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5】大大不对
    叶清玄离开的时候,李道宗还傻傻地站在田地里。

    其实叶清玄没有多说什么,说的话,也都是李道宗自己能想到的道理。

    但有些时候,面对极度的痛苦,一个人时刻为别人着想的好人,越是会钻了牛角尖,丢掉了所有的自信心,自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必须要有另外一个人,去支持,去证明这个观点的正确,重新令其树立自信。

    道理说明白了,真正走出来的还是靠他自己。

    李道宗的一生太过顺利,需要受些挫折和打击。

    上一次,李道宗在武学上被叶清玄打击,重生自立之后武功立即大进;这一次,又将是一次严重的打击,如果他能站起来,自然会再一次的破茧重生,耀眼无比。

    他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不需要把话说太透,其实他早已想得明白,只是不敢面对而已。

    叶清玄回府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命令神策府的卫士守卫东海听潮阁暂住的行馆。

    这件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甚至不需要东海听潮阁的人同意,只是身为神策府的指挥同知,为了维护洛都的安全,本身就有权利这么做。

    神策府的人马并没有跟东海听潮阁的人有任何交代和沟通,直接在行馆外围街道设立了检查站,派兵驻守,为了抵住瀛洲武士的攻击,叶清玄甚至派出了晁狂徒。

    这个铁甲狂魔只听从叶清玄一人的命令,而且杀戮成性,手段凶狠,只是第一个夜晚,十几名瀛洲忍者便在晁狂徒的手中被撕成了碎片,甚至包括三名先天级别的高手。

    一时间瀛洲武士畏惧如虎,那铁甲上挂满敌人血肉的恐怖形象更是深入人心,重新出山的晁狂徒无人知道其真实身份,在向来喜欢夸张的瀛洲人中间,最先为他起了个“血屠”的绰号。

    没想到这个绰号一经叫开,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没多久,就连神策府内部的自己人也开始这么叫了。

    叶清玄觉得名字不错,索性也便如此认可了。

    毕竟晁狂徒当年的身份很是有一批仇家存在,会为他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索性就此抛弃的好。

    如此不过三日,瀛洲人攻击无法取得有效结果,于是偃旗息鼓,沉静了下来。

    而同一时间,叶清玄收到了宫里来的消息,赴宴。

    瀛洲的那个东院君果然能屈能伸,面对皇甫王朝的官方态度,他也无法公然与神策府为敌,大概是得到了凤仪阁的指点,终于宴请皇帝皇甫泰信,同时特邀叶清玄坐席。

    叶清玄哂然一笑,知道对方是想用皇帝的威信,来压迫自己收兵,为他全力攻击东海听潮阁做出准备。

    而作为臣下的叶清玄,当然也能猜到皇甫泰信的想法。

    这个皇帝十分不满瀛洲人的作为和嚣张态度,但面对凤仪阁的压力,又无法全然否定,叶清玄主动找了瀛洲人的麻烦,皇甫泰信一副不知情的表现,心里却是暗自高兴,认为自己的这个便宜二弟实在懂得他的心思,虽然无法公然为敌,但私下里不合作甚或是主动找点麻烦的态度十分明显。

    就算最后有凤仪阁前来训斥,也可以推脱自己不知情或让“帅天凡”背个小小黑锅,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而瀛洲人似乎和凤仪阁也没有谈好价钱,一直被卓惠梵不紧不慢地晾在一边,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对付归海一真。

    最关键之处,便是源赖洲的高挂免战牌,委实给了东院君一记重重的耳光。

    面对这一切难题,瀛洲幕府只是忍耐了三日,便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主动找到了卓惠梵和皇甫泰信。

    家国大事,非卓惠梵一言可定。

    今天应邀赴宴的人非富即贵,女子都头结宫髻,盛装赴会,服饰多为衣裳相连的深衣,头带步摇,又或长垂膝,隐见下裙,罗衣长褂,手拂广袖,配以绾臂的金环,约指的玉环,耳后的明珠,肘后系的香囊,绕腕的镯子,腰间的玉带,一时衣香鬓影,教人目眩神迷。

    男仕们则头顶冠冕,长衣夹袍,后襟裁剪成波浪之状,亦款摆生姿,与女仕们相映成趣。

    整个洛都城的王公大臣几乎全部到位,连同瀛洲的知名武士和侍女陪伴,其乐融融。

    前厅极为热闹,后堂则极为严肃。

    东院君与皇甫泰信对面而坐,二人身后各有两人。

    东院君左后方是石舟拔刀斋,而右后方则为一浑身白衣的蒙面忍者。

    对面的皇甫泰信,左右分别为叶清玄和万俟独明。

    这个因丧子而被架空的权相,此时目光平淡,面无表情,宛如一尊石像,令人猜不透心中所想。

    只是因今晚事情重大,一国宰相无法不出面,故而被卓惠梵邀请而至。

    卓惠梵居中靠左,面前一张茶台,正用芊芊玉手,为二人沏茶。

    皇甫泰信一副恬淡表情,反而是东院君一副焦躁。

    三泡之后,东院君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卓阁主,皇帝陛下,瀛洲与中原永结世好是真心诚意的,为何却受到如此对待,难道贵方还将瀛洲当成死敌吗?”

    皇甫泰信一口饮干了茶水,笑道:“东院君这是何意啊?莫非贵方嫌招待的伙食不好,故而跟朕发脾气?”

    卓惠梵笑而不语。

    东院君却是冷哼一声,沉声道:“皇帝陛下开玩笑了。何必明知故问。瀛洲与中原同盟,是得到卓阁主和皇帝陛下首肯的,虽然还未正式签订协约,但应该不会反复吧。”

    “那是自然。”皇甫泰信点头同意。

    东院君胡子一翘,怒道:“既然这个前提未变,为何我方与东海死敌的对抗,贵方偏要出手阻挠?”

    “有这等事?”皇甫泰信一愣,故意反问。

    你装什么傻。

    东院君几乎当场暴骂,但其后的白衣忍者偷偷点了他一记,让他硬生生吞下气话,瞪了叶清玄一眼,沉声道:“陛下不信,可问问你身后的这位同知大人。”

    “天凡?到底怎么回事?”皇甫泰信事前跟叶清玄早有沟通,这件事上,他就是一问三不知,尽量让叶清玄出面就好。

    叶清玄微微一笑,低声道:“回陛下,最近微臣听闻有人在西区行馆附近聚众闹事,更有凶徒逞凶杀人,微臣为洛都安全考虑,故而派人督查……东院君所谓的对付东海死敌……该不会就是这件事吧?那可就是东院君大大的不对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