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6】如此真相
    众人目光齐齐投至叶清玄处,俱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叶清玄毫不在意,轻轻夹起一片菜肴,在眼前晃了晃,缓缓道:“不行啊,果然是不行啊。这瀛洲的东西虽然都仔细跟中原学过,但徒有其表,没有实质,连菜的本味都烧不出来,白白浪费了这些珍贵食材呢。”

    “你说什么?”东院君声音不免一沉。

    旁边姒惠彤“砰”的一拍桌子,怒道:“混账,东院君大人问的是你有没有胆色迎战,别在那里顾左右而言他,你是要丢尽我们中原武林的脸面吗?”

    一旁的曲龙行突然插话道:“帅大人,不敢就说不敢,矢口否认,可不是侠士所为啊。”

    四周人群一片混乱,兼有取笑和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

    东院君见到此景,脸上露出一片欣喜之色,暗道:这姒惠彤长老果然没有骗自己,当众折辱这个叫帅天凡的讨厌鬼,的确立即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受邀宾客中竟然有这样的家伙,看来我的命令还是有人胆敢阳奉阴违。

    任凭四周笑成一团,叶清玄轻轻放下筷子,淡淡道:“谁说我不敢应战的?笑话。”抬头瞥了一眼东院君,“不过你们瀛洲有什么知名武士,不过源赖洲源大宗一人罢了,怎么,源大宗愿意下场切磋一下吗?”

    话音一落,全场一片寂静,寂静中,原本就应该有的畏惧之色终于袭上众人心头。

    对了,是的。

    上一次凤仪阁夜宴,叶清玄就曾挑战路未霜,双方只是用了一招,结果差点让整座大殿归虚以下境界的人物没了性命。

    此等威势,让叶清玄名声瞬间传遍整个洛都,尽管不少人不愿意承认,但“神刀”之名,已经不胫而走。

    在座十之**的人物,都参与过那件事,叶清玄此时提及,众人就算心怀不满,但想到那一刀,也不免骇然变色。

    不是他们容易忘记,而是根本不愿意相信。

    “帅天凡”实在太过年轻,没人能相信这个年轻人可以一刀之力抵住半步神话高手的一击……这太虚幻,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在众人心中,往往选择了绝不相信,或是内里定是另有内情的心理。

    既然里面另有隐情,当然就需要有力度的人来证明它!

    于是一声冷哼恰如其分地适时传来。

    只见曹胜一脸不屑地道:“怎么,帅大人,又想来上次那一套,靠狂妄来吓唬人吗?”

    哦?

    有天绝高手出来驳斥了。

    章丘太炎道:“恐怕他以为这里没人知道真相,又被他的自大言论给吓唬住了吧。”

    果然……

    果然上次的事情有内幕。

    “蠢货,路大家不过不屑跟一个后辈动手,就是输给你了吗?”邢无畏冷言道。

    原来是路未霜不屑出手,那一招只怕连一半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就是这么回事!

    哄!

    终于了解“事情真相”的人群,齐齐哄笑。

    尤其瀛洲一干人马,笑得更是肆无忌惮。

    挑战源赖洲?

    开玩笑,近百年来,整个瀛洲武士都被源赖洲踩在脚底下,别说挑战,就算是拿出来跟他比较的人都没有。

    源赖洲已经是整个瀛洲武士的精神象征,就凭一个不知山高地厚的青年,就像挑战?你们天绝都没戏。

    东院君笑得眼泪都快淌下来,一边摇头,一边抹眼泪,转头问向四周几位天绝,笑问:“此人真是有趣,本君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待会比武能不能不杀他,留他一条命,我带回瀛洲好好调教一下,说不定会成为很出色的谐丑戏子。”

    东院君笑声不可抑制,转身对一众瀛洲武士道:“不知何人愿意下去比试啊?”

    蓬!

    一缕烟雾在东院君桌前凭空冒起,接着消散无踪,一个身影跪在地上,请示道:“禀院君,本人愿往。”

    “哦?原来是‘伊贺’的猿飞幸之助啊,不过你出手,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呢?”

    “愿为院君效劳。”

    “好!”东院君一拍手中团扇,正要下令。

    冷不防旁边的赵封禅突然扬声道:“东院君,臣下有一提议。”

    东院君一怔道:“赵盟主请说。”

    赵封禅长身而起,恭敬道:“若东院君规定比武点到即止,他们定不敢有违东院君之命,以至于缚手束脚,难以发挥武道之长,请东院君三思。”

    在姒惠彤身后的姮素雅听得全身一震,忍不住颤声道:“刀剑无情,若弄出人命,岂非喜事变为悲事。”

    “住口!”姒惠彤猛地回头,怒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你又懂得什么?”

    姮素雅吓得连忙跪地不起,紧咬的嘴唇几乎流出血来。

    东院君奇怪地望了姒惠彤和那美貌弟子一眼,道:“诸位放心,本君自有分寸。”

    赵封禅冷冷看了姮素雅一眼,才缓缓坐回席去。而他身后赵擎廷,更是怒不可遏,放佛瞪着出轨的妻子一般,心生怨恨。此时此刻,赵擎廷也是更希望帅天凡能死在宴会之上。

    这时东院君眼光落在叶清玄脸上,淡淡道:“刀剑无眼,帅先生以为如何?”

    叶清玄冷哼一声,道:“既然东院君想见见本少爷的真本事,也确实不应有任何限制。”

    “好!如此说定了。”

    东院君眼中厉色一闪,对叶清玄的狂妄也是大大的生气。

    这样说,等若表明要两人生死相搏。

    宴席内各人均大感刺激,议论纷纷。

    当!

    酒杯破碎声起,立即肃然。

    东院君掷杯于地后,冷然喝道:“杀敌,正是以命相搏,战争之道,亦是死生之道,好!本君就不加任何限制,猿飞,你若胜出,便是本君的御前第一忍者。”

    “嗨!”

    席前那猿飞幸之助一个翻身,轻盈胜比猿猴,面向叶清玄,双手在胸前结印,砰地一声烟雾,从一个身穿便服的武士变成了浑身忍军甲胄的忍者,凝声沉声道:“请。”

    叶清玄微微一笑,不但没有下场,反而施施然地坐了下来。

    “呃,你……”

    全场观众诧异不已,正要出声起哄之时,门外传来一声笑嘻嘻的声音,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我家主上给你动手?你的对手在这呢!”

    乐浪到了,那么另一个人也该到了。

    叶清玄满饮一杯水酒。

    众人目光齐齐看向门口,但第一个进来的,却不是乐浪,而是……

    嘶!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爆起。

    如同巨山一般的身影,如同恶魔一样的盔甲……

    晁狂徒到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