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7】有刀圆月
    叮叮,当当!

    酷热难当的密室,无数匠人轮着大锤,推着风箱,忙忙碌碌地打造着各种兵器、器械。

    叶清玄跟着老公公的步伐,缓步随行。

    匠作司。

    北朝中最好的铁匠,最好的材料,最多的人才,都在这里。

    尤其这里还有一位闻名天下的铸剑大宗师——欧阳朔。

    天下间最著名的有五大铸剑宗师,北狄的耶律牙海,神兵利器阁的章丘太炎,慕容世家的慕容铸海,藏锋谷的铸剑老人,以及这位大内一品铸剑师欧阳朔。

    欧阳朔是五大铸剑师中最不知名的一位,因为他除了铸剑,别的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喜欢,什么也不干……

    不过好在他还听朝廷的旨意,所以叶清玄都不用求到皇甫泰信那里,福公公就已经帮他办了。

    没走多远,叶清玄就看到一群大汉在那里挥汗如雨,叮叮当当地敲着。

    为首的壮汉身材异常魁伟,上身只是披了一件围裙,露着肌肉虬结的脊梁,因为被炭火常年炙烤,不但肌肤黝黑油亮,更是布满了各种烧烫伤疤。

    这是个专注的莽汉,即便是福公公这个皇帝面前的红人到了,对方也是头也不抬。

    当啷!

    一柄略微成型的刀坯被扔到二人面前。

    那大汉终于回头,看了叶清玄一眼,问道:“这是你要的?”

    叶清玄点了点头,看着那块本应是被烧得通红的刀坯,此时却是泛着诡异的青光,不由得略感诧异。

    “放心吧,是用了神晶铁。”

    欧阳朔抓起一大把异兽晶核,陡然扔入通红的炭火之中,接着又把那刀坯放入火中,冲天的炽烈猛火,不停熔炼着那把刀坯。

    叶清玄不由得点了点头。

    福公公笑呵呵地看了眼叶清玄,问道:“原本你不是要打造一把什么绣春刀吗?怎么突然之间改了风格?”

    叶清玄尚未答话,那欧阳朔已经沉声答道:“那是因为这把刀更好。”

    将刀坯从炉中取出,欧阳朔如同捧着一件圣物,恭敬地放到面前,叹息道:“你要的形制,我可以完全满足,但我也没有想到,这把刀竟会如此……神异。”

    青光湛湛,犹如一钩新月。

    “如果有时间,我可以把它打造成一柄神兵!”欧阳朔坚定地道。

    “你没有时间了。”叶清玄叹道,“虽然我也不想,但我今晚就大有可能要用它。”

    “你确定?”

    “确定。”叶清玄坚定无比。

    欧阳朔点了点头,“那好!时间虽紧,但也有秘法可以让你快速做到人刀合一的地步。”

    “怎么做?”叶清玄诧异问道。

    呛!

    刀坯被递到叶清玄面前。

    “用你的血,淬炼它!”

    **********

    当叶清玄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那是因为刚才放了太多的精血。

    想不到那个欧阳朔竟然用人血淬刀,而且一次就用了那么多,叶清玄反复三次捐血,如今都有些晕眩。

    不过……

    叶清玄嘴角微微一笑,抚摸了一下腰际的那柄刀,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将它一把抽出刀锋,天地间的一切,都没有这把刀的异彩迷人——

    黑黑的刀鞘,弯弯的刀柄,如夜,似魔;青青的刀锋,如山,如树,如情人们眼中的湖水。

    这是一把百坚不摧的刀,这是一把天下丧胆的刀,一把令天下人怵目惊心的刀……弯弯的刀身上,更刻着一句诗——“小楼一夜听春雨”。

    圆月弯刀。

    叶清玄还刀入鞘,从未有过的自信,萦绕心头。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

    叶清玄吟着这首南宋陆游的《临安春雨初霁》,心头闪现的却是仇小楼与孙春雨之间的爱情悲剧。

    因为自己的执着,这句诗也刻在了刀身之上。

    “小楼一夜听春雨”。

    有了这句诗,这把刀才能算是圆月弯刀。

    也许今晚,它就将迎来它的第一战。

    **********

    姮素雅万万想不到,自己只是刚刚离开几天,新到的袁芷若便惨死在房间内——当初自己的那间房。

    如今,尸体已经入殓,并被袁家的人接走。

    如此横死之人,便是她的家族也不愿摆什么道场,只会默不作声地草草埋掉了事。

    这样的事情,实在另一个有心成为大世家的家族蒙羞。

    姮素雅冷笑连连,想当初,天真的自己莫不以迈入豪门,甚至控制豪门而自傲,如今想来,这些人啊,最懂得人情世故,同时也最是人性薄凉,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自己的利益。

    姮素雅的归来,竟然连袁芷若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心头悲戚,想起当年对她说过的话,犹在耳畔,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子,悲哀地默默忍受世间的嘲笑,固执地守着不可能回头的爱情,就那么一天天虚耗着青春年华,直到惨死。

    难道,我这辈子,也要如此?

    或是听凭师门摆布,成为一宗交易的棋子,嫁入如今自己最讨厌的世家豪门?

    眼前闪过赵擎廷那张令她讨厌的嘴脸,姮素雅心头不由得一阵烦乱,倏然起身,便要离开这栋伤心小楼。

    这时候,她看到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帅天凡”。

    “姮特使,好久不见。”

    “帅天凡”微微一笑,露出一嘴好看的白牙。

    姮素雅一愣,哼了一声,道:“我现在可不是什么特使了。倒是帅兄……什么时候这么懂得礼数了?不叫我‘雅妹’了?”

    真正的帅天凡既然认得凌云宫的特使姜斐然,自然也曾见过凤仪阁的特使姮素雅。

    差点惹出祸事,叶清玄忍不住心头一阵恶寒,尴尬一笑,忙不得顾左右而言他,遮掩道:“雅妹勿笑,为兄这不是有正事找你?”

    姮素雅淡淡一笑,又深又黑的眸子,顾盼间闪过水灵灵的彩芒,问道:“何事?”

    叶清玄面容一肃,沉声问道:“你见过源赖洲吗?”

    姮素雅顿时怔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