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绝世凶徒
    呜……啊啊啊……

    宛如野兽咆哮般的狂暴吼声,隔着幽远深厚的石壁依然清晰无比地传了出来。

    叶清玄按耐不住焦急的心情,步伐飞快地穿过隧道内十几个弯弯,六七扇厚重大门,终于到了这看管洪水猛兽一般的地牢之中。

    漆黑潮湿且臭气熏天的地牢之内,哗啦啦的铁链子栓着一个怪物。

    那怪物身形庞大,两米多高的身体被浓密毛发全部遮挡,看不清容貌,但呼哧呼哧的呼吸声中,面前的毛发不停抖动,一对如同火炬般闪亮的眼睛,呆呆的瞪着叶清玄。

    在萧不乾的建议下,叶清玄以自己本来面貌来见这个怪物,萧不乾陪伴左右,看了里面的怪人一眼,沉声道:“为了把他从三圣岛带出来,帅天凡的两个亲随也丢了性命,并且一路用了不知多少药物,才勉强控制得住。”

    叶清玄两眼放光,凑近了地牢的栏杆,仔细观瞧。

    这怪人已经被人折磨得没有丝毫人形,原本高大威猛不下于“鼎霸”魏无咎的雄伟身材,如今只剩下瘦骨嶙峋的一层皮,可即便如此,病虎身前依然有一股躁狂睥睨的慑人之力,针一般扎得人眉心发痛。

    叶清玄万分不敢相信,问道:“萧大哥,这就是跟你一起失踪的‘凶徒’晁狂徒?”

    “不错。”萧不乾看着对手,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哇啊啊……

    狂猛暴烈的怒吼,即便对方没有一丝罡气,也让人不禁后退两步,放佛笼子里管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洪荒猛兽。

    萧不乾缓缓说道:“多少年来,晁狂徒一直不肯降服,而帅天凡从他父亲手中接纳他,以阴针制神之法控制,每日不停折磨,以瓦解他的意志,俱都以失败告终……”

    说着,萧不乾从怀中掏出一个银铃铛,递给叶清玄,道:“此人凶顽,现在虽然神识不明,但只要以此铃铛控制,便可听话完成任务,但你切忌,一定要在午时三刻之前让他归来,并用这条玄冰铁链将他绑住,否则那时段是他清醒之时,若不锁住他,恐他会爆起伤人。”

    叶清玄点头接过银铃铛,淡淡道:“可惜了,一个绝世强徒到头来还是逃不过阴谋诡计的算计。”

    萧不乾点了点头,道:“此人凶残,手上人命无数,该杀不该杀的全凭一时喜好,但明刀明枪的,从未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当年奉师命讨伐此人,心底对他光明磊落的做派还是十分欣赏,落入三圣岛手中后,曾经也出力想要救他性命,偏他性格又臭又硬,最终得罪了帅继绝,终是毁了这一条大汉。”

    唔啊啊……

    晁狂徒嘶声怒吼,萧不乾示意叶清玄使用铃铛。

    叮铃铃一响,那晁狂徒眼神呆滞,哈喇子从长大的嘴巴里淌了一地,居然真就听话的静了下来。

    “阴针制神”果然厉害。

    当年叶清玄曾经接触过这个变态的制人法门,魔门十二天君之一的廉贞天君曾经以此方法欲制住“铁鹰”易铁晴和“小鹰王”展羽,但最后被展羽袭破,并将廉贞天君斩杀。

    想不到,三圣岛上也有这阴损歹毒的手法。

    叶清玄收起铃铛,尽量凑近了地牢,看着那双无神的双眼,认真道:“久闻晁狂徒大名,想不到今日竟然如此相见。嘿嘿,废话不多说,咱们做个交易吧。”

    萧不乾失声一笑,道:“你个猢狲竟整些没用的,晁狂徒已经被秘法制住,你直接下命令便可以,做什么交易,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没关系。”叶清玄嘿嘿一笑,道:“还是做交易比较稳妥,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一些。”

    “人,我是交给你了。随你折腾!”萧不乾摇头不已,转身缓缓退去。

    叶清玄轻叹一口气,看着面容呆滞的晁狂徒,说道:“咱们交易继续,呃,不管你听不听得到,我说我的想法,你在我身边帮我做事,我好吃好喝的招呼你,你不能闹事,必须听话,我再想办法帮你破了‘阴针制神’,恢复你的神智,你再帮我做事两年,并保证以后不再随意杀人,我便恢复你的自由……懂了没有?呃,嘿嘿,你不说话,就当你听懂了,也同意了好吧!”

    放佛做了件大事,叶清玄轻松地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道:“总算有个帮手了。”

    叶清玄转身便要离去,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又说了一句,道:“阴针制神我去研究一下,不保证肯定成功,但无论如何,你神智恢复的那一刻起,决不可随意杀人,不听调遣,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你可要记好了。”

    说完,叶清玄飘然而去,追着萧不乾的背影喊道:“萧大哥,帮我找个人给他收拾收拾啊,太臭了……”

    人影远去,漆黑的地牢之中,浓密的毛发之后,那双呆滞无神的眼睛突地一闪,露出一丝犹疑凶悍的精光。

    **********

    月色如玉,薄雾如烟。

    凄冶的月光透过浓雾射下,更加苍白,那迷离的薄雾在月光中就像是烟云一样,又像是一匹白绫,散成了千丝万缕。

    天机老人盘膝坐在小舟上,溶在月光下,迷离在浓雾中,骤看来,也像要散成万缕千丝。

    在他的面前放着一张矮几,在几上放着一张五弦古琴,他的一双手正在琴弦上移动。

    一阵阵苍凉的琴声随着他双手地栘动,从几上的那张古琴上发出来。

    夜阑人静,除了小舟滑过水面发出的水声,便只有这铮琮琴声。

    在天机老人的后面,站着一身仆人装束的宋别离和汗如雨下的黄太朗,俱都是一动也不动。

    琴声实在很动听,只是未免太苍凉。

    天机老人弹得也实在是一首很苍凉的古老调子。

    他今夜的心情本来很轻松,所以才会生出月夜泛舟江上这个念头,只是连他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弹出这个调子来。

    调子苍凉,弹了一段,天机老人的心情也变得不好起来。

    嗡!

    琴弦发出一个烈音,天机老人止住琴弦,接过宋别离递上来的一方白色毛巾,擦了擦手,沉声道:“你说,凤仪阁和皇甫泰信那小子都开始染指神策府了?”

    黄太朗窟通一声跪倒,答道:“徒儿无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