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送君出城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见四周各路高手就要围攻上来,救出钟离尚贤的计划就要破产,叶清玄暗自咬牙,刀法登时一变,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的视野,借着浓烟滚滚,猛地施展出,将木偶一样的钟离尚贤一把扯了过来,伸手便抓住了他的手臂。

    “撒手!”

    展羽大惊失色,“绝神爪”使出中的“抢珠式”,直接抓向叶清玄太阳穴。

    此时若是被对方抢回钟离尚贤,就算劫持了皇甫泰信,也是功亏一篑。

    岂料对面的“帅天凡”突然舍刀不用,竟然同样使出一模一样的“抢珠式”,硬生生跟自己拼了一记。

    砰!

    展羽顿时气血翻涌,同时更是惊诧莫名。

    这除了自己,天下间只有三个人会用,一个是老爹展雄飞,一个是大和尚如花,还有一个就是传授绝学的兄弟叶清玄,可怎么……

    帅天凡也会?

    展羽强压气血,正要追问,冷不防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帅天凡”口中传来,“是我,快走!”

    展羽登时一呆,对方已是一拳印在了“绝神爪”上,将他轰飞了出去。

    这一刻,展羽再无疑问,当面的帅天凡,绝对是自己兄弟叶清玄。

    但是……

    他这是干什么?

    狐疑一闪而逝,既然自家兄弟出手,必然有他的打算。

    展羽借力后退,一个翻身便飞向父亲身旁。

    叶清玄同样拖着钟离尚贤踉跄后退,漫天烟雾被罡气所激顿时掩盖他的行藏。

    叱!

    “鬼刀王”载逵压住被展羽震出的伤势,第一个冲了上来,罡气呼啸,立即形成一股风浪,将叶清玄等身形展露出来。

    所有人都是同出一口气。

    此时的叶清玄,手里正擒着钟离尚贤的后颈,气焰嚣张,傲然不可一世。

    那钟离尚贤满脸痛苦之色,极力挣扎,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口。

    “干得好!”

    众多侍卫保护的皇甫泰信,还不忘高升呼喝,替自己手下加油。

    “父亲……”

    展羽飞退回来,与展雄飞交手正热的仙龙老祖顿时撤退了下去。

    钟离尚贤在手,根本不必与其硬拼。

    “你……”见到自己计策功亏一篑,展雄飞顿时怒不可遏。

    展羽欲言又止,颓然低头。

    叶清玄朗声大笑,吸引众人注意,只见他一把将钟离尚贤提了起来,高声道:“‘鹰王’展雄飞?这就是你要救的朋友,帅某在此,且给尔等一个忠告——于我朝廷作对者,必死无疑!”

    话音一落,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下,叶清玄一把夺过身旁载逵的九环大刀,只是一横,钟离尚贤人头落地。

    呼!

    的罡气运转,钟离尚贤尸体当即变成了人形火炬,那着火的人头,也在叶清玄狂笑声中,被一脚踏了个粉碎。

    展雄飞身躯猛地一晃,接着喷出一大口鲜血,嘶声厉喝道:“帅——天——凡——!老夫杀了你!”

    “爹——!”

    浓烟中一声悲呼,钟离灵卿直接晕厥了过去。

    “爹!”又是一声悲呼,展羽被父亲的反应完全吓傻,连忙上前阻止他的冲动!

    “逆子滚开!”

    啪!

    一个嘴巴扇得展羽原地打转,但依旧死死地抱住了鹰王的胳膊,死也不肯放手。

    叶清玄暗自苦笑,这戏演的太过逼真,非把老头子气出毛病不可。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说明没有人能看得出真相。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叶清玄一踏地板,早已准备多时的孙坤打开密道,接住丢下来的钟离尚贤,同时另一手一扔,被整容的戴君宇直接就到了叶清玄手中。

    那孙坤不愧是挖地道的祖宗,这刑台下的入口,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根本发现不了,而且留了后手,救人之后,地道口直接封死,此时孙坤早已不知带着钟离尚贤逃出多远,外人根本就没有发现死得早已是另外一人。

    此时此刻,叶清玄成了挽救局面的救世主,也成了鹰王等人的眼中钉。

    那愤怒之火绝对真实,展雄飞那气得吐血的场面,也来不得半点假。

    而此时正与横万通交手的卓惠梵,更是娇笑不已,朗声道:“展雄飞,你还是好好想想,今天你是不是能逃得掉!”

