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赤胆忠心
    皇甫泰信显然心情大好。

    “来,二弟,让为兄为你介绍这几位真正的知心朋友!”

    叶清玄呵呵一笑,目光一一扫过酒席间的四个身影,心中暗道,恐怕这才是你的真正心腹班底吧。

    四人中只有一人从未见过,而另外三人中的二人,却是之前在忘仙楼中见过,乃是除了摘心和撞钟二人之外的护卫高手,一个苗裔打扮,另一个则像个苦修士,至于最后那个却是老相熟。

    身材高挺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就像是大理石雕像,凌厉的眼神令其目光幽冷如剑,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强横的魅力。

    只是多年不见,眼神中颇见沧桑,原本光洁溜溜的下巴也长了一圈髭须。

    薛文功。

    当年那个踩着自己脑袋,让自己受尽屈辱的“定南将军”,“天绝手”薛宫望的亲孙子,背叛了朋友、背叛了家族、背叛了皇室的三姓家奴。

    多年不见,这个当年在皇甫泰信庭宴上饱受排挤、地位低下的青年俊杰,想不到竟然真的熬成了皇甫泰信的心腹。

    乐声悠扬,六名盛装美女踏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席前载歌载舞,演出各种曼妙无伦的舞姿,齐唱道:“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六女年不过二十,均上上之姿,落座之人只有皇甫泰信和那从未见过的人物高声叫好,而其他人要么有着武人的严谨,要么便是性格孤僻不善言辞。

    皇甫泰信不以为意,邀众人举杯,一饮而尽,然后便亲热地拉着身侧的叶清玄,对着左手边的苗裔人士介绍道:“二弟我来介绍,这位便是享誉江湖已久,但却一直深居幽谷,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世高手,湘西‘薛家寨’的第一高手薛人神。”

    哦?

    竟是这个用毒高手?

    叶清玄虽然不认识,但也曾从“大掌柜”横万通那里听说过他,听说此人一向孤僻,隐藏深山幽谷之中,终日练功、研究毒药,行事随心所欲,光是被他抓来试药而死的苗民便数以千计,绝对是个狠辣角色。

    而看他此时面目阴郁,左手一直搭在腰间的短刀上,想来也是个用刀的高手。

    薛人神不善言辞,而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便是皇甫泰信亲自介绍的客人,他也可有可无,不说一句话,甚至眼神都没有瞥过来一下。

    皇甫泰信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再次介绍薛人神旁边的苦修之士,道:“这位老师同样不凡,乃是百年前享誉武林的‘惊觉门’当代门主习炼天习老师,习老师的乃是武林一绝,天下间少有敌手。”

    还是长发披肩、麻布葛衣的打扮,还是一副安稳高坐的姿态,别人面前都是美酒美食,唯独他的跟前只有一碗清水,一碟花生,一双遒劲有力的大手随意地剥了两粒花生,丢入口中,听到皇甫泰信的热捧,他却是冷哼一声,道:“陛下谬赞了,习某的门派上没有宗师,下没有弟子,中间就在下一人,提及百年前的名声,只怕徒惹人笑。”

    不等皇甫泰信答话,叶清玄先是哈哈一笑,恭敬一礼,道:“习老师哪里的话,惊觉门的威名帅某人怎会不知,虽然今日‘惊觉门’没有了往日的辉煌,但只要习老师在,再次昌盛之下朝夕之间。”

    习炼天毕生愿望便是重振师门的往日声威,故而才会数十年不在江湖上闯荡,只是苦练绝技,待得绝技有成,方才出山,皇甫泰信的话并未让他心动,反倒是闻听叶清玄的马屁,颇感舒服,即便是不善言谈,也友好地挤出一丝笑容,冲着叶清玄点了点头。

    介绍完了两位江湖高手,皇甫泰信再次把目标指向了薛文功,自傲道:“二弟,这位恐怕你就不会认识了,他乃是为兄帐下第一大将,统领三军可横扫天下、闯荡江湖更可成一代宗师的超卓人物,薛文功便是。”

    薛文功连道不敢,更是举杯站立向叶清玄主动敬酒,姿态恭敬地道:“陛下谬赞了,薛某不过是一介武夫,哪里懂得什么天下大义,还不是靠着陛下的关爱才有今天罢了。”

    “过谦了,过谦了。”皇甫泰信哈哈大笑,一副君臣相宜的做派。

    叶清玄淡淡一笑,举杯与薛文功共饮之后,看似无意地问道:“薛文功,薛大将军……嘶,哎呀,当年我听闻一个人,乃是‘天绝手’薛宫望的亲孙子,最后背叛的老薛头,弃暗投明到了江北……嘶,好像也是大人这个名字……难道……”

    薛文功脸色腾地通红,不管怎么说,背叛家族的事情都不怎么好看,最起码一个“孝”字是不可能存在的。

    薛文功脸色越来越难看,偏又不好发作,闻言只能坦然道:“正是小可。呃,家祖年老智昏,做出了叛逆朝廷的不忠大罪,为人之孙,自当拨乱反正,替家祖赎罪,替薛家正名……”

    “噢,哈哈哈,确实,确实。”叶清玄由衷赞叹,伸手翘了翘大拇指,道:“这么说来,你还真是个孝子贤孙呐!薛老头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你……”

    薛文功勃然大怒,差点当场翻脸动手。好在这种事已经被人拿来羞辱过许多次,又是当着当今皇上面前,薛文功再无理,也不敢造次。

    只是他就不明白了,自己与这个帅天凡第一次见面,为何他便如此针对自己?

    “哎呀,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动气!”皇甫泰信当起了和事老,笑呵呵地阻止二人再次争论,先向薛文功使了个眼色,接着转向叶清玄,笑道:“二弟啊,这件事情上你可切莫听信江湖谣言而误会了薛将军啊,薛家世代忠良,岂可因一愚者而葬送数代英名?文功将军心怀大义,为了家族荣耀而背负骂名,其实……薛将军他心里苦啊……”

    真够能掰的。

    叶清玄心里万分瞧不起薛文功,而此时的薛文功却貌似被皇甫泰信感动的痛哭流涕,一副忠肝义胆的良臣模样,一躬到底,激动道:“谢陛下!微臣愿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