后“哇”的一声,如同一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叶清玄心中一阵恻然。

    一个名闻天下的剑客,苦恋的女子突然移情别恋,可他依旧爱如往昔,但突然间听闻所爱之人依旧爱着自己,只是早已被人害死,无法与他共度此生,无论何人又怎能心无所动。

    “彭先生……”叶清玄上前一步想要开解,却被宗轩一把拉住,缓缓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还是让他好好发泄发泄吧。

    这么多年来,彭道生只怕就是因为那件情事所伤,为人才会变得孤傲决绝,如今心锁得解,若不让他好好释放,恐怕反会憋出病来。

    彭道生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不知凡几。

    再去拿酒坛时,方才发现空空如也。

    “店家,再拿三坛好酒,今日我要不醉不归!”

    彭道生到了最后,笑中带泪,泪中含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高兴还是悲伤了。

    “来,你们陪我喝酒!”

    彭道生高呼一声,拍开酒坛泥封,就邀叶清玄二人饮酒。

    叶清玄劝道:“伤心酒,喝了伤身。”

    “胡说,我这是开心酒,喝了壮体。”彭道生咚咚咚一扬脖,直接痛饮半坛。

    只听他长叹一声,娓娓说道:“当年我与赵封禅陪同皇甫敬明游历江南,后来赵封禅以帮中有事将我支走,想不到竟然就是为了让陛下接近孟小姐。唉,我真是糊涂,当时还想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未婚妻几日之间便要嫁给别人。”

    咚咚咚,又是一番痛饮。

    “为了弄清楚,我自动请缨护送她入洛都,一路无论我如何纠缠,她都不与我见上一面,绝情至此,我心如刀割,更嫉妒她与赵封禅关系突飞猛进,原本她最是讨厌赵封禅的虚伪面孔,当时还想不通前后,如今终于想明白,原来我的孟小姐早已不在人世,那车中的佳人只是涂有她的样貌,却早已换了别人!”

    彭道生一边说着,一边呷吧呷吧嘴,咳嗽两声,似乎嗓子有些不太舒服。

    叶清玄追问,道:“那路上孟家的家仆可有问题……”

    彭道生冷嗤一声,道:“哪里来的孟家家仆,全都是赵封禅一手安排,说是进宫就要找些懂得规矩的……孟家老家仆还没出扬州地界,就全部被遣返了回去。”彭道生说道这里,不自然地扭了扭脖子,声线也有些变音。

    叶清玄和宗轩诧异互看一眼,问道:“彭先生无恙吧?”

    彭道生咳嗽一声,疑惑道:“往日里再喝上几坛也没有什么事,今日怎么感觉……咳咳,喉咙发紧?店家,咳,你给我拿的什么酒?”

    话音传达楼下远处,却没有店家的回复。

    叶清玄先是一愣,接着大吃一惊,猛地夺过彭道生手里的酒坛,仔细闻着却是没有任何异味,正疑惑间,那彭道生脸色发青,捂着咽喉“呃”的一声,却是喷出一口银色的液体。

    啊?

    宗轩和叶清玄顿时大吃一惊。

    “酒,酒里……有,有毒……”彭道生说出此话的时候,已经是七窍流血,不,七窍之中流出水银一般颜色的液体,整个身躯内血管暴涨,眼珠外凸,如同活动的蚯蚓一般越涨越大。

    “樱雨神水?”

    叶清玄目瞪口呆,终于见识到了这十大剧毒的可怕之处。

    “快走!”

    宗轩怒喝一声,一把扯住叶清玄,飞身从三楼窗户一跃而下。

    蓬!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彭道生的身躯如同涨破的气球,血液已经变成水银色的液体,砰然涂满包房,再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

    “赵,封,禅!”

    叶清玄咬牙切齿,即便不用猜,也知道下手的肯定是赵封禅,而主谋之人,也必然是拥有“樱雨神水”的东院君神桐信秀。

    四周已经引来众多人指指点点,不知发生何事。

    宗轩凑过来低声道,“先走,此地交给下面的人处理。”

    叶清玄点了点头,二人身形一展,瞬间隐没在人群之中。

    待二人消失不见之后,春华楼斜对面的一间布庄中,露出两个身影,正是春华楼的掌柜,冷冷一笑,再进去数息时间,便又成了游玩的书生,一路洒然离开此地。

    侧面房顶之上,叶清玄和宗轩冷眼看着二人离去。

    宗轩道:“瀛洲的忍术,其实不过是易容术的一种。”

    叶清玄冷冷道:“不过对方手段高明,没有化妆成店小二,而是装成了老板,避免了直接面对我们时被识破……唉,真是大意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