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点名衅战
    闻听黎道天嘲讽之语,叶清玄忍不住微微一笑,道:“黎宗主不会如此天真,以为黑白颠倒一下,我就不辨是非了?自己智商低,但勿把别人当小孩子。”

    嗯?

    黎道天面色一沉,屈指一弹桌上的酒樽,手指忽然虚化成火,穿樽而过,酒樽中冷酒顿时变热,散发出浓烈的酒香。

    叶清玄眉头一皱,接着洒然。

    这个老家伙的武功竟然又有突破。

    当初黎道天可以将化虚为实,凭空生成的罡气化为有形大手,抓住实体物品;如今却是到了化实为虚的地步,实体的身躯竟然一部分可以虚化成火,穿过实体物质……

    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已经足够骇人听闻的了。

    如果他能够将的“虚”与身躯的“实”任意转化,岂不成了超人一样的火人?这等境界,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神话境了。

    破碎虚空,便是掌握一部分天地法则,融入自身,当初通过《蛮兽图》得到的这个判断果然没错。

    可惜自己修炼的武功与蛮族功法不相容,无法做到人与神兽威能之间的自由变化,空有《蛮兽图》而无法探索其中最高深的奥秘。

    叶清玄思绪正天马行空之际,席上的东院君忽然站了起来,引得各人随之纷纷起立。

    东院君一手拿着团扇,掩口一笑,道:“今日本君真是开心不已,有我瀛洲第一兵法家源大宗引荐,又有风云盟的赵盟主特别安排,恐怕就算我与大将军想破脑袋也无法解开与中原武林的误会,今日,且让我等齐向两位先生敬一杯如何?”

    众人齐声高呼,再痛饮一杯。

    赵封禅和源赖洲看上去都是心花怒放,非常高兴。

    这时东院君双手虚按,示意众人落座。

    落座之后,犹在上首的赵封禅突然问道:“东院君阁下,既然这次是幕府特意解开了这个心结,但不知对那从中挑唆的小人,如何看待呢?”

    所有人耳朵都是一立,几乎都能猜到那个所谓的“挑唆小人”指的就是东海听潮阁的归海一真。

    “唉,赵盟主这个说法不太准确……”东院君微微一笑,双目中闪过一丝异彩,缓缓道:“我幕府与东海之间不过是理念不同,故而偶有纷争,但既然大家的终极目标相同,为了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瀛洲愿意与东海重修关系,同创和平,永不相犯!”

    好!

    四周人群一片叫好之声,掌声更是爆起。

    叶清玄亦为之一动,暗忖这小子不愧是下届幕府大将军,气度确是与众不同。

    而且叶清玄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东院君竟然承诺与东海之间永不交兵,这就不是简单的政治手段了,而是政治承诺。政治承诺一旦做出,就意味着东院君即位之后,便会延续他今日的态度。

    如果瀛洲真的不动刀兵,那源赖洲的威胁就几乎为零,大可不必再对付他。

    只是……

    源赖洲那家伙,会乖乖听话吗?

    叶清玄忍不住看向源赖洲,对方面带笑容,一副轻松惬意的模样,看不出丝毫异样情绪。

    **********

    东院君请各人坐下用菜后,两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

    退到大门两旁的乐师立时又起劲吹奏起来。

    一群近二百个姿容俏丽,垂着燕尾形发髻,穿着呈半透明质轻料薄各式和服的瀛洲歌舞姬,翩翩若飞鸿地舞进殿内,载歌载舞。

    隐见婀娜身姿,作出各种曼妙的姿态,教人神为之夺。

    众人都击掌助兴,欢声雷动。

    趁着喧闹,位于叶清玄下首席位的一人笑嘻嘻地凑了上来,道:“这瀛洲东院君出手倒是大方,不知道过后会不会让我等挑上两个瀛洲美人回去乐哉乐哉呢?”

    叶清玄瞥了那人一眼,心里说不出的厌烦。

    “龙飞”曲龙行。

    这老小子竟然也被邀请到来,还坐在了自己下首。

    叶清玄爱理不理地道:“听闻瀛洲女子皆无礼义廉耻,这等俗人曲公也会喜欢?”

    曲龙行一脸贱笑,摇头晃脑地道:“帅少侠不知其乐,不知其乐啊……哦,呵呵,也对,听闻卓阁主对少侠十分看重,特吩咐弟子中佼楚的琴素清前来侍寝,这等胭脂俗粉,定然不会被少侠看在眼里,噢,还听闻少侠与姮素雅那丫头关系匪浅,这一龙二凤之戏,也未尝不能一试……哪里像我,还要照顾‘凤舞’那婆娘的颜面,不能尽兴。”

    这个王八老货!

    不但为人龌蹉,还动不动老提“凤舞”严凤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与那位天绝三十五有什么瓜葛。

    叶清玄冷嘁一声,转头看着那一头白发都活到狗身上的老家伙,笑道:“曲公还真是胭脂丛中的行家啊,怎么听说‘凤舞’跟前辈没那么深的交情啊?前辈动不动就拿‘凤舞’出来以壮声势,还一副不怕找麻烦的模样,该不会攥住了人家的什么把柄吧?”

    “你,你你你……胡说,你,你见过……”曲龙行老脸一僵,顿时有些惊慌失措。

    叶清玄暗自一笑,自己误打误撞,说不定还真猜中了事情真相。

    但随着他目光一转,却正看见姒惠彤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正扒着那位东院君的耳边嘀咕,目光似有似无地瞥向自己这边。

    东院君听得眼光一亮,看向叶清玄方向也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冷笑。

    叶清玄不禁恍然,看来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歌舞姬舞罢退了出去,留下一殿香气。

    众人眼光全集中到东院君身上,正屏息静气等待他发言。

    东院君独据主席,环视众人,一阵长笑道:“我瀛洲以武起家,武士名家辈出,但唯一令我瀛洲武士佩服的,便是中原武林中的高手。不提往日繁华人物,便是今日席上便有赵盟主、黎帮主、章丘阁主等天绝级别高手……

    我瀛洲武士武学低微,愿向中原武林高手请教一二。当然了,几位天绝身份高贵,怎能与低级武士比武,就不必下场了!听闻有一位少年英雄,名叫什么凡的,身份地位倒是相当,不知有没有点武人的胆色呢?”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