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八月十五
    叶清玄急匆匆地率众离开,一路直接回到了府邸。

    他并不担心恼羞成怒的东院君会命令源赖洲等人当众击杀他,除非陷入绝地,否则就算是半步神话的高手,想要杀他也不容易。

    此时,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是张北虎掌心中的“四叶桐丸”和东院君衣襟上的“三木桐”徽记。

    来自瀛洲的神秘大人物,带来了新一轮的危机,他越是长袖善舞,中原武林就越有可能会分崩离析。

    “大人,卑职到了。”书房门外传来华子兴的声音。

    “进来。”

    书房门洞开,华子兴迈步进来,低头施礼。

    叶清玄身后的晁狂徒,森寒的气息令其一阵不舒服。

    这个铁甲怪物在宴会上用双手捏爆一个归虚境高手的消息,已经如瘟疫般快速在洛都城内传开,而这个恐怖的高手,此时隐然一尊雕像,就默默地站在叶清玄身后,一动不动。

    叶清玄自然不清楚这位下属内心的畏惧,轻轻一掷,一道白光飞至华子兴面前。

    华子兴接住一看,这是……

    叶清玄根据记忆,画出的东院君衣襟上的家徽。

    叶清玄沉声道:“听闻你是瀛洲方面的专家,这个徽记,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三木桐。瀛洲幕府神桐家的徽记。”华子兴坚定地答道。

    果然如此。

    “那这个呢?”

    又是一张书页飞至,华子兴接住一看,立即一愣。

    “是什么意思?”

    华子兴眉头紧皱,苦思道:“启禀大人,会不会是情报搜集错了?”

    “哦?”

    华子兴解释道:“如果小人猜的没错,这幅图案从规矩上来说,应该是神桐家的家臣,不,应该是直系子孙的分家家徽。”

    “分家?”

    “是的。为了分清嫡长和继承关系,主家的长子会继承父亲一辈的家徽,而有能力的次子等人,则可以成立分家,或是在主家之下成为家臣。”

    看着叶清玄点了点头,华子兴神色一定,继续道:“依据这副图案来说,能够获得神桐叶本身,就是对其神桐血统的认定,是分家无疑。但根据瀛洲方面的情报来看,这一代的幕府大将军神桐辉助,除了继承‘三木桐’的长子神桐信秀之外,只有次子光秀、三子丁秀成立了分家,分别是‘双叶桐’和‘三叶桐’,除此之外的庶生子都是以家臣的身份,依附在三子周围。这‘四叶桐’从来没有听说过。除非幕府大将军新晋又分封了一个儿子……但如果是这等大事,神策府在瀛洲的密探应该会早有报告,这并非是什么秘密才对。”

    如果这个四郎的身份没有异常才会如此。

    叶清玄长舒一口气,一挥手,淡淡道:“下去吧。今天的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

    “是。”

    叶清玄推开窗户,外面月朗星稀。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

    **********

    啪。

    石质的桌面在东院君一掌之下粉碎,显出他高深的内力。

    “八格。你们早就知道那个帅天凡不好对付,偏偏让我在中原武者面前出丑是吗?”

    东院君森寒目光扫过眼前的源赖洲和石舟拔刀斋,怒声道:“你们两个和赵封禅到底有什么阴谋,凤仪阁又到底是何打算?当初赵封禅向父亲提及这个计划,我便觉得不妥,这里面果然有阴谋……”

    “院君阁下,请您冷静。”源赖洲低沉的声音响起,略带一丝不满,悠然道:“我二人并非你的家臣,请不要用如此口气说话。”

    “你……”东院君脸色铁青,但面对源赖洲阴沉的面容,却是不敢造次。

    石舟拔刀斋恭敬一叩首,答道:“院君大人,我等虽然与帅天凡交过手,但对方实力具体如何,确实不清楚。况且也未料到他的手下还有如此凶悍人物,这一次,实在是失策。虽然有些节外生枝,但无疑已与中原白道打好了关系,那帅天凡乃是黑道圣地代表,与白道最是敌对,院君此举虽然损失一员家臣,但得到的收益,却是极为巨大的。”

    此言一出,东院君的脸色方才好看了一点。

    石舟拔刀斋与源赖洲对视一眼,继续道:“只要我们成功分化东海听潮阁与中原各派的关系,让他们互相猜忌,以归海一真狂傲的脾气,定然脱离十二元老会,倒是我们再采取行动,必然夺取成功,日后以其作为跳板,进攻中原就指日可待了。”

    东院君一摆手,道:“这个有些说远了。我们的计划只是对付东海,就算夺取成功,以中原的地大物博,就算因内斗而疲弱,我们可以有些成绩,但在长期来看,瀛洲也难以抗衡,一旦中原统一,必是我瀛洲覆灭之时。所以,以我观之,中原只可引之为援,不可以之为敌。”

    这一番话说的石舟拔刀斋哑口无言,偷看了一眼源赖洲,却见他不动神色,放佛没有听见一般,无奈只好称是。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你们好好准备一番,如果这次的计划功败垂成,你们二人就在大将军跟前剖腹自裁吧。”

    “嗨。”

    ***********

    呜——

    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中,一队队色彩鲜明、旗子高扬的队伍,在十二元老会所在区域的外围布下岗哨。

    足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小的这片区域,涉及洛都城超过四分之一的街道显露都被封锁。

    洛都城,全城戒备,包括一国之尊在内,全部为这一次的盛会服务。

    叶清玄一行人,除了晁狂徒之外,俱都穿着帅气的飞鱼服,朝十二元老会所在进发。

    愈接近会议大殿,道路上愈是拥挤,车水马龙,都是朝同一方向推进。

    叶清玄一行人亦不得不放缓下来。

    身后诸人,尤其是乐浪何曾见过如此阵仗,不自觉地长大了嘴巴,暗自惊心。

    旁边的几人看着暗笑,金环照出言讽刺道:“乐大人,赶紧把嘴巴阖上吧,别因为你小子,给咱们大人丢人。”

    这时一行人来到会场所在的大门处,速度更慢,和其它马车挤着,排队缓缓进入会址。

    叶清玄此时淡淡道:“会场我带铁卫一个人就行,武啸山带其他人在外间等候。乐浪,注意那群瀛洲武士。”

    瀛洲武士?

    众人诧异四顾。

    远远地街头,一队三十几人的队伍抬着一顶怪异的小轿,向这边缓缓走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