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驱虎吞狼
    叶清玄一席话,顿时让所有人一愣,齐齐看向了叶清玄。

    东院君神桐信秀脸色阴沉,沉声道:“哦?请帅大人明示,本君何处做的不妥?”

    叶清玄轻轻整理了一下衣襟,好整以暇地道:“洛都乃本朝国都,院君原来是客,陛下以主人招待客人,乃是礼数。但客人在主人家中也不好太过随意吧?即便院君与东海之人有仇怨,最起码动手之前也应该与这里的主人打声招呼,否则打坏了主人家的东西,败坏了主人的名声,此等恶客恐怕不太会受主人欢迎。”

    叶清玄虽然以主客身份比喻双方所处位置,但其实已经说的很是浅显直白。

    说白了,洛都的主人在此,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为所欲为了?东海听潮阁的人是受邀参加的十二元老会,如果因此在洛都丧命,丢人的是朝廷和凤仪阁。

    一直沉默不言的卓惠梵此时突然说道:“此事……的确是院君操之过急了。”

    卓惠梵都已说话,原本还想争辩的东院君顿时沉闷地坐了下来。

    场面一时沉闷,坐在东院君身后的那个白衣忍者,再次倾身向前,手指在东院君的背后不知划了些什么内容,东院君眉头紧锁,沉吟片刻后,终于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们双方不如就此谈妥结盟事宜,签订同盟国书。”

    “这个……”

    皇甫泰信深吸一口气,端起茶杯,深深看了叶清玄一眼。

    叶清玄插言道:“订立同盟国书并非不可,只是不知道东院君想要得到什么,又能给予我方什么好处?”

    话说的如此直白,便是卓惠梵和万俟独明也不由得看了叶清玄一眼。

    叶清玄犹如未知,这等军国大事,还是越清楚越好,不必为了脸面讳莫如深。

    东院君点了点头,道:“快人快语。只是不知道帅大人的话可否代表……”

    “代表朕的意思。”皇甫泰信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中快意非常。

    你狂,你再狂也只配跟我的属官谈条件,想跟朕平等谈判,还没有这个资格。

    东院君压下心中怒火,沉声道:“我瀛洲,只要东海属国三十二岛,对中原并无半分进犯之意,如果贵方答应这个条件,我瀛洲幕府愿派遣全部武士,助贵方平叛。”

    “那先期条件呢?”

    “助我等取下归海一真首级。”

    东院君微微激动,说道:“只要归海一真授首,东海国三月可下。”

    “听起来不错。”叶清玄微微一笑,东院君等人自是得意洋洋,不过他脸色一沉,又道:“可是你们得到的,都是现成的好处,我们的好处未免远了一点吧?这并不能令人信服。”

    “什么意思?”东院君面沉如水。

    叶清玄哈哈一笑,道:“很简单。便宜都让你们占了,日后你们翻脸无情,不承认这份国书,两国交战,我们又能为之奈何?”

    “我大瀛洲武士说话算话!”东院君顿时大怒。

    “对不起,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东院君而不是幕府大将军……”

    东院君倏然立起上半身,猛地按住腰间武士刀,狞声道:“你敢看不起我!”

    叶清玄往前探了探身子,凝实对方双眼,冷笑一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两国之间?东院君,设身处地想一想,你会不会也有如此担忧呢?”

    卓惠梵和皇甫泰信原本紧绷的身躯同时松弛了下来,想不到“帅天凡”这小子如此可以把控场面,几句话之间就挑拨得东院君大失方寸,于是各自轻松,把谈判的事宜全部由着叶清玄主导,大不了在做决断的时候,才匡正错漏之处。

    一旁的万俟独明沉默不语,仿佛这激烈的言辞交锋与他毫无关系,只是一双眼睛望着眼前的地面,时不时地闪过一缕不明所以的光芒。

    “那贵方的意思是什么?”东院君艰难问道。

    “很简单,我们可以答应贵方的条件,在东海听潮阁一事上袖手旁观,但好歹东院君的立场也要做出些实质动作,证明你说话的分量在瀛洲足够权威。”

    一旁的石舟拔刀斋忍耐不住,沉声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家东院君本就是下任幕府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可能不够权威?”

    叶清玄仰头大笑一声,缓缓道:“这话说的有点大扯了吧?最起码在我们看来,洛都城内的就有瀛洲人不听东院君的号令,视东院君如无物。”

    “谁?”石舟拔刀斋冷声喝问。

    “源,赖,洲!”叶清玄一字一顿,立时引来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卓惠梵露出深思表情,因为她也想不到,这个“帅天凡”的目的竟然会是源赖洲。

    那个人……

    虽然是自己的臂助,但这个盟友并不稳固,尤其在解决完南朝的敌人之后,恐怕与龙萨顿珠、纳兰成吉一样,都是威胁自己统治的强力敌人。

    此时与外域强者的同盟,只是暂缓之策,一旦共同敌人解决,必然是他们之间兵戎相见的时候。

    尤其是伏龙寺一战之后,卓惠梵的自信心再次爆棚,既然有了九龙宫这张王牌,这些外域强者的地位立时下降,南朝已经受到挫败,完全击败只是时间问题,这个时候,外域强者的威胁就突显了出来。

    如果此次能够利用瀛洲人自己内部的倾轧,除掉源赖洲……

    似乎自己没有什么损失啊!

    卓惠梵心中一笑,亲自为叶清玄倒了一杯清茶。

    东院君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想否认又没有否认的力度,只是沉声道:“他不过是幕府中的一名有本事的武士罢了,虽然狂悖,但我一句话之间,足可令其切腹。”

    “未见得吧。”叶清玄笑着道:“最起码这连续几次针对归海一真的行动,我不信东院君没有催促过他,只是他没有听命,可对?否则就算神策府的几名高手,想要保护归海一真的周全,恐怕还是很难办到的。”

    叶清玄支起身子更近一步地沉喝道:“东院君不必遮掩。源赖洲在瀛洲大有威信,如果他起身反对东院君即位,甚至勾结你的某个兄弟造反,到时东院君是否能即位,都是未知数吧?”

    东院君怒道:“他敢!?”

    叶清玄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绢布,丢在地上。

    东院君连忙打开一看,包括他在内的三人齐齐色变。

    绢布上清清楚楚地印了一个徽记——

    四叶桐丸。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