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做过什么
    有些情报并未掌握,有些话便不能说尽。

    即便是归海一真,叶清玄也不敢轻易相信。他亲爹便是被“樱雨神水”毒死,谁知道他拿到“樱雨神水”之后,会不会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似可以渔翁得利,但更有可能的是被人嫁祸,引火烧身。

    所以这“樱雨神水”必须在自己手上才最保险。

    此时两人走下万安桥。男的潇酒飘逸,有若神仙中人;女的美艳清丽,宛如下凡仙子。自是引得途人侧目,投来艳羡欣赏的目光。

    谁知他们是貌合神离,说的更是这种大杀春光的事。

    柳轻烟鼓着气陪他走了一阵子后,见叶清玄终不肯拿出“樱雨神水”,无奈叹息道:“既然你不愿将此物交给我,帅大人还请多做防备,好自为之。”

    叶清玄轻轻点头,接着看了一眼离远了的马车,淡淡道:“帅某也提醒一下贵方,凤仪阁的人,还是少接触微妙,免得被人卖了都不自知。”

    柳轻烟垂首不语,片刻后轻柔道:“素清妹妹其实也苦的很,虽然身为凤仪阁中人,但并非全心全意为其办事,她心中早已属意柳梦言,对师门的命令只会阳奉阴违,但还请帅大人能够帮忙遮掩一下,不要让素清妹妹难做。”

    叶清玄愕然瞥了她一眼,道:“这便是她随你前来的目的吗?若果真如此,我甘愿成人之美。”

    叶清玄虽然讨厌柳梦言的为人,但也仅仅是因为对方看他不顺眼的原因,真要挑几个毛病出来,叶清玄也说不上一二。

    不熟,也不想混熟。

    大家还是离远一点,相安无事的好。

    叶清玄微微一拱手,洒然而去。

    柳轻烟目送其远行,眉头深皱,不知心思飘到了何地。

    **********

    想不到瀛洲幕府的人马这么快就动手了。

    东海听潮阁的人似乎在初次交手中吃了点亏,看似人命不多,但以东海听潮阁此时的实力来看,根本不是瀛洲幕府和风云盟的对手。

    而在洛都此地,唯一能给予东海听潮阁帮助的,就只有凌云宫了。

    想到了凌云宫,自然想到了凌云宫交托给自己的事情,也便想到了李道宗。

    想到那家伙的命运,叶清玄这一刻觉得自己还算是好命的。

    李道宗是个聪明人,只可惜太聪明了些,如果他笨一点,也许就不会如此伤心和不知所措。

    破晓时分。

    西风萧索,烟雨迷蒙。

    天地一片静寂。

    李道宗就在这个时分,扛着锄头,挽着裤脚,带着一身雨粉,穿过院子的花径。

    院落外不远处就是无尽的田野,入秋农忙时节,不少农民都在地里忙着收割粮食。

    这种雨,他当然不在乎,所以他虽然带着竹笠,却只是挟在肋下,并没有戴在头上。

    他走得很慢。

    一路上只盯着自己的脚。

    当他心思烦乱,来此隐居的时候,望着优美的田野景色,他只是淡淡的问道:“这附近,最累的事情是什么?”

    “是种地吧。”姜斐然答道。

    “好,我就种地。”

    似乎只是让自己闲不下来,脑袋不够去运转,不去想任何事。

    李道宗从来的第一天开始,便忘记了武艺,忘记了自己一剑山庄少主的身份,他只是种地。

    方圆千亩的山间土地暗中都是凌云宫的产业,李道宗从未播种开始,便一个人扛着锄头,在里面翻地。

    当春分播种的时候,周围的佃户们才发现,只是半个月的时间,硬邦邦的土地就被一个年轻人全部翻了一遍。

    从那时起,这个年轻人的身影就没离开过所有农户的视线,无论农耕农闲,全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如今秋收时节,那个年轻人又出现在地头,几天时间就把刚刚收割完毕的土地又翻了一遍。

    整整半年时间的耕作,往日里丰神俊朗的李道宗,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布满老茧的大手握着锄头,皮肤黝黑而粗糙,嘴唇时常保持着干裂,微微眯着的双眼是为躲避阳光而养成的习惯,头发随意地拢在头顶,二十多岁的年纪便已见灰白。

    因为经常弯腰劳动,而身材略显佝偻。

    但当叶清玄来到他跟前的时候,直起身的李道宗,依然辉发着剑一般的锐气。

    “你怎么来了?”李道宗微微皱眉。

    叶清玄呲牙一笑,道:“我来看看你……”

    “多事。”

    李道宗冷哼一声,弯下腰继续锄地。

    结板的土地在他的锄头下破碎,成块的泥土被锄头敲碎,熟练地分垄,与干了一辈子农活的没有两样。

    “我很忙,你们最好少来烦我。入冬之前,这里最起码还可以收一茬白菜或是油菜,不然冬天就没有青菜吃了。”

    叶清玄颇有兴趣地看他种地,淡淡问道:“你这算是退出江湖吗?”

    李道宗根本不予回答。

    叶清玄叹了口气,又道:“十二元老会解散了。东海听潮阁陷入四面楚歌,归海一真被瀛洲和风云盟算计,这次只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李道宗无动于衷。

    叶清玄撇了撇嘴,道:“昨天柳轻烟还来找我,说中原武林已经没有行侠仗义之辈了,徒然看着东海受辱,更有甚者还落井下石……”

    李道宗冷嗤一声,沉声道:“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说来烦我。江湖上的事,与我无关。”

    “那九月九重阳的大战呢?你也不去?”叶清玄问道。

    “他们谁胜谁负,跟我有什么狗屁关系?”李道宗怒声道:“就算他们全部都死了,也自有别人来为他们悲伤痛哭,我算是什么东西?我死了有谁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毕竟血脉之亲……”

    轰!

    一声巨响。

    叶清玄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李道宗砸落的锄头,但刚猛的劲道在地面上留下丈余大小的神坑。

    李道宗面目狰狞,森然道:“你敢再提此事,我立即杀了你!”

    叶清玄无奈摇头,淡然道:“不提不代表它不存在。逃避也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太在乎别人对你的态度和感受,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你身边真正关心你的人。用衣服掩盖伤口只会让伤口溃烂,不如掀开伤口,挤出脓疮,拼着一时疼痛,把伤口缝上,这样才可以让伤口更快愈合。不要怪命运的不公平,而要问自己面对不平的时候,你又做过什么……”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