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瀛洲贵客
    当!

    钟声响起,提醒众人入席。

    数百皇亲国戚,公卿贵胄,豪杰侠客,纷纷入席,两旁八十席人头涌涌,准备开始这场瀛洲幕府为众人准备的盛大晚宴。

    此时众人刚坐定,源赖洲还未驾临,叶清玄突然察觉到有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盯在自己脸上,叶清玄抬头望去,正瞧见对面第二席后面的陪坐席上,一位脸色苍白身形高瘦的公子,正别过头来,瞪着坐在第三正席的叶清玄,一瞬不瞬,充满了惹事的味道。

    这时,身后传来姮素雅的柔柔声音,道:“那是章丘太炎的关门弟子,同时也是兵部尚书周廷栋的儿子,周子仪。就是那个岳阳周家。”

    “好大的来头,却以为我会怕么?”叶清玄冷眼回敬,同时淡淡问道:“章丘太炎还能收到如此忠义的徒弟,替师父出头威胁对手,真是不易啊!”

    姮素雅盈盈坐下,闻言笑道:“哪里是为了他师父……他原本是我阁中指定琴素清师妹需要嫁的供奉,但可惜的是,琴师妹如今被横刀夺爱了。”

    “琴素清?”叶清玄一愣,忍不住笑道:“那这小子应该去找柳梦言的晦气,到这来跟我吹鼻子瞪眼的干什么?”

    噗嗤!

    姮素雅失声一笑,说不尽的妩媚风流,充满神秘气息地凑近了道:“帅大哥还不知道?嘻嘻,琴师妹已经被师父指定,要特来亲近你呢……”

    我嚓?

    叶清玄不由得一愣,真不明白这卓惠梵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为何卓阁主对我如此念念不忘?还有……”叶清玄好奇地看了姮素雅一眼,忍不住笑道:“就算是收买我,也要雅妹这么漂亮才行啊!”

    姮素雅俏脸一红,柔声道:“那是因为素雅已经被指给了赵擎廷,以他的身份和背景,就算卓惠梵也不敢轻易后悔噢……”

    “哦?那要不要为兄帮你杀了赵擎廷,让你重回李道宗那小子身边……”

    姮素雅倏然一呆,竟是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叶清玄暗自一笑,抬头时,双目射出森寒的电芒,与那周子仪亳不退让的对视,空气中一时充满了火药味道。

    当!

    钟声再响。

    姮素雅连忙告退。

    在一阵极具瀛洲特色的鼓点声中,一队穿着和服、脸上裹了面粉般的瀛洲艺妓,捧着三味弦、尺八、太鼓、萨摩琵琶,还有十三弦古筝、十七弦琴等等极富特色的瀛洲乐器,步履轻盈且奏且吹,领先入来,然后散到会厅两侧的乐队高台上,继续奏乐。

    众人精神一阵,齐齐将目光投往正门处,接着又是齐齐一愣,俱都露出茫然神色。

    因为最先入场的主宾,竟然并非源赖洲,而是一个年纪三十许间的男子。

    这男子一副瀛洲公家的打扮,头上带着高耸的立乌帽,身穿浅蓝色、宽袍大袖的直衣,腰里别着玉质的笏板,容颜俊秀,眼精目灵,额角宽广,相貌堂堂,只是身材略嫌单薄,脸容也带了点酒色过度的苍白。

    此人一现身,几乎就是前呼后拥,赵封禅一路嬉笑模样,在前面带路,后边左侧源赖洲,右侧石舟拔刀斋,其余更有瀛洲武士近百名,尽数护卫再侧。

    此人一出,满场皆惊。

    叶清玄同样大惊失色,但不同于其他人的焦点,他的目光放在了对方衣襟位置,左右对称的一对徽章上。

    一个圆圈之内,一棵展开硕大桐草叶子的图案。

    与之前张北虎掌心处,那枚印记几乎相同,只不过这位衣襟上的是一枚叶子,而张北虎掌心处的,是四枚。

    此人到底是谁?

    叶清玄私下一观,在群情愕然的气氛之下,似乎只有凤仪阁的姒惠彤早有预料,便是黎道天等人,也是一副震惊的表情。

    那瀛洲男子在一群姿容绝色的瀛洲美女簇拥下,昂然步入殿内,后面跟着过百随身近卫,其中一半分绕往酒席后的空间排立站岗,只余一半随此人走往设在大厅顶端的主席位走去。

    早已有人将源赖洲和赵封禅的位置往两侧挪了挪,腾出中间一个巨大的空间,一个无腿靠椅直接放置原处,那名瀛洲男子独自走到此处坐下,众瀛洲美姬分坐到后面那三席里,卫士则分别护在两侧和大后方,便是源赖洲和赵封禅,也不敢在其之前落座,简直比皇甫泰信还要有一国之主的威势。

    待该男子落座之后,姒惠彤竟然是第一个出头,笑道:“凤仪阁姒惠彤,带阁主向东院君问好,向公方大人问好!”

    带着一股奇怪的口音,那东院君微微颔首一笑,道:“公方大人也向凤仪阁阁主问好。”

    接着那东院君双目平视,扫过一众中原武林名宿之后,柔声道:“给大家带来不便了,还请见谅。在下瀛洲幕府大将军长子神桐信秀,现居于东院……”

    虽然早有准备,但众人还是不免惊呼。

    瀛洲幕府大将军的长子,同时又居于东院,那就等同于储君一样的地位,是下一任的幕府大将军。

    怎么他会到了中原?

    此时众人已经安然落座,目光尽数聚集在这位东院君的身上。

    稍一点头示意,分列四周的瀛洲美女立即纷纷上前,为席间各人斟酒。

    东院君举杯道:“自古中原人杰地灵,物锦天华,一向为瀛洲尊之为楷模之地。数代幕府将军都希望能与中原朝廷结为兄弟之邦,无奈间有小人离见,致使瀛洲与中原阻隔数百年。今日本君奉命前来,便是要与中原休兵止戈,永不争斗。请诸君,为我神武大地之和平,满饮此杯。”

    话音一落,众人一起欢呼,轰然畅饮,气氛热烈。

    叶清玄目瞪口呆,不能置信。

    这小子好口才啊,永不争斗,顺带挤兑东海,不过此言蛊惑性极大,若是因此令中原各派,尤其是十二元老会放弃对东海听潮阁的支援,待到瀛洲占领东海,再继而进犯中原,那后悔药可来不及吃。

    正在叶清玄低头沉思之际,坐在自己上席位置的黎道天突然凑过来,笑道:“听闻帅少侠昨夜刚刚同石舟先生交了次手,帮着归海一真争了口气,不知道此时此刻,知悉归海先生才是真正的大坏蛋,不知你的心情如何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