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何不放下
    看着东院君几人有些慌乱的离去,叶清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终于,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无论如何,在铲除东海听潮阁之前,东院君一定要根除任何威胁自己继承幕府大将军的威胁,不仅仅是源赖洲的不服从命令,更可怕的是,那个四叶桐丸。

    东院君不是傻子,自然一眼就看出那枚徽记的真伪。

    只是四叶桐丸的主人,令其也是一头雾水,但越是他不知道的事情,就意味着更加的可怕和更高的可能性。

    皇甫泰信哈哈一笑,拍着叶清玄的肩膀,赞道:“做的不错。”

    言罢,朝着卓惠梵深深一礼,昂然而去。

    外面自有老公公带着护卫随从而去。

    万俟独明最后也是向二人一礼,沉默不言的回府。

    至始至终,此地都像是没有这么个人一般。看似心灰意冷,但叶清玄却是心中凛然。此等人物越是如此,就越说明他会有什么后续手段。

    只是不知他是否察觉他儿子的死与自己有关呢?

    “呵呵,帅大人似乎对万俟独明很感兴趣呢。”

    卓惠梵轻轻地一句话让叶清玄瞬间回神,闻言微微一笑,道:“只是看一个孤寡老者白发人送黑发人,颇有些同情罢了。”

    卓惠梵妙目中露出一丝精芒,但叶清玄笑而不语,即便她心中有所怀疑,也套不出什么话来。

    “今天作为,是陛下的主意吗?”

    “非也。”叶清玄一口干了杯中清茶,淡淡道:“只是不爽瀛洲人的做派,故意为之。”

    “不是为了柳轻烟?”卓惠梵面容一松,掩口轻笑。

    叶清玄心中一凛,看来自己的行动时时刻刻都有凤仪阁的人暗中监视,一步踏错就有倾覆的可能。

    只不过……

    此时卓惠梵掀出这张底牌来,只能说明她们对自己黔驴技穷了。

    “什么事都瞒不过阁主的火眼金睛啊!”叶清玄长叹一声,索性全然承认,“不过有美女请托,这件事与我又没有坏处,于阁主也是坐收渔人之利,何乐而不为呢?”

    “说的是。”卓惠梵淡淡一笑,道:“瀛洲人在中原打死打活,收益的只会是我们中原。帅大人不愧是国之栋梁啊。”

    “阁主谬赞。”叶清玄恭敬一礼。

    卓惠梵双眸深深看了叶清玄一眼,沉声道:“只是帅大人有如此为国为民的抱负,为何才进入朝中效力呢?我记得当年可是命姮素雅招揽过大人吧?”

    叶清玄无奈摇头苦笑道:“天凡少不更事,自以为天下才俊舍我其谁,但自从有了叶清玄和战东来之后,天凡幡然醒悟……要对付他们,没些臂助恐怕难以长久。”

    卓惠梵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叶清玄却是心中一紧。

    老妖婆心中已然起疑,自己这番说辞也不知道能不能被她接受。

    如果一切从阴谋论上说,自己竭尽全力要弄死源赖洲,得到最大好处的不单单是东海听潮阁,同时也包括南朝的众人。

    “帅大人觉得素清这孩子如何?”卓惠梵端起茶杯,看似无意地问道。

    “素清师妹……很好,很漂亮,尤其善解人意。”叶清玄笑着答道。

    卓惠梵露出一丝你懂的表情,柔声道:“一个人只有爱上一个男人之后,才会真正的变温柔,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这就是表忠心了。

    叶清玄此时哪敢拒绝,微笑道:“但凭阁主做主了。”

    这是卓惠梵明码标价的最后一次招揽,叶清玄心中清楚,如果自己再次拒绝,不论自己真实目的是什么,凤仪阁都会将他当做敌人对待,不惜一切手段,将他废掉。

    面对这样的结果还太早,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掉。

    首先就是源赖洲。

    “好。”

    卓惠梵终于露出欣慰的一笑,起身道:“你们的婚事我会亲自操办,成我凤仪阁供奉之后,不管是叶清玄还是战东来,要生要死,都是你一句话的事。”

    卓惠梵转而离去,叶清玄头大如斗。

    琴素清好糊弄,关键梅吟雪那里怎么交代?

