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无情绞杀
    如此惊人气势的身形一出场,便震慑了所有人的心灵。

    从前也有人注意到叶清玄身边有一个身材巨型的盔甲大汉,但那时的盔甲只是普通的厚铁甲,只是冲锋陷阵的低级武士所穿的笨家伙,面对真正的高手不但毫无用处,反而会限制身手的发挥,故而没人会把他当回事。

    但今天却是大为不同,那纯黑间红的狰狞甲胄,行走间整座大殿都在震颤,臂膀间锋锐的倒刺、锋刃,闪耀惊人的光芒,只要是行家,都能看出这套甲胄的可怕之处,就算神兵利器在手,想要破掉其防御也是要颇费些手脚。

    黎道天等四大天绝高手都是暗暗变了脸色。

    那个“帅天凡”已然是不好对付,偏偏又多了这么一个怪物。

    人群中窃窃私语,纷纷传扬着当初晁狂徒与仙龙老祖对轰一拳不分胜负的事迹,同时也都在纷纷揣测,这个凶伟巨汉的身份到底是谁。

    只有赵封禅和姒惠彤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丝得意在嘴角闪现。

    这个细微动作顿时被观察入微的叶清玄看在眼中,一丝有些不明所以,为何自己的实力越是变强,他们二人反倒会高兴呢?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叶清玄借着倒酒之际,隐藏心事,对面的东院君却是大为不满,冷声道:“帅大人行为不够武士,难道是要避战不成?”

    叶清玄冷冷一笑,淡然道:“院君大人,想输不必急于一时,赢得了我这家将,再说吧。”

    东院君脸色阴沉,目光扫过左右两侧的赵封禅和姒惠彤,见到二人并无异状,于是沉声道:“好!比武开始。”

    全殿寂静无声,默候好戏开场。

    轰,轰,轰!

    沉重的步伐一记记敲在众人心底,晁狂徒强大的气场制造出来的恐惧有如实质。

    猿飞幸之助早已忍耐不住,立即拔出腰间比武士刀断了一截的忍者刀,缓缓来到大厅中心站定,持剑躬身一礼。

    当!

    对战开始。

    咻咻咻……

    忍者猿飞先声夺人,手中忍者刀一横,竟是一连串的十字镖电射而至,接着身形一闪,凌空一刀罩头劈来!

    叮叮当当……

    那晁狂徒怡然不动,数十枚十字镖在盔甲上爆起连串火花,竟是没有留下丝毫的印记。

    在场所有高手目光都是一凝,其中有眼力高明者,已然看出并非十字镖的威力不济,而是那盔甲怪物体外有一层厚厚的护身罡气,宛如泥沼一般,本可洞穿金石的十字镖陷入其中之后,速度和威力不断消磨,真到了盔甲跟前,威力早已大不如之前,自然无法给对手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都没有发挥甲胄本身的防御力。

    而同一时刻,猿飞从上而下的一刀劈落,晁狂徒单手一伸——

    噌!

    众目骇然中,竟然一手将对方的忍者刀抓住,接着一记爆拳轰出!

    蓬——

    猿飞的身躯在那一记重拳中顿时被打得四分五裂,血肉尸块四下狂喷,不少距离稍近的宾客侍女,都是沾染了一身的血液!

    同时晁狂徒这一拳似乎打中了猿飞身上的某个机关,顿时一片淡红色的烟雾扩散,掩盖了中间区域的一小块空地。

    哗!

    一片惊呼声鹊起,血腥场面引得不少女眷嘶声尖叫,甚或当场晕厥……

    便是黎道天、邢无畏等天绝高手都是相顾骇然,想不到东院君派出的手下如此不济,脸上表情一时大为尴尬。

    与此同时,叶清玄却是眉目一凝,以他超乎常人的灵觉在一刹那间,便发觉了那名忍者的迅快动作,眼前分崩离析的尸骸并非其本体,四溅的血液也是冰冷没有温度的。

    同时,远远地东院君嘴角那一抹冷笑,更是让他暗道一声不好。

    此念刚起!

    唰!

    一刀锐利光芒显现,强劲的罡气顿时将烟雾吹得四散,众目惊诧的目光之下,明明被一拳分尸的猿飞突兀地出现在了晁狂徒后方头顶,刚刚斩下头顶的一刀已经变向,直直地切向对方后颈,那头盔与胸甲之间的缝隙!

    ?

    听闻过这种神奇忍术的各方大佬,都是齐齐色变,因为以他们的本领,竟然一时间也被眼前一切所骗,没有注意到猿飞的实体早已转到对手身后,实施必杀一斩!

    瀛洲忍术果然有绝妙之处。

    包括邢无畏在内的一干中原高手,都是同时深思,若此时场内之人换做自己,在这么短的转圜时间之内,能否看破这虚实难辨的一招,又该如何躲避这必杀一刀。

    忍者刀乘隙斩落,斗大头颅瞬间被一分为二。

    嘶——

    四周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呦西!”东院君一拍手,兴奋站起,目光瞬间盯紧叶清玄,心中暗道:

    结束了,看我怎么讽刺你这个该死的小子!

    叶清玄正巧与东院君的眼神对视到了一处,嘴角微微一笑,举杯示意!

    嗯?

    东院君顿时诧异。

    不好!

    这时身为攻击者的猿飞心中突然闪过这个想法,因为刀尖传来的感觉,根本不像是斩入人体。

    心神只是一闪的功夫,猿飞幸之助只觉得身躯一紧,森然的杀机已经将他笼罩,接着剧烈的疼痛从体内爆开,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虚无。

    大厅内所有人瞬间都鸦雀无声。

    窟通,窟通……

    连续几声闷响,却是更多的侍女晕厥了过去。

    在众人眼前,身躯庞大的晁狂徒便如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陡然出现在那名忍者身后,一个熊抱之后,双臂只是一绞,那灵巧如同猿猴的忍者便像是被揉烂的面团,硬生生被绞成三段,内脏当场爆了一地。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内脏的臭味,再加上佳肴香气,混合成一股独特的味道,瞬间在大厅内扩散开来。

    哇——

    已经有忍受不住的宾客当场呕吐,更有人目光呆滞,裤裆却是一片湿漉漉!

    东院君当场呆滞,想不到自己手下归虚境的忍术高手,竟然不是对手一合之将。

    此时的失色与之前的狂妄相比,东院君只觉得脸颊发烧,放佛被人左右连扇了数十个耳光。

    叶清玄将身前酒席一脚蹬开,傲然起身,冷冷道:“东院君,你上当了!挑拨你的人,哪一个不知道我有天绝的身手?你以为羞辱我就是给他们出气,替自己涨威风?哈哈哈,你不过是个小丑,被人拿来当枪使,到头来还不是自取其辱?我说的对吗?姒惠彤长老?”

    “你……”姒惠彤脸色大变。

    “告辞!”叶清玄不给对方任何机会,拂袖而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