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突生变故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  御侍监的夏明公公,亲自扶着皇甫泰信上了龙辇,稀稀拉拉的护卫还没有神策府派来的人多。

    再看不远处姚素娴的銮驾,相比之下,气象顿时不一般。

    这个姚素娴不愧是卓惠梵的徒弟,野心昭然若揭,虽然御侍监的总管指派给了皇甫泰信跟前的红人,但主要也因为是个无能之辈,不会影响姚素娴在宫里的地位。

    皇甫泰信身边的御侍监护卫,除了夏明自己,连个先天的高手都没有,反观姚素娴手下,光是先天以上的太监就有六七人,更勿论从凤仪阁带来的同门师姐妹了。

    看了看一脸谄媚的夏明,叶清玄暗自衡量,如果偷偷地把他干掉,能不能扶持老公公当上御侍监的总管呢?

    这个想法还真让他颇为心动。

    临近午时,叶清玄亲自护送皇甫泰信到了刑场。左侧卓惠梵坐在的席位还是空无一人,架子之大,胜比皇帝。

    右侧则是一排贵宾席位,此时龙萨顿珠和源赖洲两大半步神话高手各坐一席,身后分别站着日月龙树四大尊者和风林火山四大侍卫。

    再往下,则是仙龙老祖,以及被朝廷邀请而来的异族高手。

    叶清玄扫了一眼,便认出十之**,不认识的也就是两三人。

    再向远端楼宇看去,各家酒楼已经窗户大开,楼门紧闭,显然各路高手已经到齐。

    十二元老会方向,远远的就看到了“傲剑”彭道生等人;对面的凤仪阁雇下的楼舍,则是“矛宗”曹胜、“兵主”章丘太炎等依附高手;还有那被绿林人士占据的,其他白道门派的楼舍,大禅寺和龙虎道门也占了一个角落,还有其他各派人士,俱都是占据高处,静静看着这边。

    根据乐浪这几日的刺探,这附近方圆五里之内的楼舍情报,叶清玄已经一手掌握,对敌人的势力分布,成竹在胸。

    此时围观人群已经多达十万人,密密麻麻的好像是**广场,刑廷尉的刀仗已经不足以维持秩序,叶清玄一挥手,神策府超过500人的力士立即又在法场周边布下一层。

    钟离尚贤被凤仪阁的高手亲自押送到此,此时正跪在法场正中,摘心道人与撞钟和尚分立两侧,做那刽子手的帮凶。

    钟离尚贤整个人被梳洗打扮了一番,不但制住了罡气,牢牢绑紧,更用胶水刷了头发,梳成个冲天棒一样的发式,还在发髻插了朵红绫子纸花,人虽然瘦弱,但双眼依旧朗朗,毫不在乎今日的生死。

    法场左侧,摆了香案,供奉着狱神,侩子手膀大腰圆,竟也是个先天级别的高手。红色行刑袍露出森森胸毛,面目凶恶冷酷,行刑用的是把九环鬼头刀,被摆在神案之上。

    一碗长休饭,一碗永别酒,一把断头刀。

    行刑人三跪九叩,插了三根长香,颇为讲究。

    皇甫泰信看着好奇,低声问道:“这个主刀的是哪位啊?”

    夏明笑呵呵地低头凑来,道:“回主子,是齐州的‘鬼刀王’载逵。”

    显然听说过他的名号,皇甫泰信了悟地点了点头。

    午时已到,那刽子手载逵取了大刀,站立在钟离尚贤身后,只等三刻一到,便要行刑问斩。

    观刑台一侧稍稍混乱,卓惠梵与路未霜二人并肩,身后凤仪阁内长老随侍,总算及时赶到。

    此时场地内外,一片静寂,便是那些小商小贩、操鹰弄狗、偷窃乞讨的人物,也都是收了活计,拥挤上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观刑台。

    见卓惠梵业已落座,皇甫泰信拱手一礼,接着一挥手,夏明便领旨而下,缓步上了法场中心,高拔着嗓音喝道:“圣旨下——原镇北大将军、安乐侯钟离尚贤,叛逆朝廷,顺从江南逆贼谋反,依律当斩,以儆效尤!钦此!”

    高喝声一停,观礼台下人群一分,又一个小太监高声报道:“午时三刻已到。”

    身为监斩官的游达明,一声断喝:“斩!”

    摘心道人和撞钟和尚全神贯注,那“鬼刀王”载逵一脚将钟离尚贤踏在斩头台上,九头大环刀高高举起……

    场内外所有人呼吸为之顿止!

    叶清玄手中见汗,猛地屏住了呼吸——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便要出手了!

    “爹爹!”

    一声悲呼,人群中一个少女不要命地往前冲!

    所有人的目光立时转了过去。

    除了钟离灵卿还有何人。

    “卿儿快走!”

    一直沉默不语的钟离尚贤终于色变,忍不住老泪纵横,高呼出口。

    “捉拿叛党!”游达明大喝一声,四周自有刑廷尉的高手扑了过去。

    人群一时大乱!

    皇甫泰信大惊失色,高呼道:“还不行刑?”

    话音一落,“鬼刀王”载逵大喝一声,手中大刀骤然斩落!

    该动手啦!

    叶清玄心中一紧,此时正是计划内,百里无及出手制造混乱的时机。

    “刀下留人!”

    骤然间的一声大吼,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密密麻麻的御前侍卫中,突然飞扑出一个身影,大鸟般腾空,直奔法场而来!

    叶清玄更是目瞪口呆。

    咦?

    什么情况?

    怎么跟计划的不一样?

    摘心道人和撞钟和尚二人齐喝一声,一起扑向来人。

    叱!

    就在“鹰王”迎上摘心、撞钟的同一刻,又是一个身影已然飞上法场,急攻“鬼刀王”载逵。

    钟离尚贤断头之危暂缓。

    轰!

    只是一个交手,摘心道人与撞钟和尚齐齐飞退,身躯直接砸落法场,狼狈不堪地成了滚地葫芦,竟然联手都不是对方一招之敌。

    “‘鹰王’展雄飞?”卓惠梵兴奋而起。

    二哥?

    叶清玄同样呆滞,愣愣地看着法场冲向钟离尚贤的“小鹰王”展羽。

    关键时刻,竟然是“鹰王”展雄飞到了!

    同一时刻,四周铜锣声骤然爆开,原本那些小商小贩、临街乞讨的各色人物,纷纷在货架上、扁担里、衣襟内拿出锋利兵刃,同时朝着法场杀来!

    正是十二飞鹰在内的各路高手。

    钟离尚贤毕竟只是个诱饵,诱饵无论多么珍贵,但毕竟没有猎物重要。

    “雄飞,你不该来!别管我,快走!”这一次,钟离尚贤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