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公平交易
    乐声扬起。

    刚刚离去的娇娘,带着六名舞女再由侧门踏着舞步走了出来。

    原来六女全换上了薄如蝉翼的纱衣,手中拿着两把羽扇,一时粉臂**,蛮腰翘臀,妙相纷呈。

    众女动作整齐,舞姿曼妙,羽扇忽掩忽露间,香艳诱人至极点。

    只是此时叶清玄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这些上面。

    皇甫泰信一番拉拢,目的果然不单纯。

    只不过今夜自己与皇甫泰信刚刚结交,他便说出对凤仪阁不满之话,是不是太过儿戏了呢?如果对方只是试探自己,那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算计的?

    思来想去,也就是自己三圣岛的背景和这身武功值得对方收买。但对方就能如此信任自己,确定自己不会与凤仪阁合作,最后出卖他吗?

    答案其实很明确——

    皇甫泰信绝不会轻易信任“帅天凡”。

    叶清玄深深代入“帅天凡”这个角色当中,他发现,其实皇甫泰信与帅天凡有些地方真的很像,都愿意铤而走险,而且都是野心极大并小心谨慎的人。

    大家都是聪明人,没人甘心被人利用,那么简单了,二人之间绝对没有什么义气可言,有的只是交易。

    既然是交易……

    叶清玄眼睛一亮,呵呵一笑,道:“大哥的事便是小弟的事,杀个人不过举手之劳,不过……”

    皇甫泰信眉头一展,问:“二弟可是有什么难处?如果不愿,就当大哥没有说过……”

    “绝非此意。”叶清玄嘿嘿一乐,低声道:“只是小弟行走江湖之时,与人结了段梁子,近日正好听闻对方也来了洛都,所以日后说不得要与他见个真章,只不过对方人多势众……”

    皇甫泰信哈哈一乐,沉声道:“二弟放心,这件事包在为兄身上。只不过对方身份……”

    “绝对罪大恶极!”叶清玄拍着胸脯保证,“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不妨说说兄长想要除掉的那个人——是谁?”

    皇甫泰信目光炯炯,一字一顿道:“万,俟,子,义!”

    文相之子?

    **********

    午夜已过。

    此时画舫中歌舞依旧升平。

    只不过叶清玄刚刚离去,独留皇甫泰信一人自斟自酌。

    这时娇娘婀娜而至,眉眼间充盈着慵懒性感的动人风情,热切地扑到皇甫泰信怀里,亲自为他斟满酒杯,送到他嘴边,声音低沉性感,“这个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主公讲条件。”

    皇甫泰信将酒一饮而尽,看着怀里的娇娆,噗嗤一声笑道:“这样岂不更好?大家萍水相逢,就算死皮赖脸的结成了异性兄弟,但又有几分真的义气,让他无缘无故地为我效命?虎躯一震,纳头便拜的戏码是不存在的……如果他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下来,不提任何要求,我反倒会怀疑他另有所图了。”

    娇娘眼睛一亮,“主公的意思是——这是场交易?”

    “交易。”皇甫泰信仰头吃了一粒对方送来的葡萄,淡淡道:“只有交易才是最公平的。帅天凡,年轻,武功超卓,的确是我刻意招揽的对象。”

    “可他一看就是个白眼狼。”娇娘撅嘴不乐。

    “这世上根本就没什么白眼狼!”皇甫泰信自信一笑,道:“再忠诚的狗,逼急了也有反咬主人的时候,更何况只这样一只桀骜不驯的狼?”

    “那你还敢用他?”

    “那就要看我提供的东西能不能让他满意。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忠诚,忠诚,不过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只要代价足够,他便是一条龙,也得让我骑着!”

    娇娘眼中崇拜目光闪烁,听得心潮澎湃,忍不住用力咬了下皇甫泰信的耳朵,娇声道:“就喜欢看你自信的样子,这才是我的好主公。”

    皇甫泰信轻佻地用手挑起她的下巴,淫声笑道:“这条龙注定要被我骑着,你也一样,看我今晚怎么骑你,嘿嘿……”

    娇娘立即娇呼不依,但却是兴奋得浑身通红。

    “不过娇娘你有一点说对了。”皇甫泰信突然脸色一沉,淡淡说道:“这小子桀骜不驯,不能让他趁机咬我一口!”

    接着声音一沉,突兀地道:“立即盯住对方举动,但也不要被他发现,只要却保他不会出卖我就好,一旦有异动……老公公,到时便麻烦你亲自出手了!”

    “是。”

    一个阴柔但却沉稳的声音在舱底淡淡回应。

    **********

    万俟子义?

    为什么要杀他呢?

    那个文相之子,洛都著名的纨绔子弟?

    叶清玄回到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大明。

    推开房门,姜斐然一身素衣,正淡雅坐在桌旁,明显等他归来。

    叶清玄轻叹一声,问道:“见到他们了?”

    不问是谁,姜斐然也心知肚明指的是梅吟雪等人,点了点头,道:“见到了。”

    二人之间一时沉默。

    姜斐然轻笑一声,解释道:“昨晚便见到他们对你出手,我没法出现。”

    “我懂。”

    叶清玄看了看对方,突然问道:“你没有说我的情况吧?”

    姜斐然摇了摇头,道:“没有跟你商量过,就没有说。呃,吕氏姐妹很好……”

    叶清玄点了点头。

    “灵卿也很好。”姜斐然淡淡道:“灵卿妹妹跟着他们,更有安全,而且我也严令她不要多嘴。”

    “这就好。”

    姜斐然眉头一皱,道:“你是担心他们中间有……”

    “行阴谋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人多必然泄露……你说他们人多安全,其实我看未必,如果被人算计,反而容易全军覆没。”

    姜斐然一惊,急道:“那我警告他们。”

    “没用的。”叶清玄摇了摇头,“无凭无据,人家为什么相信?钟离尚贤是我们的死结,无论如何,都要出现,都要营救。”

    姜斐然同样愁苦不语。

    叶清玄长嘘一口气,道:“硬碰硬终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我的身份已经被认可,更得到了意外的惊喜……”

    接着叶清玄将昨晚上的遭遇一一说清楚。

    姜斐然认真地听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沉吟少许,坚定地道:“能接触到皇甫泰信确是意外之喜,但他也不是完全信任你。他所说与凤仪阁之间的事情,三分真,七分假,但皇甫泰信想招收自己的势力,逐步取得被架空的权力也是不争事实。依我看,这件事,可做!”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