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0】春华楼上
    八月二十一。

    虽是晌午,但却秋高气爽,天气宜人。

    叶清玄从府邸出来,这一次没有骑马,而是沿着又长又直的街道大步前行。

    艳阳高照。

    洛都实在是个美丽的都市,街道平坦宽阔,房屋整齐,就连每一家店铺的店面,装修得都远比其他的城市精致。

    叶清玄的目标是彭道生。

    最近,听闻彭道生的心情很不好,十二元老会的解散,意味着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辛劳全部白废。

    这样的人,这样的时候,要找他自然得找有好酒的地方。

    忘仙楼主要的营业时间是在晚上,大白天的去处,就只有春华楼了。

    洛都的街头因为多事的武林而热闹非凡。

    不时可以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甚至是域外的高手在这里闲逛。

    一路晃晃荡荡,他想找的人还未见到,却看见很多他不想见的人。

    第一个竟然就是琴素清。

    琴素清也在前门外的珠宝市里闲逛,旁边还有个衣着华丽,满头珠翠的妇人陪着。

    这妇人怕有四旬年纪,应该是某家的主妇,叶清玄却不敢多看一眼。看见了琴素清,他就立刻扭转头。琴素清明明也已看见了他,却也装作没有看见,忽然挽着那妇人的手,坐上了一辆黑漆马车。

    马车上硕大的“柳”字让其恍然,只怕那妇人是那柳梦言的至亲。

    直到马车绝尘而去,叶清玄才缓缓转头,看着柳家的马车远去,不禁皱眉想到卓惠梵的提议,难道自己真要与这女人假意成亲吗?不管怎么说,都觉得是自己吃亏大了一点。

    对面街上,有几个人正在向他含笑招呼,几步外的一群人中,却有个青年以手按剑,怒瞪着他。

    冲他微笑的那些人,有些相熟,其中有两个原本是十二元老会的龙凤高手,只不过当日没有上场动手,算是有了一面之交。

    那个冲他瞪眼睛的,乃是章丘太炎的徒弟,也是岳阳周家的大公子,兵部尚书周廷栋的儿子周子仪。

    眼睛居然很凶,一脸要过来找麻烦的神气。他身旁似乎也是一群纨绔,见到周子仪对叶清玄瞪眼,于是也都是一副挑衅的模样,显然并不认得这位洛都城内名声鹊起的神策府指挥同知。

    叶清玄没时间跟他们扯淡,也不想找麻烦,所以他只向那边几个人点了点头,就匆匆转过身,走上了东面一条街。

    忽然间,一只手从街道旁的一家古玩字画店伸出来,拍了拍他的肩。

    “想不到你还有时间逛街?答应我的事,做到了吗?”

    叶清玄一转身,便看到宗轩似笑非笑的脸庞。

    随便逛街是不会遇到他的,因为宗轩绝对不是个随便闲散的人。

    只怕他已跟了自己一路,知道自己另有目的,故而现身。

    叶清玄无奈耸了耸肩,道:“既然你想捞功劳,搏名声,正好跟我去见个人……”

    **********

    叶清玄和宗轩找到彭道生的时候,他在春华楼的三楼包厢内已经喝了至少一坛子杏花春,脸色红润,微微带了些醉意。

    人心情不爽的时候总想喝点酒,大醉一场,看世间百态就如同一场游戏,非常可笑,故而解脱。

    但如果一个人的酒量很好,喝了一坛子依然没有几分醉意的话,这种时候就非常痛苦了。

    桌子上没有菜,但却还有三个酒坛子。

    毫不在意对面坐下了两个人,彭道生把酒坛子一推,沉声道:“老子现在心情不爽,想问什么,就先喝酒……”

    叶清玄二话不说,拍开一个酒坛的泥封,对着坛口,直接就痛饮了一大口。

    一口气干掉三分之一,方才长舒一口气,笑道:“春华楼的杏花春,果然是好酒。”

    彭道生呵呵一笑,道:“不但是好酒,而且很贵,店家的百年珍藏就这么四坛子,现在一口喝下去的,只怕就价值十两金子。”

    宗轩抱起另一个酒坛子,淡然道:“好酒的价值不在金银,而是看什么人来喝它。就算它价值万金,买回来喂了猪牛,也一样是狗屁不值。就像彭先生手里的‘傲剑’,在一个废物的手里,它就是一把废铁,只有在彭先生手里,它才算得上一把名闻天下的宝剑。”

    “说得好,当浮一大白!”

    彭道生与宗轩端起酒坛,仰头便是一番痛饮。

    两个孤傲绝世的人,两把孤傲绝世的刀剑,想不到这彭道生与宗轩倒是同一类人,却又说不完的话题。

    彭道生斜眼瞥了叶清玄一下,冷然道:“指挥同知大人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这次找彭某有何贵干?”

    叶清玄直言不讳,“想向彭先生询问一下,当年护送孟贵妃入洛都的往事。”

    “那件事?很久了,不记得。”彭道生眉头一皱,冷静答道。

    宗轩诧异看了叶清玄一眼,不明白调查“樱雨神水”,为什么会牵扯到这些事,但想到帅天凡不会无的放矢,深思片刻,道:“彭先生可否回忆一下,这件事对宗某十分重要。”

    “说不记得便不记得,休要聒噪。”

    彭道生露出极度不耐的神色,差点就下令撵人了。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又道:“那彭先生可否说一说,当年因为何事与令师兄赵封禅关系骤然紧张?”

    “关你屁事!”彭道生拍案而起,怒道:“原来你们今天过来是故意找彭某人的不痛快,别以为你是官我就怕了你,彭某人的‘傲剑’面前,就不把你当个人物。哼!”

    话音落地,彭道生拂袖而去,竟是再也不理二人。

    宗轩连忙起身劝阻,却听得叶清玄一声长叹,缓缓道:“昨日宫中失火,藏宗楼被焚烧一空,关于孟贵妃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你说什么?”彭道生身躯一震,转身呆愣愣地看着叶清玄,接着又冷笑一声,道:“这与老夫何干?指挥同知大人该不会认为是老夫所为吧?可笑。”

    “当然不是彭先生所为。只是彭先生就不好奇,是什么人想隐藏孟贵妃的一切吗?”根据手中情报,彭道生与七皇子之间没有任何瓜葛往来,叶清玄只能以孟贵妃试探,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还真有问题。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