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飞鱼绣春
    月满阑珊。

    秋风凉。

    天机老人缓缓转身,苍凉古朴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瞥了一眼地上的黄明朗,淡淡道:“不是你无能,而是你太蠢,蠢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蠢到连自己都真的以为是凤仪阁的一条狗。”

    黄明朗抖如筛糠,不敢应声。

    旁边的宋别离微微一笑,出言道:“主上,此事也怪不得小朗,那卓惠梵惯于收买人心,能把失传已久的送给小朗,出手也算是大方了。毕竟那也是小朗祖上失传已久的绝学了。”

    黄明朗连忙趁机请罪,道:“徒儿不肖,请师尊责罚。”

    “罢了!”天机老人冷哼一声,道:“好在那皇甫泰信与凤仪阁的女人狗咬狗,你还暂时没有丢了这总指挥使一职,不过日后行事激灵一点,莫再让我失望。下去吧。”

    黄明朗如蒙大赦,慌忙退去。

    遥望夜空,明月当头,繁星群隐。

    天机老人长叹一声,缓缓说道:“以我原本计划,黄明朗荣升车骑将军之后,主掌军权,而神策府由北冥无敌执掌,依然有一部掌握在我天机阁手中,想不到事到临头却被那皇甫小儿玩笑之举耽搁,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接着神色一转,回头问道:“那个小子肯听话了吗?”

    宋别离恭敬答道:“主上,上官亦风虽然化身北冥无敌多年,但毕竟是我天机阁弟子,怎敢忤逆您老的旨意。”

    “上官亦风,上官亦风……这个名字他自己已经忘了吧。算了,既然要依仗他北冥无敌的身份,那‘上官亦风’这四个字就再也休提,免得他以为我们事事都是在威胁他,心生不满,关键时刻就容易出差错。”

    “是。”

    秋风徐徐,天机老人紧了紧衣衫,卓立船头,放佛自言自语般说道:“这些弟子啊,没有一个让我满意,也没有一个可以继承天机之位,嘿,我最看好的两个,却前后背叛了我……”

    宋别离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一个是季广岚,另一个则是最后的关门弟子宗轩。

    只不过这两个人,一个是天机老人嫉妒其能,亲自暗算导致的背叛,如今人死许久,何必再提,而另一个,本就是仇敌后代,天机老人玩弄人心,不怎么就看上了那个白眼狼。

    “主上,宗轩叛逆师门,可需要在下出手……”

    “唉,你错了。”

    “我错了?”宋别离一愣,不明白天机老人什么意思。

    天机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大感兴趣的神色,笑道:“宗轩那小子,是我从小养大的,我岂能不了解他。他每一丝灵魂都有我的烙印,这辈子都不会摆脱我的影响,早晚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天机阁在他手中,必能发扬光大。现在……他不过是迷失了自己,在外面寻些乐子罢了。”

    宋别离一脸疑惑,不明所以。

    **********

    唧唧咋咋的女孩子声音,听起来的时候总是带着几许欢快。

    这间院子也的确充满了欢乐。

    即便是在深入敌营的洛都城内。

    刚刚被救出来的吕氏姐妹,正跟唐柔、蓝雅等人在诉说着分别之苦和重逢之喜。孟源筠几个小子也随在旁边,乐在其中。

    宗轩没有参与其中,令人意外的,他今天特别想要静一静。

    一个巨大的酒碗之中,倒满了红色的葡萄酒,丢入几块难得的冰块,便是最醉人的饮法。

    叶清玄那小子,总是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咔咔咔……

    宗轩嚼碎了杯里的冰块,却碾不碎心头的寂寞。

    探手入怀,取出一方珍而重之的锦帕,锦帕里包裹的东西在他的翻动下渐渐露了出来,那是一只小小的鞋子,小小的婴儿才会穿着的鞋子。

    宗轩以为这辈子自己都是心硬如铁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神,从来就不曾有过人性。

    但当董月娥为他生下儿子的时候,那个皱皱巴巴、扑腾着小腿的小东西,竟然意外的牵动了他的心神。

    那一刻起,他才发觉,自己的心并非一块石头,挺多算是一块寒冰,并且这块寒冰也在呀呀儿语之中,慢慢融化。

    可是……

    当董月娥身死,洛景离背叛自己,带走了宝儿之后,他又再次变得冷酷,变成了那个心肠歹毒的阴神。

    尽管自己已经收纳了一部分镇岳山城和冥狱的势力,但即便把这些人手全部派出去搜寻洛景离,但却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又一次回到自己长大的洛都城,宗轩心思活络,若说寻人,最厉害的还得是掌握天下秘谍的势力,四海阁由明转暗,不太适合,而其他的也就是朝廷的三司了,“御侍监”由太监掌管,自己没那忍受一刀的决心,“神策府”名存实亡,实力不在,剩下的也就是“刑廷尉”了。

    也许,是时候告别这里,去找一找养育自己的师门了呢。

    老东西会不会一怒杀了自己呢?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宝儿鞋子,宗轩忍不住微微一笑,眼中光芒变得极为坚定。

    **********

    叶清玄对着镜子,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一身新造型。

    头戴黄金盔笠,身穿“飞鱼服”,腰挎绣春刀。

    典型的明朝锦衣卫打扮。

    为了宣誓自己对神策府的革新,叶清玄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将明朝锦衣卫的职能修修改改,列成条陈,让皇甫泰信批示,同时这统一着装,也一起提议。

    这明显一副皇家护卫气派的行头,穿起来果然威风凛凛,贵气逼人。

    前世总觉得电视剧里锦衣卫的造型最是帅气,最是仗势凌人,这把狐假虎威的气势,终于被自己用了过来。

    皇帝钦赐的“飞鱼服”,选用了皇家的金黄贵色,“飞鱼”也并非什么带翅膀的鱼,而是类似于蟒蛇的动物,头上有两只角,由蟒形加上鱼鳍鱼尾异化而来,所以自己报上的“飞鱼服”被皇甫泰信大笔一挥,改成了“飞蟒服”,蟒有小龙之意,也意为天龙身旁护驾的小龙。

    虽然只是表面功夫,但“帅天凡”旗帜鲜明地护卫皇权,皇甫泰信也是十万分的欣赏,同时对他也更加看重,拼命催促他快些建立起最起码的班底,让他这个皇帝出行之时也能够威风威风。

    当叶清玄穿戴整齐,第一次入早朝面圣的时候,朝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位新贵身上。

    虽然是英姿飒爽,但叶清玄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因为此时的皇甫泰信,脸色也是阴沉如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