    横万通和靳空彦怒喝连连,却一时都无法将面前的高手击退,钟离尚贤已死,众人已无退路,若是无法劫持皇甫泰信,只怕这一行人能逃出升天的,不会超过三个。

    眼见形势急转直下,突然间一声厉喝传来。

    “都给我住手!”

    众人一看声音传来方向,顿时都是大吃一惊。

    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正架在皇甫泰信的脖子上,周围所有高手,包括福公公,都是一脸震惊。

    那挟持之人,乃是三十多岁的微胖太监。

    不远处的姚素娴面露惊容,疾呼道:“刘贺,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你住口!”那微胖太监手中宝剑一横,皇甫泰信痛叫一声,脖子上顿时鲜血直流。

    叶清玄面色一呆,发现这出手之人竟然是自己初入江湖时,与霍东、华子兴一同上青云观的那个太监刘贺。

    之前还有想起过他,以为他早因为与自己相熟而被排挤出了后宫,甚至遭了不测,想不到原来他竟然到了皇后宫中,看样子还混成了姚素娴的亲信。

    只不过当初那跟自己有些交情的胖太监,此时面色狰狞,瞅着叶清玄的眼睛满露杀机,厉声道:“帅天凡,你杀了我刘贺恩人,我与你势不两立。你们都给我退后!”

    声嘶力竭地一声断喝,周围包括薛人神在内的高手,齐齐后退。

    叶清玄一摆手,神策府众爪牙也后退不已。

    “全都住手!”

    展雄飞一声高呼,四周喊杀声顿时停止。

    双方人马泾渭分明,鹰王一行人齐齐退向了皇甫泰信身旁,包括十二飞鹰等手下,一干高手围成了一圈,占据了观刑台。

    反而是卓惠梵等人,缓慢退下了观刑台,众多高手里三层、外三层,将诸英雄包围在了上。

    此时刘贺冲着展雄飞悲呼道:“将军,刘贺出手晚了,对不起你啊!”

    原来展雄飞等人真正的后手在这里,就连横万通和靳空彦也不过是分散诸多高手的注意力,真正的手段在于刘贺这一奇兵。

    可惜的是,就算鹰王等人算计的再好,也没有想要最终钟离尚贤会命丧在帅天凡的手中。

    展雄飞面露凄苦,拍了拍刘贺肩膀,道:“刘兄弟,尚贤泉下有知,不会怪你的。这是天意,天意啊!”

    说完,诸英雄几乎是同时转目,看向叶清玄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我靠!

    叶清玄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想不到鹰王方面还有这个后手,多亏自己出手快,不然鹰王一行人劫持了皇甫泰信,又救了钟离尚贤,这卓惠梵颜面大损之下,拼死也不会让他们生离此地。

    但现在“钟离尚贤”死在自己手中,多少颜面上过得去,卓惠梵气势上占优,此时放人更显得气度雍容大度,谈判也就有了余地。

    “卓阁主,为了大家着想,麻烦你们让开一条路,让我等离去吧!”展雄飞深陷痛失老友的悲伤之中,横万通只好代劳,出言与卓惠梵谈判。

    卓惠梵冷冷一笑,缓缓道:“横大掌柜,你不会觉得还有命……”

    “让开!”

    倏然一声断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只见老公公跳着脚地骂道:“都给杂家滚开,伤了陛下一根毫毛,老奴跟他拼命!陛下,陛下……奴才罪该万死啊!”

    福公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鼻涕与眼泪横飞,缓缓跪倒,匍匐不起。

    好演技!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随之怒吼道:“不好伤害我家哥哥,你们可以走,但不要伤害我大哥!”

    “闪开!”

    呼——

    一声破空声传来,仙龙老祖面色狰狞,竟然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护驾!”

