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何人知情
    叶清玄动作太快,以至于后面跟着的百户、小旗们还没下令全体进攻,战事便已经进入了尾声。

    除了最后满家的老家主满希忠奋力抵抗了一下,便被武啸山打成重伤之外,便是满家的那个凤仪阁儿媳妇,也没有费什么功夫。

    让那个头发胡子都已灰白染血的满希忠被压过来时,这位满大人跟他的儿子一样,对着叶清玄怒目而视,狂吠道:“小子,小子你完了,你敢得罪我满家,万俟大人,卓阁主都不会放过你的!”

    啪啪!

    左右开工的两个大耳光,直接扇飞了一口的槽牙。

    武啸山笑呵呵地一指自己,道:“满州牧,还记得你家虎痴爷爷不?”

    “啊?你,你你是……”

    满希忠一脸恐惧,显然认出了对方,却一时想不起名字。

    叶清玄不耐一挥手,道:“都是老熟人了,你们俩到后边亲热去,其余人等给我仔细的搜,尤其那个主楼,给我掀个底掉!”

    武啸山哈哈一笑,一把将满希忠扯了起来,喝道:“来吧,老狗!”

    拎着对方,武啸山便带着他走向了后院。

    叶清玄一挥手,道:“你们也退下,我有话跟满大人说一说。”

    众人哗啦一下,全部撤退,并关上大门,将叶清玄和满文亭留在了书房之内。

    当然,还有那怪物一样的晁狂徒。

    **********

    叶清玄信手翻了翻仍在案牍之上的几封书信,里面极尽谄媚之言,都是地方官员疏通满文亭的信件,有这些东西在,办他一个贪赃枉法,绝对没有问题。

    对于这些,满文亭毫不在意,有凤仪阁和万俟独明,就算他丢官,也并无大碍,关键是眼前的这个“帅天凡”到底目的何在。

    叶清玄头也不抬,只是翻开了一个账簿,轻松问道:“满大人,你觉得我找你有何要事呢?”

    满文亭呸了一声,道:“帅天凡,你构陷本官……啊!?”

    “啪”的一声脆响,满文亭脸色一苦,又吐出两颗牙齿,怒道:“你有何话要问,尽管问来!”

    “唉,这才像话!”

    叶清玄卷起账本,点了点满文亭的肩膀,道:“就喜欢大人这干脆利落的劲头。说,钟离尚贤本关在什么地方!”

    “啊!?”

    这一次,满文亭终于脸色大变。

    “你……你们是为了那忤逆……”

    啪!

    又是一个嘴巴,满文亭另一侧的腮帮子肿了起来。

    “回答错误。”叶清玄狞笑声声,“不要拖延时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派人求援……说,你的卷宗中说的那个知情人士,到底是谁?”

    满文亭毕竟是武相候选,颇为懂得刑讯逼供,凤仪阁为了榨出钟离尚贤的最后价值,已经秘密审讯了数次,每一次都有满文亭在场。

    虽然连皇甫泰信都不知道钟离尚贤被关押在何处,但审问的卷宗,还是可以看到的,在福公公提供给叶清玄的卷宗记录中,尤其引起叶清玄注意的,便是抓捕钟离尚贤之前,那个提供钟离尚贤准确位置情报的“知情人士”。

    很显然,这是一次叛徒出卖的行动,如果不抓住这个人,恐怕会有更多的人遇险。

    满文亭声嘶力竭,“你到底是谁?”

    叶清玄森然一笑,又问道:“说好了的,我问,你答,大人又不乖了……”

    满文亭露出恐惧的脸色,终于明白对方如此胆大妄为是为了什么,同时也相信,自己真的会被对方杀死,而绝非虚张声势,因为对方绝对不会留自己这个活口的。

    叶清玄从对方绝望的眼神中看出了点什么,嘻嘻一笑,指了指身后的晁狂徒,淡淡道:“大人既然不愿意回答,那我就换个人来问。要知道,有时候想要轻松去死,也是件很难的事!”

    晁狂徒咔咔晃荡了一下脖子,一步步朝着满文亭走来。

    **********

    不过二十分钟之后,叶清玄带着一手鲜血的晁狂徒走出了书房。

    若非情况危机,叶清玄绝对不会使用如此酷烈手段。

    几名百户,包括华子兴都是一脸畏惧地等候在外,里面刚刚传出来令人心寒的惨叫声,让他们双腿打颤,恐惧非常。

    见到叶清玄出现,华子兴上前一步汇报道:“大人,发现一座秘库,里面纹银、金条不计其数,更有各地往来官员的书信,以及……呃……”

    “什么?”

    华子兴压低声音,道:“以及包括北狄和瀛洲在内,十分私密的信件,其中不少都可证明满文亭收受贿赂,出卖朝廷的情报。”

    “好的。那些东西比较重要,记得交给我!”

    “遵旨。”华子兴此时对这个帅天凡,已经不仅仅是畏惧,更多了一丝敬重。

    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朝廷大员,说办就给办了,需要多大的魄力,而且事实证明,满文亭的确通敌卖国。

    望着夜空明月,叶清玄叹息一声,心中暗道:总算是有了点交代。接着声音一冷,凝声喝道:“满文亭畏罪自杀,死前已交代一切罪状。满家老小,等候朝廷旨意吧。”

    华子兴想到一事,上前道:“大人,满文亭之父,满希忠……也死了!其妻不知所踪……”

    话音刚落,外间忽然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乒乒乓乓的声音快速接近,砰的一声,内堂的大门被一脚踢飞,一道人影呼啸着落在叶清玄面前。

    一名手提利剑的英姿女剑客,怒目凝眉,瞪着叶清玄喝道:“好贼子竟然夜袭朝廷命官,满文亭何在,还不给我交出来!”

    来人飞扬跋扈,视叶清玄如无物,正是凤仪阁的一向做派。

    叶清玄也知道眼前此人,忍不住嘿嘿一笑,道:“原来是凤仪阁的嬴惠英,赢女侠,可是为了令阁供奉满文亭所来?”

    “废话少说,人呢?”

    迎着对方倒竖凤目,叶清玄丝毫不让,摊开双手,淡淡道:“抱歉嬴女侠,你来晚了。满文亭已经交代了勾结外藩的一切,并且有愧于陛下,与其父满希忠双双畏罪自杀了!”

    “啊!?你……”

    嬴惠英瞠目结舌,“你敢杀了他?”

    叶清玄眉头一皱,道:“说了是畏罪自杀,有什么事,明天早朝御前自有论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