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刺杀任务
    万俟独明。

    这个老家伙,老乌龟绝对是多方间谍,手段高明地游走于凤仪阁、魔门与北狄之间。

    万俟子义的资料很快的便到了叶清玄手上。

    原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纨绔子弟,其实是个先天期的高手,而更重要的是,此人亦是万俟独明的左膀右臂,不少秘密事情,万俟独明不方便出面的,都是此人代为处理,而且处理得极为妥当。

    这对奸贼父子,简直可以当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

    一个以马屁精面貌崛起,一个是众人眼中的纨绔,其实各自都是城府极深,野心自然也不可小觑。

    叶清玄虽然还未看透皇甫泰信打击万俟独明的根本原因,但杀了万俟子义确实可以让文相那老狐狸损失惨重。

    魔门中人,杀不足惜!

    叶清玄目光坚定,攥紧了拳头。

    **********

    作为一个城府极深的年轻人,万俟子义一直在众人面前表现得风流倜傥、玩世不恭,出入场所不是高级青楼,便是一些吟诗作对的风雅之地。

    而作为魔门重要的一员,万俟子义又对自己的安危极为看重。

    据说他的身边天天都有护卫存在,形影不离的就有四个,个个都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皆入先天之境,看似给他这个文相公子摆排场,其实更重要的便是他的安危。

    “文相”万俟独明的声望和权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他有很多仇人,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所以他的儿子,多带几个护卫,也没人多说什么。

    这些护卫,便是万俟子义与哪个相好幽会的时候,都会在他身边……

    绝不离开半步。

    不但如此,他自己身上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

    就算有人武功比他高,要杀他,也是难上加难,而且只有一次机会,不可能有第二次的出手。

    万俟子义相信,要杀他的人,真的很难做到。

    根据皇甫泰信提供的情报,最近万俟子义喜欢上了一个戏班子里的当家花旦,在砸下十几万两银子之后,终于将此女追到手中,这几日恋奸情日,晚上绝对会与佳人相会。

    叶清玄为此足足跟了万俟子义两天时间,终于在第三天决定动手。

    万俟子义喜欢附庸风雅,家中自有一条巨大的画舫。

    今晚上,那万俟子义便带着几家公子坐船游玩,那戏子自然登船献艺,晚上也少不了留下来一夜风流。

    帅天凡想要动手,自然准备充足,先是自己化装成了逛窑子的大豪客,上了一条同样游玩的画舫,点了最船上最好看的阿姑,选了最靠上、最靠边的一个房间。

    房间的窗户打开,便是洛水三十里杨柳堤岸。

    叶清玄抱着那红阿姑进了房门,少不得牺牲一点色相,一个慰劳式的长吻后,迅快利落地下手一点,那红阿姑自然昏睡了过去。

    叶清玄掏出准备好的瓷瓶,对着女子鼻端放置,这里面是预备的春药,保证这个红阿姑有一个真实可信的春梦,醒来之后,不会有其他怀疑。

    叶清玄立即换上夜行衣,推开窗户,默默等待。

    时间算得刚刚好,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对面万俟家的画舫便已经到来,与这家画舫交错而过。

    叶清玄二话不说,运转轻功,瞬间横过十余丈距离,无声无息地落在对面画舫顶上。

    叶清玄伏在舱顶,贴耳倾听。

    此时画舫内各种人声、乐器声,立时尽收耳内。

    默默等待了两个时辰,避开了五次高手巡查,已经醉醺醺的万俟子义终于被人搀扶着进了房间。

    不过片刻,那被包下的戏子便被人送入屋内。

    此时房间内灯火通明,两大先天高手站立纱帐之外,而纱帐内早已是喘息与呻吟声并举了。

    叶清玄冷静异常,悄无声息地爬到纱帐的正上方,手指运转功力,如切豆腐一般在木板上捅出了一个窟窿,再运功把木屑吸入掌心,灯光立由破洞透出来。

    呻吟喘息声更强烈了。

    叶清玄借小洞往下看去。

    一个强壮的男子,正伏在粉嫩丰满的艳女身上做着好事。

    叶清玄那敢迟疑,知道像万俟子义这种高手,若让他**一过,耳目将立时恢复平时的灵敏,势将察觉出的存在,忙取出一根细长银针,正对着仅有一指粗细的小洞,缓缓瞄准了下方。

    此时纱帐内二人正达到最高点之时,叶清玄运劲,银针闪电般下射。

    咦?

    万俟子义不愧高手,在这种情况下仍能生出感应,扭头往上望来,还未看得清楚,银针当场由眉心贯入,一声不吭,立毙当场。

    这时候,不但外面的两个高手不知道发生何事,便是底下的女子都不知道万俟子义已经死在她身上。

    此时画舫到了一处矮桥前,立即转头,又与刚刚错身而过的画舫交叉,叶清玄觑准位置,神不知鬼不觉地又穿行了回来。

    看着榻上红阿姑春梦不觉晓,忍不住冷冷一笑,在桌上留下一张银票,洒然而去。

    当一刻钟后,伴随着画舫里一声惊人的惨叫,“文相”公子万俟子义半夜得了马上风,死在一个戏子身上的故事,便开始快速传遍洛都城。

    **********

    不过刚刚离开画舫,突地一道光芒飞射而来,看似锐利无比,但叶清玄早已看破其中的劲道,手掌轻轻一展,一团纸条便落在手上。

    对方好俊的功夫。

    是传递消息,但也同时是立威。

    打开纸条,上面是简单的三个字——

    如意舫。

    距离出事的地点不远,皇甫泰信饶有兴趣地隔窗观望,看着远处的地区乱成一团,忍不住得意笑道:“二弟身手果然利落,这一次看那万俟老鬼还有没有时间烦我!”

    一样的画舫,一样的歌舞,不一样的,是此时的座上客不仅仅是叶清玄一位。尤其是皇甫泰信身后竖立不动的一个老太监,眉毛修长,如寿仙一般,但眉宇间却是一片淡然的冷漠,漠视一切的生死。

    叶清玄第一直觉,便知道刚刚弹来纸条的,便是这位。

    想不到皇甫泰信还是有几分底蕴实力的。

    而其他的几位……

    叶清玄看清其中一人时,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