    叶清玄一声厉吼,不远处一身铁甲的晁狂徒猛然跃起,迎头挡下仙龙老祖的出击。

    轰!

    两个人的拳头在空中撞到一处,如同洪荒猛兽一般,爆裂的气压四散开来,方圆十里内的浓烟顿时一扫而空。

    仙龙老祖身躯落地后连连后退,而那全身都在铁甲中的怪物同样踉跄几步。

    二人竟是势均力敌。

    哗!

    四周众多高手齐齐惊诧出声。

    仙龙老祖的身份几乎人尽皆知,都知道他是跟路未霜一样数十年不出世的高手,武功之高只怕天绝高手中也鲜有敌手,最起码曹胜和邢无畏便自愧弗如。

    可谁也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日夜跟在“帅天凡”身后,默不作声,跟个摆设一样的怪物,竟然也有天绝级别的实力,本就充满神秘色彩的帅天凡,顿时更令人刮目相看。

    卓惠梵妙目深深看了“帅天凡”一眼,心下更是盘算连连。

    看眼晁狂徒一招退敌,震慑全场,叶清玄跨前一步,朗声道:“陛下乃天下之主,还轮不到他人决定生死,任何人胆敢轻举妄动,危及陛下安危,便是造反,我神策府一定将他抄家灭族!”

    “二——弟——!”皇甫泰信一声悲鸣,被“帅天凡”的义举感动的痛哭流涕。

    姚素娴声色俱厉,怒吼道:“外臣无须多言,诸位赶快上前,救下陛下性命!”

    卓惠梵冷笑一声,缓缓举起纤手。

    “卓阁主慎重!”叶清玄旁边森然一笑,道:“陛下的生死,可不是阁主能担待的,毕竟这天下还是姓皇甫,不姓卓!”

    四周一片哗然。

    能够当着面叫破卓惠梵野心的,也就是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徒了。

    “鹰王”展雄飞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帅天凡,朗声道:“卓阁主莫不是想来个借刀杀人,现在便登基为女皇?呵呵,只怕卓阁主堵得住我们的嘴,却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吧。”

    卓惠梵脸色顿时铁青,心中一阵犹豫,虽然根本不关心皇甫泰信的生死,但这间接害死皇帝的名声,又有如此诋毁之言,恐怕害死皇甫泰信的结果,不是她现在能担当的起的。

    卓惠梵心思一动,扭头看向了异族高手中的源赖洲等人。

    只是一个眼色,源赖洲和龙萨顿珠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由他们出手,就算害死了皇甫泰信,也怪不得卓惠梵。

    而卓惠梵此时求助,嘿嘿,条件当然是由他们任开了。

    互相打了个眼色,源赖洲与龙萨顿珠立时上前一步,准备出手。

    “谁敢动?”

    关键时刻,福公公一跃而起,从怀里逃出一方玉玺,高高举起道:“陛下受命于天,皇朝所有决定必由陛下亲自盖上此印,如果陛下有何意外,老奴当场碎了这东西!”

    好!

    叶清玄心中大赞。

    如果卓惠梵铁定了主意要弄死鹰王,凭借源赖洲和龙萨顿珠二人的实力,还真能杀个血流成河。但如果福公公真的碎了这方印信,无论卓惠梵就算答应什么条件,事后中原的朝廷都可以来个一概否认。原因很简单,但凡涉及家国大事,若无白纸黑色带着印信的文书,天下人岂能承认?

    这件事别说是卓惠梵口头答应,便是卓惠梵和皇甫泰信两个人一起答应,都算不得数。

    此举一出,卓惠梵当场愣住。

    源赖洲和龙萨顿珠思量再三,也终于退后几步,不愿参与到这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当中。

    横万通嘿嘿一笑,缓缓道:“既然如此,就麻烦几位送我等出城了!”

    “几位,请吧——”

    叶清玄暗自好笑,略一侧身,一副恭迎众人离去的模样。

    卓惠梵牙根气得痒痒,看着一干人等缓缓离去,举起的右手颤抖几下,终究没有挥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