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6】得悉秘事
    东院君眼中杀气流露,明显会对提反对意见的人处以极刑,试问又有谁敢反对,毕竟这位也是未来的幕府大将军,地位非凡。

    赵封禅鼓掌而笑,一脸欣慰地模样道:“不愧是未来的大将军,东院君魄力果然非凡。的确如此,源赖洲自持武功绝顶,已经不把我等放在眼中,未来东院君登位,只怕尾大不掉,反受其害。”

    东院君杀机一敛,对赵封禅的表态极为满意。

    石舟拔刀斋还是有些武人的耿直,闻言皱眉道:“我等愿为院君大人赴汤蹈火,只是源赖洲在瀛洲影响巨大,若无足够的因由,只怕杀之反会引起反弹。”

    东院君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啪”地拍在几上,沉声道:“那有了这封信……够吗?”

    三人连忙一起拿起信来。

    东院君冷笑道:“这是源赖洲前些时日亲自给父亲大人写的信,洋洋洒洒上万字,所说的不外是对我吞并东海的计划大为阻挠,还讽刺我胆小怕事,不敢得罪中原武林,不具有武士的胆量,不配继承大将军之位,还竟然让父亲废掉我……这个理由,够了吧?”

    赵封禅和石舟拔刀斋面面相觑,脸色极为难看。

    想不到源赖洲竟然对幕府内务插手的如此之深,所说之言已经忤逆到了差点指着幕府大将军的鼻子臭骂了,如此作为确实狂悖。而他对东院君的怨恨似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就算你源赖洲有通天的影响力,也不至于笨到这封信被东院君截获啊。

    一直不曾说话的那个蒙面人,此时故意哑着嗓音问道:“既然源赖洲如此大逆不道,处置他也有充分的理由。只是源赖洲武功绝世,以我们的实力,要杀他恐怕破费手脚。”

    东院君至此得意地一笑,自信地道:“这一点本君心中自然有数……你们看……”

    说完从脖子下面掏出一个粉色水晶雕刻成的小方印吊坠,灯火之下晶莹剔透,闪发着璀璨的光芒,尤其那方印的中心似乎是中空的,里面晃晃荡荡地似乎有几滴液体。

    “这是……”赵封禅一脸迷惑地问道。

    嘶!

    石舟拔刀斋倒吸一口冷气,惊呼道:“这个……莫不是……樱雨神水?”

    此言一出,包括叶清玄在内,都是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这“樱雨神水”已经到了他们手中吗?

    原来他们要对付的人是源赖洲……

    如此一来,只怕雷烈也凶多吉少了。

    “好眼力,这东西正是‘樱雨神水’。”东院君晃荡了一下手中的小方印,叹道:“此物只需一滴,归虚境高手必死无疑,就算是源赖洲,三滴也足矣。只可惜此物太过珍贵,整个樱雨神宫也不过剩下二十余滴,这还是当年父亲当做成年礼送给我的。一共三滴,从来没有人值得我使用它!源赖洲,凭他的身份,足以配得上这世上最珍贵的毒药了吧。”

    话音一落,东院君将那粉晶小方印在茶几上一按,拿走时几上便清晰留下了一个“单叶桐丸”的家徽印记。

    东院君得意地道:“我神桐家嫡系子弟,每人都在成年时获得此方印一枚,制成这方印的粉血晶,可以长时间保持‘樱雨神水’的毒性,并只有在为家族立下巨大功劳之时,才有机会获赐一滴‘樱雨神水’。时至今日,也只有本君才获得三滴,别说是源赖洲,便是神话境的罗破敌,也能让他受尽爆体痛苦而亡。”

    众人慨然大笑,对“樱雨神水”的威力深信不疑。

    而躲在床下的叶清玄,却不免再次陷入沉思。

    既然每个神桐家的嫡系弟子都有机会获得一枚可以装纳樱雨神水的小方印,那有没有可能,雷烈得到的也是这么一枚方印,只不过印上的图案是“四叶桐丸”呢?

    此时东院君大笑说道:“以十天为期限,要求源赖洲尽快出手对付归海一真,待归海一真丧命之日,也就是他源赖洲升天之时。”

    “嗨!”

    三人齐齐一礼,接着东院君带路,四人便一同起身离开了雅居轩。

    **********

    这一次夜探行馆,果然收获巨大,虽然不少事情依然处于迷雾之中,但大体可以确定,就是雷烈找到的,一定是一枚藏有“樱雨神水”的粉色小方印,底下的印章则是“四叶桐丸”。

    想来张北虎定是发现了小方印的特殊之处,故而将“四叶桐丸”的印记扣在了手心处,而卜天志则是认出了小方印里面容纳的便是“樱雨神水”。

    可惜二人都没能把这些情报提供给叶清玄,便身遭不测。

    那个东西的主人,到底是谁?他要用来做什么?

    这依然是个谜团。

    得知东院君要对付源赖洲,只是个意外收获。

    而此时的叶清玄,却是要解开另外一个谜团。

    跟踪那个蒙面神秘人。

    他到底是谁?

    竟然在东院君的面前,依然遮掩自己的真实面目,还用故意的假音掩盖自己本来的声音。

    防范手段做到这个地步,对方的身份绝对不同凡响。

    会不会……

    他就是那个隐藏在中原武林中的“四叶桐丸”?

    叶清玄不能不弄清他的身份。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入秋以来,洛都城下起了第一场雨。

    蒙蒙雨丝,把洛都城笼罩在重重雨雾织成的轻纱内。

    夜间的大街小巷早已行人匿迹,。

    困扰洛都城的采花大盗尚未缉拿归案,又有十二元老会前后的重大事件,洛都城内几处重要街道处处设置关卡,巡逻的骑队随处可见,气氛紧张。

    午夜更是宵禁时限,往日的不夜城在这几天变得冷冷清清。

    叶清玄在四人之后离开瀛洲行馆,步步为营的缀在蒙面人的身后,奔驰于横街里巷,有时则窜房越屋,有惊无险的来至秘室旁一所民房的瓦顶上,俯瞰对面院落的情况。

    就在刚刚,那神秘人偕随从护卫,一行七人进入了这个院落。

    不一会,七人穿堂而过,从院落的后门走出,继续前行。

    如果有人错把此地当成了对方的大本营,恐怕这就上了一次当。

    叶清玄嘴角一扯,动也不动,眼看着那七个身影从巷尾消失……

    这时候,此地院落左近的一处水井传来微微轻响,三个人影随之从中爬了上来。

    看着其中一个身影,叶清玄微微一笑,立即跟了上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