    **********

    夜已深。

    青灯古佛,圆月渐缺。

    月影阑珊之下,一个小和尚端着斋饭进入到了这间残破的禅房之内。

    “施主,吃饭了。”

    轻轻的呼唤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看着桌上午膳一筷未动,小和尚微微皱眉,看了里面蒲团上背对自己的身影一眼,无奈地暗自叹息。

    这个怪人不知因何事苦恼,困顿在此已有月余,从他到来那日起,竟是滴水未进,粒米未食,若是常人只怕早已亡故,偏偏他就坐在这里一动不动,若非不时叹息,还以为其人早已死去。

    按照方丈的吩咐,小和尚又在香炉内燃起一支龙涎香,香飘烟迷离,月光灯光在烟香中亦变得迷离,就连灯前那尊古佛也没有例外,隐隐约约的骤看起来,仿佛就真的是一个九天仙佛突降凡尘。

    闻着这大禅寺调配的极品龙涎香,小和尚精神不由得一振,舒服地深吸了一口气。

    一声叹息突然从堂中响起。

    “难为小师傅又浪费一支龙涎香了。”

    大禅寺的龙涎香,清神醒脑,助益行气,对人体内各种暗伤都有极好的疗效,同时还有续命之作用,弥足珍贵。

    小和尚不知蒲团上的到底是何人,虽然也觉得方丈有些浪费,但依旧施礼,沉声道:“小沙弥一切都是按方丈指令做事,施主不必挂心。”

    “不必挂心吗?”李慕禅看了看手上的一叶信笺,微微叹息道:“谈何容易啊……”

    小和尚挠了挠后脑,诧异道:“很难吗?”

    李慕禅嗤笑一声,道:“小师傅长大一些,去到红尘之中,才有机会领略。”

    小和尚施了一礼,淡然道:“施主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吗?”

    “逃不得,忘不得。”

    “何不放下?”

    小和尚端着之前一筷未动的托盘,一边往外退去,嘴里一边嘟囔着:“反正解决不了,愁有何用?如果问题能够解决,愁又有何用……不如放下。”

    小和尚说完,人已经走远。

    “放下?”

    那带着一叶枫红的信笺上,带着李慕禅熟悉的香味,那令他魂牵梦绕数十年,一夕得到,半生疏离的香味,若即若离,上面娟秀地字迹写下一行小字:“佳人已随清风去,明月圆缺终不悔。”

    这信笺上的字迹,李慕禅不知读了多少遍,但每次读来都如同失去魂魄一般地呆滞,最终两行热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

    她——走了。

    她真的走了……

    李慕禅双手颤抖地反复看着那一行小字,宛如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他知道自己真的失去了她,不但失去了她的心,更失去了她的人……

    但是——

    李慕禅却又破涕而笑,因为最后的那句“明月圆缺终不悔”,为了这一句而又开怀大笑,笑中饱含着眼泪,悲伤中带着欣慰。

    “明月圆缺终不悔”。

    这些年,她虽然怪他,但终还是念着他,不悔嫁给她……

    冷漠数十年的她,最终变得不悔;后悔了数十年的他,在这一刻,也变得不悔。

    逝去依旧美丽。

    毕竟二人有过一段美丽的记忆,那是他和她的生命,曾经互相拥有,却又一遭失去。

    天下第一的李慕禅,天下第一的宁惠茹。

    不为过去留恋,不为现在伤心!

    放下!

    心结已解,放下又有何难?

    外间传来一声轻叹,无念禅师敲着木鱼,一边歌诵,一边远去:“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以自然。故,顺其自然,莫因求不得而放不下。”

    声音了,人已渺。

    佛殿大堂之内,独留李慕禅一人坐在蒲团之上,手握信笺,独自落寞,悲戚至天明。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