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0】各取所需
    夕阳西下,天际云色淡淡。

    小桥东岸,风卷秋柳丝丝。

    秋天里的柳树多少有些萧瑟,叶清玄缓步从柳林中走过,步上青石桥。

    桥岸东侧的小酒馆是他此行的目的地,那里的黄酒和醉花生确是洛都城内非常有名的小吃。

    晚风吹起了他的衣袂,也带来了菊花的芬芳。

    他嗅着这柳花的芬芳,精神更清爽,走出了柳林,未喝酒就已经带了点醉意。

    原本应该是很惬意的休闲时光,但一想到约自己前来的那个人,叶清玄就不禁心头发紧。

    一掀开门帘,叶清玄就看到了宗轩。

    一盘醉花生,两壶黄酒,宗轩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而叶清玄同样视而不见,直接坐在对面,倒一杯黄酒,夹一粒醉花生。

    花生入口带着糯糯的酒香,温热的黄酒入喉,酒香之气更是直上顶门,让人从里爽到外。

    “你杀人了?”叶清玄夹到第五粒花生的时候,突然出口问道。

    虽然酒香很浓,但依旧掩盖不住宗轩身上的杀气和血腥味。

    “嗯。三个。”宗轩一直看着外面的景色,但黄酒和醉花生却是一刻不停地倒入嘴中。

    每当杀人后,他总是习惯躲起来醉一醉,以酒洗心中的杀气,洗去所吸入的血腥味。

    叶清玄笑道:“三天杀了三人,破了三件大案,你宗轩的名声已经开始在洛都城内闯荡开了。今天皇帝还突然提及你的事情,对你很是赞赏!”

    宗轩低下头,淡然道:“抓了一个逃逸多年的江洋大盗,另外两个不过是冒充采花巨盗的白痴,这样的小事,皇帝也会知道?”

    叶清玄笑道:“洛都城内正风雨飘摇嘛,正巧皇帝陛下对采花贼的案子比较上心,毕竟一个堂堂皇甫家的郡主遭了毒手,对于要面子的皇上来说,怎能不在意?”

    宗轩笑而不语。

    叶清玄饮了一杯酒,淡淡问道:“找我何事?”

    “你在找雷烈?”宗轩道。

    叶清玄笑了笑,道:“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我在找雷烈……你有他消息?”

    宗轩笑了,“不是只有你找他,整个江湖都在找他。东海听潮阁,瀛洲幕府,风云盟……甚至凤仪阁的人也开始找他……他到底惹了什么事?”

    叶清玄刚要开口,宗轩已经一摆手,道:“算了,我不想知道。免得把我也牵扯进去。”定定地看着叶清玄,宗轩沉声道:“我有他的消息……”

    叶清玄叹了口气,道:“想让我做什么?”

    宗轩跟自己这个“帅天凡”没什么交情,对方舍弃开出优惠条件的其他势力,最后找到自己,只能是自己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果不其然,宗轩咧嘴一笑,缓缓道:“我与帅兄果然是同一种人。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保证把雷烈的消息奉上。”

    “什么事?”

    宗轩眼中带着爽朗的笑意,淡淡道:“我要杀一个人。”

    “谁?”

    “游,达,明。”宗轩一字一顿。

    叶清玄眉头一皱,沉声道:“你要杀他,为何来找我?这件事我可帮不了你。”

    “不用你帮。”宗轩淡然道:“我自有办法。你要做的是另一件事……在游达明死后,想方设法让皇帝注意到我,尤其是在确定下一个刑廷尉主管的时候,能够让他想到我的名字……也就足够了。”

    “你杀他,只为了自己上位?”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宗轩笑了笑,道:“就算我不杀他,他也要杀了我。因为黄明朗已经把我天机阁弟子的身份告诉了游达明。只要他不傻,就知道我的目的一定是取而代之,我不先下手为强,难道等他来对付我的时候,才出手吗?”

    的确如此。

    天机阁的名号虽然只在武林顶层的小范围内传播,但其可怕之处已经足以令人声威,以智力和阴谋为手段,窃取当时最权威的位置。

    就算游达明反应再迟钝,也不可能放这么一枚定时炸弹在身边。

    除掉时刻威胁自己的宗轩,是游达明的必然选择。

    “游达明是你第一个目标,那下个目标会是黄明朗吗?”叶清玄问道。

    “那是我的事,你不用管。”宗轩往咧开的嘴巴里丢了一粒花生米,微笑道:“这件事对你没有任何坏处,相反好处不少,你答应不答应?”

    “答应。”叶清玄长身而起,沉声道:“人在哪?”

    **********

    千般旖旎何觅处,

    万陌巷内桃花庵。

    万陌巷的确是条巷子,但桃花庵却不是个尼姑庵,而是个只在小圈子里传播的高级风月场所。

    里面的头牌都是一副尼姑打扮,专门取悦那些有独特爱好的达官贵人。

    想不到这里有雷烈的老相好,而他就是藏匿在如此烟花之地。

    带着宗轩提供的线索,叶清玄一路寻到此地。

    前面一片桃林,小溪旁有个小小的庙宇此刻已近黄昏。庵堂里隐约有梵唱传出,想是寺尼正在做晚课。

    桃林小寺,风景幽绝,这里果然清幽雅致,怪不得那些达官贵人趋之若鹜。

    庵堂的门是开的,叶清玄走了进去,庵内尚未燃灯,梵唱之声不绝,一位灰衣白袜、身姿颇美的女尼,正幽然站在梧桐树下的阴影里,似乎正在悲悼红尘中的愁苦,到了这种地方,叶清玄的脚步也不觉放松了。

    他足音轻轻,缓缓走到跟前,试探问道:“不知女尼茹心,可在庵内?”

    那灰衣女尼被吓了一跳,掩口回身。

    叶清玄讶然地看着眼前的漂亮女尼,只见她生得娇小俏美,身材玲珑浮凸,雪肤冰肌。

    尤其动人的是她那因惊恐而放大的美眸,虽然有些失态,但依然含着一股风流意态,媚艳而不流於鄙俗,放射无比的魅力。

    想不到雷烈那小子艳福不浅。

    叶清玄无意中吓了对方一跳,连忙歉然后退一步,再次问了一句:“小师傅有礼了,不知女尼茹心,可在庵内?”

    那女尼瞧了他一眼,神色顿时变得激动,合什道:“可是帅大人当面?贫尼正是茹心。”

    叶清玄大奇,道;“小师父知道我要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