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大限之日
    “他们都是被人活活……”无嗔大师欲言又止。

    游达明摇了摇头,道:“三个都是死后被穿起来的,只有那个晏圣,是活活被串死。”

    众人脸色惨白。

    放佛别人不懂里面的痛苦,游达明叹了口气,解释道:“这个凶手真是够狠,这个死法最是可怕,先将人穴道封住,再切开**,只需插入一截,直立起来,靠着受害者自身的重量,那木头桩子就会一点一点地深入体内。穿过肠道,刺穿肺叶,最后从嘴巴里出来……最可怕的是,受害者在这个过程中,会牢牢体验死时痛苦,别说是归虚境高手,便是一个普通人也不会轻易断气,最起码要痛苦哀嚎一个时辰……”

    游达明失声而笑,道:“知道吗?就在别人发现此地凶案现场的时候,那个晏圣还没有咽气……”

    “他说凶手是谁了吗?”彭道生眼神一闪,出言问道。

    游达明摇了摇头,道:“只是说了一句而已……”

    “什么话?”

    阴冷而凛然的声音突兀地在众人身后响起,众人回身一看,齐齐打了个冷战。

    放佛是地狱中爬出来的阴鬼,头发如同死了多少年一般的灰白散乱,消瘦的面容如同枯骨,剩下的肌肤白的让人心寒,简直就像是死鱼肉似的,一丝血色也没有,苍白而又透明,那嘴唇亦不例外,犹如冰封过一样,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铅白色。

    最诡异的却还是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又狭且长,眼中竟然完全是眼白,冰石似的,彷佛已凝结。

    他是个瞎子,世界上最令人害怕的瞎子。

    因为他就是鬼,就是厉鬼,就是地狱中爬上来的恐怖厉鬼——“鬼剑”阎无常。

    一个专门把活人的魂魄送入地狱的厉鬼。

    阴寒煞气冷风一样地吹拂过来,所有人都是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游达明觉得后背有什么东西在爬来爬去,竟然吓得一时没有说话。

    咚!

    翠绿的竹竿在地上一顿,阎无常如蛇般阴冷的声音响起道:“快说,他临死前说了什么?”

    “他,他……他说……求求你,杀了我……”游达明咽了口吐沫,勉强说完这句话。

    “好,好,好!”

    “鬼剑”阎无常连说三声好,却是面色铁青狰狞,一转身,竹杖在地上一点,便要离去。

    “傲剑”彭道生连忙喝道:“阎先生,血煞的人虽然死了,但希望你们不要在洛都城惹事!”

    “彭,道,生!”阎无常倏然回头,空洞苍白的眼珠却带着异常的怨毒,“别自找没趣,你们能抓到凶手再跟我谈!否则,你凭什么?”

    彭道生哑口无言,阎无常冷哼一声,飞身而去。

    阎无常一去,现场顿时从阴间地狱变回了阳间世界。

    游达明刚刚表现得有些窝囊,忍不住吁了口气,道:“这个阎无常还真把洛都城当自己家了?想在洛都搅风搅雨,他……”

    彭道生猛地一转头,瞪了他一眼,冷声道:“阎无常素来横行无忌,当年只因他被人笑话是瞎子,不但当场杀了那人,更杀了他全家……后来,更是把当时看热闹的人,也杀了个一干二净,连酒楼跑堂的都没放过……你说他敢不敢?”

    游达明顿时怔然。

    彭道生冷哼一声,翻身上马,带着十二元老会的人全部撤离。

    “刑廷尉最好有本事破案,否则,御前有你好看!”

    彭道生远远的声音传来,让游达明眉头紧皱,第一次感到当上这个总捕头,真tmd不是个好差事。

    **********

    马上临近处刑之日,洛都城内各方势力都觉得这几日来特别难熬。

    事端蜂拥迭起,前有身手不凡的采花贼祸乱全城,后有搭救钟离尚贤的南朝高手四处搅扰,绿林、正派、邪教、魔门、南朝、北朝,还有那域外的北狄、南蛮、西戎、东夷,各方高手在这洛都城盘踞,少不了有那看不顺眼的,立即便是拔刀动手。

    最后,还有那位新上任的神策府指挥同知,巡街扫荡,滋事扰民……把个洛都城搅得无一宁日。

    别说是普通百姓,便是那些武林中人,都有些熬不过,暗自期盼这倒霉日子早些过去,让大家也能喘口气。

    一大早的又听闻城门口几个武林有数的高手,让人从屁股插了木棍,如同蛤蟆一样地穿了起来晾着,听着就瘆人,便是魔门都没这么狠毒过,不少人都觉得这世道要大乱,便是洛都城也难以避免。

    到了晚上,又是几个闺女被采了花,也不知打死了几个跟风作案的淫贼,整个晚上呼呼喝喝的,巡城的兵马就没个闲处。

    过年都没这么折腾过,但好歹终于熬到头了。

    这一日,便是钟离尚贤处斩之时。

    早早的大清晨,朝廷就派人去十字路口打扫了法场。

    御前戍卫的职责交给了神策府,而围拦监斩的事情交给了刑廷尉。

    早饭之后,叶清玄带着一干属下穿戴整齐,先自巡了圈刑场。

    刑廷尉的捕头和刀仗、侩子手,加起来足有千人,游达明身为总捕头,也是威风的紧,一身绯红色的武官袍,袖口云纹,胸前绣着苍鹰,正是朝堂三品武官的服侍。

    时辰虽早,但围观的人群却已经有了上万人。

    叶清玄环目四顾,只见法场百米开外,已是人头攒动,便是周围那些被各大势力包下来的酒楼,也已有各派弟子前来打扫,竟然就是名噪一时的盛会。

    似乎苦等行刑有些无聊,不少会做生意的,竟然已经在法场周围的路面上早早占了位置。

    有那耍蛇的,杂技的,摆摊卖馄饨的,挎着篮子卖水果糕点的,几个北狄的猎人向富家子弟卖鹰枭宠物的,还有不少乞丐趁着热闹乞讨。

    热闹,但也混乱。

    虚与委蛇的跟游达明聊了两句,见到凤仪阁的不少弟子也到了此地,将观礼台围了两层,叶清玄和游达明齐齐冷哼一声,吩咐各自神策府和刑廷尉的属下,里边一层,外边一层,将这几十人的凤仪阁弟子裹挟在了一处。

    不管凤仪阁领头的嬴惠英和康惠盈勃然大怒,前来理论,叶清玄对着游达明一施礼,道:“此地就辛苦游兄费心了,帅某去迎圣驾。”

    把现场交给了华子兴,叶清玄带着爪牙跨马而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