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妙招脱困
    以众人所能猜测到的实力,叶清玄顶多是天绝榜中下游的水平,比之赵封禅尚且不如,顶多二到四名归虚境高手就可以将其困住。

    但包括赵封禅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叶清玄如今的实力,有一半以上是打出来的,论对敌经验,十个赵封禅都比不上。

    世上所有的大宗师级高手,一旦武功到了一定层次,受到了武林人士认可之后,便自重身份,轻易不会与人生死相搏,做惯了天绝榜上的高手,又有几个像叶清玄这般,一路拼杀上来。

    便是赵封禅本人,也早就没了年轻时的锐气,到了天绝榜后,最起码十年没有与人交手,此时面对叶清玄这样的同级别高手生死相拼,一时间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众人中也就是石舟拔刀斋实战能力无双,可以与叶清玄生死搏杀一番。

    此时围攻叶清玄的六人,其中四名归虚境高手,齐齐被叶清玄一招震退,场内只留下了赵封禅和石舟拔刀斋二人。

    面对无边剑雨,石舟拔刀斋一声厉吼,全力一刀,劈往剑雨中去。

    此时他的心中抱着一个念头,就是任你叶清玄如何厉害,总归只是一个人,又非神仙,怎可应付这么多高手的联手强攻,只要自己这一刀将其留下,其他人再缓气而上,怎样都能将他杀死当场。

    只不过他心中这个念头,却不是老狐狸赵封禅的想法。

    赵封禅此时出招,尚不足七分力道,不敢全然放尽。

    据传这个叶清玄,当日在黎道天、章丘太炎、曹胜和邢无畏四大天绝高手围攻之下都能从容逃脱,更与路未霜这等半步神话的高手全力一击而未亡,如此身手必然有其鬼神莫测之机,这是何等厉害可怕?自己若是全力上前,万一对方有什么诡秘之法,让自己吃个大亏,岂不是得不偿失?既然面前有石舟拔刀斋那个横货冲锋陷阵,他自然乐得退后半个身位,伺机而动。

    叮叮叮!

    一连串清响,叶清玄手中紫薇软剑连续上百次攻击,或点或劈,或刺或扫,毫无花俏地击中了石舟拔刀斋的全力一刀。

    刹那间,石舟拔刀斋便感觉自己置身于海洋之底的乱流之中,前后左右各个方向都是力道,或是拉扯,或是推挤,或是上掀,或是下压,稍一对抗,体内罡气便乱成一团,无法预料下一击的力道到底是冲向哪边。

    为了稳固身形,石舟拔刀斋只好气沉丹田,如同一块礁石般凝立不动,避免像其他人那样被叶清玄千奇百怪的力道牵引,而失去重心。

    但他这一停滞,顿时把紧随其后的赵封禅突显了出来。

    因为在石舟拔刀斋感受到千百股不同力道的同时,赵封禅却只是感受到了一股力道!

    赵封禅手中宝剑被紫薇软剑如同蛇般缠绕其上,狂力的一拖,顿时一股巨力传来,止不住身形,瞬间移前两步。

    叶清玄冷哼一声,却让赵封禅脸色大变。

    顷刻间,光点般的剑雨由大收小,倏然扩散开来,把变成孤军抗战的赵封禅卷入其中。

    叶清玄身躯一振,陡然变成如天神一般威猛,双目运转眼识的最高境界,凛然的杀机顿时如冷电般直射赵封禅心神,同时大喝道:“赵封禅纳命来!”

    赵封禅原本武功还在叶清玄之上,但因为投机取巧的心思作祟下,就算他不肯承认,但他的潜意识中已然留下了一丝缝隙,那就是对拼了命的叶清玄生出几分畏惧。

    此时叶清玄便是看准了这个自作聪明、但其实怕死要命的一派宗主的最大破绽,一声狮子吼突兀地震慑了对手的心神,同时用的眼识,将“必杀赵封禅”的信念从那丝缝隙中深深地映入对方的脑海,刹那间,赵封禅心神剧震,潜意识中那丝对叶清玄的畏惧扩散到了极致,放佛对方的一切招数都是为了针对自己,都是为了杀死自己,而且对方信心百倍,自己已然中计。

    此等手段已然进入精神领域,绝非语言可以描述。

    刹那间,恐惧从心神中产生,瞬间占据整个身体,赵封禅惊呼一声,拼尽全力的他顿时撇下手中宝剑,身子不要命地向后飞退,哪里还顾得其他人的围攻,此等自私之人只求自己能够平安无恙。

    叶清玄尖啸一声,紧随其后,剑锋依旧指向赵封禅心窝。

    只是这一交手,四周众人顿时心知不妙,拼着受伤的风险,逆势而上,希望能挽回赵封禅的老命。

    叶清玄数招之间,一手打造出的这个缝隙,也不过刹那之间。

    包括赵封禅自己,也是一退之后,幡然醒悟。

    以他天绝高手级别的修为,自然不是叶清玄乘隙就能杀死的角色,只是此时优势尽失,勉强之下只能拼着受重伤才能完全拦住叶清玄,他又哪里肯干?

    犹豫间,叶清玄已经一剑点在了他手中宝剑的正中,将其一剑挑起,带着不甘的怒吼声,打横向赶来的“九节鞭”狄彬和“鸳鸯刀”邓秀飞去。

    二人怕赵封禅被叶清玄乘机施袭,连忙抱住横飞的赵封禅迅速后退。

    一声闷哼!

    三人被叶清玄巨力压得向下落去,止不住的劲道“轰隆”一声,将三人压入下方的房顶之下。

    叶清玄眼前一空,身形倏然飞遁而去。

    “多谢诸位相送,我们后会有期!”

    叶清玄嘲讽的口气远远传来,气得几人差点喷血。

    呛啷!

    石舟拔刀斋还刀入鞘,脸上阵红阵白,好一阵才回过气来,沉声道:“叶清玄,我势必杀了你!”

    **********

    第二日。

    早朝。

    叶清玄收到宫里传来的信息,在皇甫泰信宣布与瀛洲和谈的旨意时,遇到一位王爷大家阻挠,言语攻击。

    叶清玄奉命缉拿,将其押回王府。

    不予惩戒。

    当神策府诸人踏进正门,步过内五龙桥,来到奉天殿前。

    两排甲胃鲜明的禁卫军由殿门的长阶直列而下,只是那肃杀庄严的气象足可把胆小者吓破胆。

    奉天殿外,一名身穿紫色蟒袍的皇亲国戚正嚎啕大哭,“陛下请收回呈命,不能与瀛洲建交,不能听信谗言啊!”

    叶清玄眉头紧皱,这就是那个娘舅一家都被瀛洲武士屠戮干净的七皇子,“兴元王”皇甫泰仁吗?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