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知晓利害
    笼子里关着的是一个年轻人,看样子不过二十出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仔细看脸上,却是颇为英俊,只是嘴角的坏笑让人觉得有些狡猾。

    浑身上下带着枷锁,而他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躺在地上,自在地晃荡着二郎腿。

    叶清玄第一次看到此人,印象就感到好笑,因为他多少有些像是兄弟孟源筠,第二印象就觉得他跟孟源筠一样的欠揍。

    这个感觉一兴起就难以抑制,所以叶清玄当即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开门揍他一顿。

    华子兴也诧异非常,连忙翻看人册,最后方才了悟地说道:“噢,回禀大人,此人名为乐浪,江湖人称‘夜留香’,只是暂时押解在此,因为此人狡猾异常,每次都有机会逃走,关在此地只是为了严防逃走。他是个采花淫贼,同样秋后问斩。”

    “放屁,你才是采花贼,你们全家都是采花贼!”

    那小子一听,一跃而起,张嘴骂道:“那些美人都是小爷真爱,没有一个强迫的,要不是这次不小心被那冤大头发现自己戴了绿帽子,才把我扭送官府,哪个美人会舍得抓我?”

    原来是个勾三搭四、臭不要脸的货。

    叶清玄看向华子兴。

    华子兴点了点头,笑道:“他是不是淫贼,下官不敢论断,但偷东西却是能手,而且轻功非凡,一般的先天级别高手都追不上这货。这次勾搭的对象是个凤仪阁外门弟子,只是没成想人家老公夜半归家,捉奸在床,因为南方是凤仪阁十分看重的世家子弟,所以才被凤仪阁派高手擒拿,投入大牢。”

    那乐浪一声哀叹,呻吟道:“小爷这次算是栽了,我死以后,不知有多少佳人夜半哀伤,又有多少美人相思成疾,甚或以死追随……你们啊,无形中害了多少人!”

    太欠揍了!

    叶清玄阴笑一声,道:“行,这个人我也要了,放出来!”

    “啊?大人,这等货色……”华子兴顿时大惊。

    “没关系……”叶清玄笑道:“我有办法治他,正好朝廷有个大案也是针对近日祸乱洛都的采花贼,这货多少算是同行,希望能有所帮助。”

    那牢中的乐浪一听姓名可保,登时大喜过望,扑棱一下跳了起来,凑到栅栏旁急切道:“大人真是好眼光,在下高来高去的能力便是先天高手也大大不如,小的先谢过大人恩典。”

    叶清玄看了看对方,冷笑一声,道:“你出来之后,记得行为举止给我检点一点,但凡有所错漏,或是惹出麻烦,嘿嘿……本座直接阉了你,再送你进御侍监给贵妃们洗澡!”

    啊!?

    乐浪笑嘻嘻的脸庞登时变色,如此计策委实狠毒,面对后宫绝色,却不能人道,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痛苦。

    “大人警告小的记在心里,绝不敢违背。”

    叶清玄转身离去,同时吩咐道:“我点的几人都带出来见我!”

    **********

    轰!

    轰!轰!

    连续几次重击,叶清玄浑身缠绕雷电般闪耀的青龙罡气,缓缓从空中落下,四周众人目瞪口呆,看着叶清玄如同钉钉子一般,将那归虚境的绝顶高手“虎痴”武啸山硬生生的给拍进了土里,只留下一个死人头。

    “虎痴”武啸山晕头转向,一脸的土色。

    “服了吗?”叶清玄问。

    “服了。”武啸山由衷答道。

    叶清玄嘿嘿一乐,回头看向其他众人,喝道:“你们呢?”

    众人连忙摇头。

    “用不用吃饱饭,睡个好觉再较量?”

    众人再次摇头。

    开玩笑,那个如同猛虎一般大汉都被叶清玄吊打,换了先天境界的其他人,岂不更是白给?

    “好,既然好了,那就进行下一项!”

    叶清玄先是一脚踏在地上,砰的一声将武啸山震出地面,接着又一摆手,华子兴便指挥着几名神策府力士,抬着一大坛子美酒端了上来。

    几个刚刚脱离牢笼的死囚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难道这位行为怪异的大人要跟他们喝酒,或是磕头拜把子?

    叶清玄也不管众人眼光,只是一拍坛口,浓郁的酒香飘散,一招手,引出一股酒水,直接在掌心运功一振,寒气直冒下,几片薄冰当即成型。

    叶清玄看着众人疑惑目光,沉声道:“本座有话明说,你们都是朝廷判了死刑的贼囚,不管你们以前是真作恶也好,被冤枉也罢,既然本座要你们替朝廷办事,就不得不给你们下点东西,也省得你们有什么贼心思。这一点,只怕你们应该早有所料吧?”

    众人面色惨然,不过同时点头。

    好死不如赖活着,朝廷用来制住武林人士的手段还是有的,不外乎下毒或是下针,这位大人不知道是何用意,竟然要下酒吗?

    叶清玄哈哈一笑,开口道:“废话不多说,本座这就给你们几个下点东西,这玩意看似简单,但我叫它‘生死符’,下到你们体内,你们先尝尝厉害,也先知道知道违逆我的下场。”

    说完信手一扬,刷刷刷……

    几片薄冰当即射入五人体内,位置和用法尽皆不同。

    众人只觉得创口处微微一凉,接着便觉伤口处阵阵麻痒,用手怎么挠都挠不到痒处,痒感深入骨髓,咬牙切齿也抵挡不住,再又如针刺般的疼痛,直如万蚁咬啮,痛点在全身乱窜,便是挠破了皮肤,剖开血肉也无济于事。

    众人齐齐一声惨叫,那乐浪最不顶事,只是呼吸间已经倒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最能隐忍的便是武啸山,但也只坚持了数个呼吸,便开始

    不片刻,五人齐齐痛苦倒地,不停哀嚎,奇痒处早已血肉模糊,恨不得立即自杀了事。

    叶清玄此时宛如地狱中飘出的声音,缓缓道:“这便是,它的意思就是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记住这次的厉害吧!”

    “我等记住了,求大人饶过我等!”

    “我等办事必尽心尽力,大人救命!”

    “饶了我,饶了我!”

    ……

    叶清玄点了点头,运气的掌力,在每个人身上一拍。

    一股暖流进入身体,登时痒痛全消。

    武啸山坐起身来,想要站立却是几次都无能为力,暗道这歹毒手段厉害,看向叶清玄的目光中,除了敬畏,又多了一丝恐惧。

    其余四人早已软在地上,乐浪更是屎尿横流,口吐白沫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