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冷毒心肠
    一  想让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好草。

    叶清玄知道接下来都是让众人卖命的活计,稍有不慎,都是生死之别,虽然不怕这些人死掉,但随意送死就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最大的用处就是把个人能量发挥到极致。

    见众人正在兴奋的劲头上,叶清玄缓缓起身,道:“既然这赏赐大家都比较满意,那咱们不妨今晚上出去,好好庆贺一番。”

    “遵命!”

    众人整齐划一地施了一礼,缓缓退出大厅。

    厅内只剩下木头桩子一样的晁狂徒和“虎痴”武啸山。

    “我说老武啊,你真的不要什么神功秘籍吗?”叶清玄问道。

    武啸山推辞了叶清玄的好意,当然不是因为他清高,而是有毫无意义。

    武啸山呵呵一笑,道:“这武学对我来说,就没什么大用处,年纪也大了,没时间从头练一门功夫,自己手里的还没练热乎,不想这些年轻人,既有时间学习,又有时间试错。武某老了。”

    叶清玄哈哈一笑,理解武啸山说的道理,已经是归虚后期的高手,哪里还用得着学其他武功提高自身?

    “老武你放心,你的仇我一定帮你报!”叶清玄当然知道用什么方法打动他,“不管有什么人护着,‘龙飞’曲龙行都死定了。”

    武啸山郑重地点了点头。

    叶清玄长舒一口气,最近他似乎爱上了这个动作。

    八月初十。

    距离八月十五的十二元老会还有五天。

    已经是多事之秋,林南轩突然召开的这次大会,到底为了何事?

    **********

    绿水桥平,朱门映柳。

    这实在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而且非常幽静。

    除了幽幽笛声。

    秋风萧瑟,但很轻,几乎吹不动那些柳条,水流亦不怎样急,稍远便已听不到水声。

    却幸好还有这风吹,这水流,这地方才不致令人有死亡的感觉。

    这种幽静已不像人间所有。

    朱门紧闭,“游魂”宋别离恢复他一袭灰衣,重新变回了他的奴仆身份。一头白发散乱,面庞苍白如纸,但腰背.仍然挺得笔直,双眉紧锁,眼神中有着万分的冷漠。

    天机老人在吹奏一管翠笛。

    香烟缭绕,笛声悠悠,好一派悠然自得的景象。

    可跪在这一主一仆身前的四个人,却是浑身斗若筛糠,面色苍白如纸。

    笛声不住在变动,奏出一首从未有人听过的曲子。

    那并不是一般的曲子。低沉的地方,一若呻吟叹息,高拔的地方,却似呼啸叫嚷。

    痛苦的呻吟,苍凉的叹息,凄历的呼啸,喜悦的叫嚷。

    喜怒哀乐都尽在曲中,每一声都充满了强烈的活力。

    那种活力在活人的感受中却恐怕只有毛骨悚然。

    就像是幽冥的乐章,不像是人间的曲凋。

    笛声一响动,周围的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十丈草坪仿佛就变成了阴森恐怖的幽冥,飘浮在周围的烟雾仿佛就化成了舞蹈中的幽冥群鬼。

    笛也许真的是鬼笛,吹笛的天机老人也许真的来自地狱。

    笛声一落,四人中早有人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软倒在了地上。

    天机老人神色漠然,轻声问道:“就是他们?”

    宋别离冷漠不似活人的声音响起道:“是。”

    “几成把握?”

    “两成。”

    “两成?”天机老人呵呵一笑,“够了。”

    宋别离缓缓转身,森然的目光看着四人,缓缓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其中一人痛哭流涕,道:“阁主,阁主,押送戴君宇的事情真的不是属下泄露出去的,属下一直留在伏龙寺,并不曾离开半步啊!”

    又一人求饶道:“主人,属下跟随主人三十多年,从未有过丝毫疏漏,岂敢背叛主人啊!”

    “定是那仙龙洞一方出现的问题,我等实在是冤枉啊!”

    最后一人目光却是看向宋别离,哀求道:“叔叔,侄儿一直在叔叔身边,求叔叔为侄儿作证,真的不是侄儿啊。”

    天机老人品了口茶水,目光在那人脸上掠过,突然好奇道:“这孩子就是你侄儿宋天星?”

    宋别离答道:“正是。”

    “嗯,桃花溪的宋天星,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气,当年也曾在徐州城跟叶清玄那小子动过手,按理说双方是敌非友……”

    宋天星眼神一亮,急道:“老主人说的正是,在下真的不可能是南朝的奸细。”

    “这小子长得确是像你。”天机老人牢牢盯着他看了一眼,却是对着宋别离道:“听闻令兄身体不大好。”

    宋别离冷冷一笑,道:“岂止是身体不好,过了五旬就根本不能人道。只不过为了硬充脸面,到八十岁的时候还在不停地纳妾。”

    “哦?”天机老人露出一丝怪怪的笑意。

    宋别离同样露出一脸怪笑,看着一头雾水的宋天星,淡然道:“他娘进门的时候不过十九,年轻貌美,长兄不能人道,我这做弟弟的当然不能让小嫂嫂独守空房。一亲香泽的事,却是没少做过。”

    宋天星如遭雷劈,呆滞当场。

    听着自己的长辈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如此侮辱母亲之言,宋天星想要暴然大怒,偏偏宋别离似乎又是自己的父亲,这种感觉何止五味杂陈,竟然让他一时之间想要大笑。

    这太荒唐,太可笑了。

    他明知道是自己的父亲,竟然……

    “那你自己有打算了?”

    “当然。”

    宋别离话音一落,一道冷光闪过。

    包括宋天星在内,四人眼珠突出,咽喉鲜血奔涌,竟是齐齐被他一道指剑割喉。

    宋天星到死都盯着自己亲生的父亲,想不到秘密说破之时,竟是生父杀子之日。

    将手指上亲生儿子的血迹在衣襟上摸了摸,宋别离淡淡道:“最讨厌这等货色,以为当了人家儿子,做老子的就得照应?”

    天机老人叹了口气,道:“杀了干净,省得还得审问,浪费时间。”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

    入目处,卓惠梵翩然而至,看着天机老人柔声道:“这么许多年来,天机兄还是如此冷厉干脆,调教得宋兄也大有一派宗主的气度了。”

    “你来做什么?”天机老人有些面色不虞。

    卓惠梵娇笑一声,缓缓道:“小妹前来是想代家父问一句,在天机兄心底,到底是天机阁主的身份更重要一些,还是‘魔尊’大弟子的身份更重要一些……大师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